Main 风与树的歌

风与树的歌

0 / 0
How much do you like this book?
What’s the quality of the file?
Download the book for quality assessment
What’s the quality of the downloaded files?

安房直子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女人,她一生淡泊,深居简出,甚至拒绝出门旅行。但她却为我们留下了一山坡野菊花似的短篇幻想小说,如梦如幻,精美至极,犹如一首首空灵隽永的短歌。她总是从一个温柔女性的视点出发,把淡淡的哀愁融入到自己那甘美、诡异的文字当中,写出一个个单纯得近乎透明但却又让人感受生命的怆痛与诗意的故事。

Year:
2011
Publisher:
子乌书简
Language:
chinese
ISBN 13:
9787532460199
ISBN:
5c3fad92-11b9-4c91-a2ed-6e43c88c821c
File:
PDF, 827 KB
Download (pdf, 827 KB)
0 comments
 

You can write a book review and share your experiences. Other readers will always be interested in your opinion of the books you've read. Whether you've loved the book or not, if you give your honest and detailed thoughts then people will find new books that are right for them.
1

Bitch

Language:
spanish
File:
PDF, 62.94 MB
0 / 0
2

回忆中的玛妮

Year:
2014
Language:
chinese
File:
MOBI , 2.16 MB
0 / 0
窗户
口同声地说:
染染你 手指 ,再用 们搭成一个窗户。
我 了一大捧
用

们

,

浆汁,染了我

手指。

后,喂,你

——
什么时候了 , 我在
上
要回 己
① ,一个人扛着
在走惯了
上。
, 一刻,我
了。我不知 么会 思乱想起过 一个
了。

时
事。我
,精神恍惚地走
底 精神恍惚
喜欢 女

当我在
上 过一个 时,突
,天空一下 亮
刺 ,简
好像 被擦亮 蓝
一样……于 ,地
面上不知为什么,也
出一 浅浅 蓝 。
“哎?”
一刹
往
惯
且,还 一

,我惊 了。眨了两下 ,
,
不
了, 一 一
不 头
野。
蓝
② 田。

我连大气也不敢 。 己究竟在什么地 走 了,竟
冷不防闯 这么一个地
了?再说,这 里曾经有过这
样
田 ?
(立刻

回

我命令
么,让人
伸

己

!)
。 景
了。

有些过分了,不知为什

可 , 里吹着让人 旷神
风,
天 。 这么 回 ,未免有点让人觉
“ 稍稍歇一会儿
我在

里坐了下

!”
,擦

汗水。

田一
惋惜了。

在这时,有一团白
东西,刷地一下从我
了过 。我 地站了起 ,只见
“刷刷”地摇出了
一
线, 白
灵像个滚动
似 ,向 飞 。
没 , 一只白
后面紧 不舍。

。还

个幼

。我抱着

,在

不过, 速度之 ,
我拼死 也 不上。砰,给
一 打死倒 简单,但我想找
老窝。 样,我
住里面 一对老
了。但
了一个稍高
一点 地 ,我还以为 突
进了 里, 却 此消失
了。
我一下 愣住了,简
仿佛 丢了白天
样。 行,硬 巧妙地把我给甩掉了。
这时,从后面响起了一个
“欢
用蓝

您

里

气

月亮一

声音:

!”

了一 ,我回头一
写 招 :

,身后

一家

,

口有块

印染·
在 块招
裙,还 个
(哈哈哈,
我 里觉
破, 住这只

下面,孤单单地站着一个系着藏青 围
员。我顿时 明白
么一回事了。
才

变

!)

好笑 了,好 ,我想,我 假装没有识
。于 ,我强挤出一 笑 说:

“ 让我歇一会儿
变成了

只

员

?”
地一笑,给我

:

“请,请。”
里面没
还有一 挺好
“挺不

地板,泥土地上摆着五把白桦做
。
嘛!”

,

我坐

了

上面,摘下

,托您

“

福了。”

恭恭
我
地把

地端

,

“叫染

。

了

水。

着
上我

么,染什么东西

嘲笑 口气问 。想不
顶
抓了起 ,说:

染。这顶

“什么

?”

染成漂亮

,

出其不意

蓝

。”

“ ——不像话!”
我慌忙把

夺了回

。
!”

“我可不想戴什么蓝
“ 这样

,

从我

么……”

上身

下身,这样说

“这 围
么样?还
染成好
蓝
!”

袜

?裤

:
、上衣、毛衣

我 上 出讨厌 神 。这家伙,在说什么
东西 么什么 想染一染 ,我 火了。
不过,大 人
一样
?也
说, 拿我当成顾

,
一定 想
对待了 ?

,人家
报

我一个人点点头。我想,
给倒了,不染点什么,
也对不住人家 。要不 染染手绢 ,我把手往兜里伸
,这时,
出了一声刺
叫:
染染你

“对了对了,

手指

!”

“手指?”
我不由

上

“染手指

么受

可
“我说

却
,

头:
了?”

一笑:
人,染手指可

一件非

好

事 !”

说

,

把两手在我

摊

了。

白白 两只 手,惟独大拇指 食指染成了蓝 。
把两只手靠 一起,用染成蓝
四根手指,搭成了一
扇菱
窗户。 后,把这个窗户
了我
上。
里

“喂,请

一

。”

乐地说。
?”

“
我

出了不感兴

“

声音。

一下。”

于 ,我
吃一惊。

强强地

窗户里

。这一

,让我大

手指搭成
窗户里,映出了一只白
身姿,
一只 丽 雌
。竖着尾 ,一动不动地坐在
里。 上 ,宛如在窗户上贴了一
。
“这、这究竟 ……”
我由于过度吃惊,竟

不出声音了。

只说了一

句:
“这

我妈妈。”

“……”
“ 久

久以

?”

“砰——?
“ ,

,被‘砰——’地打死了。”

。”

双手
地垂了下 ,低下了头。没
面目已经 露了,不停地说了下 :

觉

己

“尽管这样,我还 想再见 妈妈。 怕
一次,
也想再见 死
妈妈 样 。这
你们所说 人情
?”

我连连点头称

,

想,这话

么

说

悲伤了?

“后 ,仍
这样一个秋日,风呼呼地吹,
口同声地说:染染你 手指 ,再用 们搭成一扇窗
户。我 了一大捧
,用 们 浆汁,染了我 手
指。 后,喂,你
——”
伸出两只手,

搭起了窗户。

“我已经不再 寞了。不论什么时候,我
窗户里
妈妈 身 了。”
零

我
底被感动了,不住地点头。其实,我也
一个人。
我 出了
; 笑 。

“
。”

样

一

声音。于

话,我马上

孤零

!”

“我也想要这样一扇窗户
烂

从这扇

,

给您染

上露出了灿

!请把手在

里摊

我把双手搁 了
上。
把 着
浆汁 盘
毛笔拿了过 。 后,用蘸满了蓝水 毛笔,慢慢地、
细 地染起我 手指 。
,我 大拇指 食指 被染
成了
颜 。
“ ,染好了。您

点搭成一扇窗户

我
怦怦
,搭起了一扇菱
忑不安地把
了
上。

!”
窗户。

后,忐

于 ,我
扇 窗户里,映出了一个 女 身姿。
穿着 样 连衫裙,戴着一顶扎有
。这 一
我似曾见过
。她
下面,有一粒黑 。
“ ,这不
见

我
了

?”

了起 。 我过
个 女 。

“喂,染手指,

一件

最最喜欢,
好

事

?”

在再也不可

天
“

地笑

,太

好

了颜。

。”

我想表示谢意,
摸裤
也没有。我 对
这样说:
“ 不巧,一分
什么我给你什么。
也行……”
于

口袋,可

口袋里一分

也没有。这样 ,我 东西,你要
也行,上衣也行,毛衣也行,围

说:

“ 么,请把

给我。”

“ ?这……”
我有点为难了。但一想 刚刚
户,一
,也 不值 惋惜了。
“好

,给你

!”

我大

地把

给了

扇

丽

窗

。

“多谢您了。”
匆忙鞠了一躬。收下了我
朴③什么 做礼 。
“请今

烧点汤喝

蕈朴已经用塑

,还送给我一些蕈

。”

袋装好了。

我问
回家
。什么 ,
说, 后面
,在
里走上二百 米,
你
了。我谢过
他, 按他说 ,绕 了
后面。在 里,我
了
已 悉
。秋天 阳光 泻下 ,
里充满
了暖意,静 了。
“ !”
我禁不住 出了赞
声音。本以为对这座 已经了
如指掌了,想不 还有这样一 秘 。此外,还有 么

丽
田、亲切
起鼻歌 了。一

……我
情变 好 了,竟
走着,还一 用双手搭起了窗户。

这一回,窗户里下起了雨。

一

,

声

雾

雨。
随后,在雾雨深处,一个我一 深情
糊糊地出 了。面对 院 , 一 旧旧
扔着
筒靴,任雨淋着。
(

我

着
院
走 。下面

哦。)

我 地记了起 。于 ,我
怦怦地
了,我
想,我妈妈这会儿会不会出 拾起 筒靴 ?穿着 件做
饭时穿
衫,头上扎着白
布手 ……
,这可不行噢,乱扔一气。”

“哎

我好像听 了这样 声音。 院里, 妈妈 一块
菜园 , 一
紫 ④,
也被雨淋湿了。
,妈妈会 院 里 摘 叶
……
里透出了一线亮光。 着灯。夹 着收音
音
乐,不时地听 两个
笑声。 一个 我 声音,还
有一个, 我 死
妹妹 声音……
——,一声
,我把双手垂了下 。 么搞 ,
我竟悲 欲绝起 。还 个
时候,一场大火烧毁了
我们 家。这个 院, 在
没有了。
尽管如此,可我却拥有了了不
这手指,我一 想,一 走在

手指 !我要永远
上。

可

一件什么事

,一回
,我竟

,我首先做
全

意识地洗了手!这

?

我多年

个习惯。
不好,当我意识
时候,已经太 了。蓝蓝 颜
马上 被洗掉了。不管我 样用洗过 手指搭成一扇菱
窗户,从里面只
天 板。

一

天 上,我也忘记吃
拉着 袋。

气地

送给我

蕈朴了,垂头丧

第二天,我决定再
家 一 ,重染一
作为报 ,我做了好些三明治,往
里走 。
有什么

,在
田。

里

么走,

还

,

手指。
里也没

后 ,我在 里找了许多天。稍稍听 了一声像
叫声,
里 怕 有一团白
过,我 会
竖
听, 神
个 向
。但 ,从 以后,我再
也没有 见过
。
虽说如此,我还
想,说不定会
点什么
这个
?
注

会用手指搭成一扇窗户。我
。 有 人嘲笑我,你 么有

①
业工作

:
:

中

房。 在 里
住 或休息。

简陋设

。多用于

②
:
科多年
本
。 高 约 60cm—
100m。叶互 。下 稍白。7—9月 端 五 蓝紫
吊
。
③ 蕈朴:担 菌类 盖 科蘑 。秋天簇 于干 或
砍倒
毛 等
墩上。高约5cm。 伞径3—8cm。表
面红褐 。 体布满黏液。可食用。
④ 紫 :
科一年
本
。高约40cm。叶
卵 ,有 齿。 秋 淡紫
,成穗 。果实为
。叶 、 穗 果实均可食用,气
香。 紫 为紫
一种。

娃娃
被 上 光一 ,
被雨淋湿了

出了耀

光 。

这个时候,
娃娃才头一次

己 身 已经 全变成透明

了。
娃娃住在
,光着 丫,头
女
。

⑤ 里。虽说穿着
粗布
乱蓬蓬 ,但却 一个非 可

,
“这

在一个穷苦农民

也太碍事了,砍了

田当中。

?”

穷苦农民说。
,要

“
!”

穷苦农民

没有这

了

“可
?”

娘,要

说这话

,

回答
把
他们

。

给砍了,

不

个叫

女儿。

菜

吃不

拌

。”

“
妻

妻

,还可以再多种一点青菜

点了点头。

“ 实在

太好吃了

!”

。
新叶,会给 天 菜添上一股
好
香 。不过, 菜其实 不
地想吃 拌
才说这
话 ,她 怕砍了 ,
娃娃 死了。

把空

下面,紫 蓿 成了一
地毯。 里,
菜游戏 地 。 菜
上一块绽了线
席,
、空罐头 、 了口 盘 排
一起, 过家

家 游戏。游戏 伙伴,
不 欢天喜地地当 菜
上一 天。
鱼,

三太 。这个
,
人,
当“爸爸”,有时还会

新叶一搁 了白
变成了香气扑鼻
,

“可

没有

菜

盘 上,
米饭。
?

叶

变成了

丽

也太没意思了!”

一天, 菜 了 短 ,这样说 。
了三太
朵 上,悄悄地 语 :

后,她

么样?”

“喂,菠菜

两个人 四 ,
菠菜田。三太
滴溜溜
地 了一圈。身
深
齿
叶 ,在风中摇
着。要 把
碎了, 上蒲公
鸡蛋, 可 一
当漂亮 菜 !三太 点了点头。
!”

“拔一

菜捅了三太

一下。

“可 ……你爹不会

火

“没事。这会儿他正

对着我们

菜

?”

爸爸正在一个稍远

地

!”
,

对着他们在干活

儿。
“ 、
不

!”

菜催促 。于 ,三太
,竟拔出 一
! 菜把
切菜板
上。

伸出手 拔了一 。想
接了过 ,放 了一块

“干什么!”
这时,传 了
可怕 要命。
“逃

!”

人

声。

菜

爸爸

过

,一

三太 叫 。两人“ ”地一
起,像兔 似
了
起 。窄窄 田
上,两个人排成一 ,“ 嗒
嗒”不停地 着,不一会儿,
了 士站 头一个
。 儿,三太
妈妈把
袖用
系
了身后,正在起劲儿地做丸 。
“ ——

!”

“ ——

!”

两个人 声 气地叫着,一坐
呼哧呼哧地 着气,一 吃起刚出

丸

上, 一
了。

再说
目送着两个人
渐渐远
菜爸爸,
说了声“这两个
”,正要接着干活儿,从不可 有人
下,传出 了一阵窸窸窣窣 声音。 一回头,天
,
娃娃正一个人端端正正地坐在 席上,在 菠菜
红
根。
“哎?”
菜爸爸眨
谁

“你

着

。

?”

娃娃冲他吐出了红舌头。
娃娃喜欢 布袋⑥。所以
在 上 着。

她

一个人没意思,两个人一起
不

头

蒲公

,紫

,

妹妹喜欢

,马兰头
兰

油菜

了,温柔

九

,

米

菜

布袋

时候,

,
。

蝴蝶,

打招呼。⑦

菜 了一
一 。一共只有五个 布袋,可
菜 两只 手里, 上
像 有 个、二 个似
娃娃觉 好
了。

了
。

阳光下,

菜鼓起圆圆

蛋,入

地扔着

布

袋。
一个人没意思,两个人一起
不

头

,马兰头

蒲公

,
。

可 ,明明没 风, 菜
布袋不知为什么突 七
零八落地散了一地。 且,掉
席上
布袋,只有四
个。 么 ,也
了一个。 菜 四
。
上了

“挂在
着

她抬头
光。

上

这样

了好几次。

事,

“ 拿你这
袋

?”

没

。可

法,

上只有

新叶

几个你丢几个!”

妈妈嘟囔归嘟囔,还
用各种各样 碎布拼成

给她 了新
,里头装了一

“这回可要当

!”

被这么一说,

菜顿时

烁

精打

布袋。 布
把 豆。

了,她

磨

了:
(

么会没了

她

做

?)

,也想不

娃娃干

!

黄昏。
娃娃坐在一个人也没有 菠菜田 正当中。沐浴
夕阳,五颜六
布袋上下飞 。

着红

一个人没意思,两个人一起
不

头

蒲公

,紫

,

妹妹喜欢

,马兰头
兰

油菜

了,温柔

九

,

米

蝴蝶,

打招呼。

,
。

这歌声,与 菜像 了。还有
作,也
菜一 一样。
一天偷一个,
了。
娃娃把 们
有一天,

一盘丸

“请

布袋

娃娃已经有 个、二
地藏 了一个秘

娃娃 三太
上,叫 :

细细

抛接

家

里

手

动

个 布袋
地 。
了。她坐

。”

因为这声音太像 菜了,在里头忙着
豆 三太
妈妈 对三太 说 :“ 菜 吃丸 了,你给她端过
。”
?”

“哎?

三太
了起
地冲进了 里。

。他

了满满一盘

丸

,欢欣雀

“欢 ——”
可笑嘻嘻
穿着
“你

谁

三太 抬头一 ,只见一个
,一本正经地坐在 里。

,

?”

三太 愣住了,他问。想不
个躬。于 ,三太
想:

,

娃娃冲他鞠了一

( ,
?一定 坐 士
事了,让她等在这里。这种事 有
。)
不

女

。妈妈

三太 笑了,把盘
地放 了女
面 。想
,
娃娃 冲他鞠了一个躬, 香 地吃了起 。
可

着

,三太
目光稍稍离 了
人 从 里消失了。吃 干干
叶。

第二天,三太
“

,

定

对

菜说了这事。
娃娃!”

么一会儿,这个
盘 上面,落

菜说。
“
娃娃
了,哈哈。”
菜笑

了

这样恶作
。三太

么说,可

“你

!三太

有点不

,你被骗嘴吃

了:

菜,你见过

娃娃

?”

没有见过,你

么知

?”

“……”
菜摇了摇头。
了,连见

“这不

娃娃穿着

“你说

?”

“哈哈,
我 说 。
雾。她 么会打扮成人 样 ?”

娃娃

一股

烟

两个人这样说了好久、好久。
***
日 慢吞吞地过 了。 也好、田也好,还
个老样 ,可
们却 大了。
三太 、 菜也 成了大人。三太
伙 , 菜 成了一个漂亮 大姑娘。于
了。
(

菜

要成为

过

成了一个俊
, 人们 想

媳妇了。)

再说 个
娃娃,她也 成一个大人了。个 一天
天 高,
一天天短了起 。 了 全 成了大
人
一天,人 突
不见她 身 了。这 因为
精一 成大人,身
变
全透明了。
娃娃变成了淡
可 ,
娃娃还没有
个女
样 ,什么地
这件事,她也不
明白。

光。

(我

想吃丸

了……)

己

变化,以为 己还
。 连成为了大人

其实,

娃娃有点喜欢上

(想成为

友

三太
好

漫

娃娃

天一个烟霭

,送点什么礼
黄昏,

一个人没意思,两个人一起
不

头

,马兰头

蒲公

了。

?)
了起

:

,
。

……
这样有一天,一
士停在了
面,从 上下
一个陌
大婶。这个
外面 了一件黑 外褂,手上
拎着一个塑 手提包 大婶,毫 顾忌地走进
,打听
起 菜 家 了。三太
碧
麦田对面一指, 里露
出 房
一个 。
“从没见过这个人,谁
着她

后

身

?

,

里

人悄声说

。

!”

“管她

三太 没有好气地答 。不过,他有点明白过 了,
个大婶,大
给 菜说媒 媒婆 ?他
知 这
事迟
会
。
后面 几天里,三太
见 个大婶下了
匆忙忙地 了 菜家好几次。每 见一次,三太
会一沉,充满了悲哀。
渐渐地, 菜不再
也会突 低下头……

了。即使

在

上碰

“ 菜要嫁人了。”
一个大

“

“ 一个光谷仓
“不

了

“ 姑娘

豪。”
有二

!”
个

人嘛!”

座

大户人家

!”

士,匆
头
了,

太

不知不觉地,这样
用两手捂住 朵,
(

传
地

菜这回要变成一个有

在
着远

里流传
。

了。三

人了。)

与此 反,三太 家却一天比一天贫穷下 了。母亲
身体急 衰 , 从三太 接手
以 , 没有一件
事 顺
。 上
出一家新 , 人 被抢了过 ;
一场 风雨,把 顶也给 走了…… 上三太
不会做
意。这一阵 ,连做丸 用
豆,也买不起了。终于
有 么一天,
产丸 再也不见了。
天。

被温柔

“新娘

过

了。”

“新娘

过

了。”

新叶裹住了。

们欢
声音,在
上回响着。新娘 要骑马
了。马上拴着一个大大
,
丁零丁零 声
音,从老远老远 地 传了过 。新娘 要从
头经
过, 后穿过白
土 ,消失在 座 黑 大 后面。
三太

也挤在

人墙中,目送着新娘

新娘 低着头, 被白面红里
大清 。不过,穿着 丽
人。

队伍。

头纱给遮住了, 不
菜, 宛如一个偶

“ 菜!”
三太 悄悄地 了一声。可 , 装 新娘 连 也
没 这
一 。他不由 悲伤起 ,不知为什么,这队
伍 仿佛 下雨天 月亮 队伍似 ,走了过 。远
声,永远地 在了三太
。
娃娃在人
“三太
娘

中,一

盯着三太

。

!”

娃娃叫了好几次,可三太
了,头一次也没回过。

光顾

起

新

“ ——”
地 了一口气,
娃娃 精打
家了。她一点 不知 , 人已经 不见 己 身
后,三太 也 了一口气,回
了。
天
有人“

上
”地

地回
了。

事情。
响了

。

?”

“谁
三太

问

。

。”

“三太
一个
声音了。

声音。三太

在 么会? 个女
一次竖起了 朵。
“三太

、三太

三太

手哆

吃了一惊,因为这太像
已经

了

远

地

菜

……三太

。”
着,悄悄地打

了

。

蒙蒙
风 白
月光一起吹了进 。外面一
个人也没有。被月光一 ,四下里
出一种淡淡 、不
可思议
。
“谁

?”

三太 用嘶哑 声音 问了一 。 后,目光一下
落 了地上,只见 下搁着一个箱 。他 了下 ,一
,箱 里装 竟 一大堆 布袋!五颜六
布袋,
像温柔 水果一样,静静地 在里面。三太
么
着,伸手拿起 一个。这布 么这么
,
,这不
从
菜
纹 ……
(哎哎?)
三太 怔住了,再次把头抬了起
,远远地、远远地飘 了 菜 清
许 精神作用 ?

。不知 从什么地
歌声……不,也

一
光了:

这满满一箱
,这一定

“

布袋,三太

福神赐给我们

妈妈

放

!”

“……”
三太 目瞪口 地
布袋,放 了手掌上。

着妈妈。妈妈拿起一个红

,这里头一定塞满了

“
妈妈

,

出一种

样

豆!”
红光。

“好了,把 们全 拆 ,把 豆倒出
么些日 ,让我再做一次丸
!”
妈妈把

袖用

不出所

,

系

!隔了这

身后,取

布袋里塞满了鲜红

了剪

。

豆。

妈妈 起 豆 了。三太 再用一把旧 研磨 把
们磨碎。许久没有这么 乐地干活了,他们一 干 天
亮。
有丸

买

白纸黑

,贴在了

入口。

“嘿,好久没有卖过了!”
“ 吃一盘

!”

等

士 人们走进了 里。没多久,
下
乘 。中午
公所 人,
从田里收工回
农民……
像从
最不可思议
,
“这绝对

福神

老板娘说。
“兴许

。”

样、不,比从
豆不管 么用,
礼

。”

换成了从 士
了傍 ,则
兴 了。 且,
用不 。

这时儿
大

三太

,正

地

着

尽头

座

。
五月

雨,下了一天

这天夜里,
三太

有谁

、三太

“三太

没有停过。
了。

。”

吃了一惊,

“谁、谁

天

个声音。

?”
沫,三太

地冒出

这样一

个

了一口
头:

谁在 我恶作
?
,还
鬼或
河童了 ⑧?)

?要

不

(这大
们,
于

,三太

把嘴贴

谁在用
!”

“
地

正要

菜

了

上,突

已经

外

娃娃不由

大吃一惊。

在用

声音在叫

己

可

,不管她

么叫

么

(

么宝贝

布袋

送给你了……)

娃娃
下里变

声嘀咕

娃娃一
在
明亮起 了。

,

了

:

?

(用 菜 声音在叫?我
我没有 仿 菜 。)

女

大声叫

声音叫

听了这话,立在

身

,

不

远

,

。

。
面。天亮了,雨停了,四
娃娃
,像碾碎了
。

不久,被 上 光一 ,被雨淋湿了
光 。
这个时候,
娃娃才头一次
已经 全变成透明 了。
(为什么?什么时候?)

出了耀
己

因为惊 过度,
一下 变 了,她觉
。这 一种从未有过
这时,吹过一阵

娃娃连声音
己随时随地
感觉。

(

,我

不出 了。身
会呼地一下飘起

风。

乘风

了。)

娃娃突 这样想。随后,她 站了起 ,稍稍
了
……只 这样一个动作,
娃娃 已经
地乘
风飘了起 。
风向南 吹 。
大海吹 。风说:
远

“要
?”

过大

地

“ 。我想走

远远

,

,

过一个个

中可下不

,

娃娃再也没有回

菜家

,不久
,

“这

底还

了

向

。你还

。”

娃娃强忍悲伤,笑着答
娃娃沙沙地 远了。
后

,一

。风点了点头,

着

过。
死了。

死了。”

农民说。
“ 不

正好

他妻
一

你不

还

碍事

?”

说。

死
碧 碧

被掘了出
菠菜田了。

三太
了

?先

妈妈

,扔
了这

了
被扔

。剩下
一

,
,停住

步。

“
!”

,这不

?我拿一段,做一个好东西

她连忙 了回 ,拿
干, 后 匆匆地回 了
“三太

,我找

她叫了起

好东西了

,

下一段

!有新

研磨

刺
了

!”

。

这样,
磨
薄

了
。

最后变成了一根研磨

。

研磨 一天 一天地磨着 豆。此外, 还磨 麻、
,有时 还被用
代替擀面 ,把揉好 面擀成薄
一 。 每当这个时候,研磨
会 起歌 。
也许,从研 底下诞
娃娃
远 歌声。
注

这稚气

童谣,

乘风

:

⑤ 淑: 香科落叶灌 。高约3m。雌雄
。枝
上有刺,叶为
复叶。 天 出黄
五
,秋天结
果实。 叶 果实可食用、 用,亦可做香
。
⑥

布袋:女

扔起接住

布袋。

⑦ 这 一首
歌,日
词 “ 一 个 人 ”“ 两 个
人”“ 不 头”“马兰头”“妹妹”以及“紫 兰”里,分 包含
了从“一” “八”八个
。
⑧ 河童:日本民 想像中 动 、水中 妖 。由水
神沦落 变成妖 。 传外 为全身 蓝
童身,童
型 头顶上有一个 水 碟 ,水若流失便失 神 。

天空颜

摇

点点头。
后,在 口悄悄地对女 说:
我 风

。

了秋天说再见 时候,不 会吹过一阵温柔、 适
风 ?
我 !
1
故事

在北

这个
。他打

一个土豆

打了一把

“ ,多好

“谁

一

。谁订

炖土豆,一

?你

“我们家
“

好吃

上,住着一个年
,把把结实不说,坐上

有一天,这个
妻

奶

他 妻
。

还

巧

摇

。

地坐了上

。

?”

询问。

、我们家
?可

。

!”

,究竟谁坐

?”

坐呗。”
地回答。

妻

要

了。
。”

“你坐一下试试
情愉
“ ,好
摇

地说

。妻

……”

摇,妻

一

摇着

,一

陶

地

着天

空。
出
“你说,

一天,
把

两

涂成什么颜

放光地问妻
?”

:

,红

“什么颜
妻

回答。
样 红漆 !

好

!”

想,明天

买一

像刚刚绽

红

2
天空格外蓝

日

,媳妇

下一个女

。

可悲惨
,这
个
。
知 了,连忙
叫 了
上
。
了老 天,说 天
双目
失明,治不了, 回家了。
妻
算

上
止住了。

哭了。哭了一天
人们

催要新

一天。
了,两个人

泪水才

3
秋天
上,一下

要结
一天,
想起了 把摇 。

“还没涂漆

在送

回

!”

好
妻

嘟囔了一句。可 ,一想
红漆,
也 不见, 伤
已经说过了:

颜

“这
、水

不管 涂了什么样
了 点。 天,

什么也 不见 。不管 什么样 丽
颜 、天空 颜 ,
不见 !”
颜 ……”

“天空

重复了一 。天
样 碧蓝。
在一
底下
起
,仰 着天空。 后他 想,如果只
诉
一种颜 ,
诉她天空 颜 。
在这时,
着,他 听 了一个
“

。”

后传 了窸窸窣窣
声音。

声响。接

扭头一 , 在身后
近在咫
底下,
孤零零地坐着一个
,他几乎要被落叶给埋起 了。
虽
么 ,却在用颜
着 。
谁家

“没见过你嘛,
问。

嘻嘻一笑:
。”

“我在
回答

驴

不对马嘴。

“ 么,

什么

在
后,他愣住了。

?”

上 了下 ,
纸上全 涂成了蓝 。

纸上

。

!”

“这也不
!天空

“

!”

!”

“天空
上

?”

吃了一惊。不过, 确 一 天空
,与 天 天空 全 一样 颜 。

蓝

不

“我懂了,

。”

说。 蓝 ,
,仿佛 渗 了
天空。

样。 蓝
一 蓝

!

底。

正 天空 颜
闭上
,

一
也

“我说……”
这时,
“你

冒出

蓝

颜

一个好主意。

,

不

分给我一点?”

“为什么?”
“涂

。”

“为什么要用蓝
于 ,
了他听。接着,他

颜

涂

?”

把 己 双目失明 女儿 事,讲给
说,想 诉
天空 一种什么样

颜

。
了。给你

“我知
点。”

举起一个
蓝颜 了。

给他

,明天行

“

“ ,行
“要

!不过,今天我只
。里头

了这么一

只剩下一点点溶

?”

。”

明天

好天,我还

这里

。”

说。
笔

“
,要 明天
这里
!”

“知
。”

了。要

上出了太阳,你

出了太阳,

这样,

拿着

这个神秘

拿着

毛

毛笔

这里

分了手。

4
第二天 上,当一 阳光从窗户 里
捧着空
毛笔,走向 野。 天
个
端坐在 里。

进

时,
下,

天

“ 上好。”
说。
“ 上好。
“

。”

“

拿

一个好天
了

。”

把

?”
捧着

“ 么,

始工作

毛笔,默默地往
!”

“工作?”
“

,

非

费劲儿

工作

。”

一推。

说
。

,
从衣
见了,忙说:
要颜

“我说,我
可
颜

兜里掏出

个

三角

!”

却用一双明亮

“可 ,
不 想要天空
, 要从天上拿
!”

笑了起

天空

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块雪白 手 ,
后, 把 根
对着太阳举了起 。

了

于

了什么
?

虹

?白

,用毛笔蘸

虹

颜

手
蓝

?

。
正

上。

“

一根透明

上,不

,往

出

里放

了一
!”

说。
按他说

,

拿过毛笔,入

地干了起

。

毛笔 挂在白手 上
虹 细蓝 一蘸,
着,毛笔
了起 。把毛笔拿
口,蓝
水滴“
嗒”一声,掉了下 。
这样,
升高了。

不知反反复复了多

次。太阳渐渐地

精会神地把毛笔从 虹移 了
, 从
移 了 虹。
里多起
蓝颜 ,慢慢地
着变
化。一会儿 紫 兰 颜 , 一会儿
矢
颜
。还有龙
颜 、鸭
颜 ,勿忘我 颜 、
颜 、绣
颜 ……
突 ,颜 一下 变成了一种让人目瞪口
红 。
后马上变成了暗紫 。接着,当紫
水滴“ 嗒”一声
掉
里时,白手 上
虹 消失了。
拿起装满了神奇颜
天已经黑了。

。

“已经一天了……”
惊讶地叫了起
,所以

“
黄昏

。

你拿

野上,回

了最

丽

着

可

温暖

手。

天空

颜

!”

声音。

“谢谢。”
握住了

5
一回 家里, 把 把摇 拽了出 。 后,
用毛笔满满地蘸了一下 刚刚
颜 ,涂了起 。
着,摇
变成了好
天空 颜 。
, 一种漂
亮 天空 颜 !
6
女
了三岁 时候,坐在 把摇 上,记住
了天空 颜 。 后,她知 了这个世 上最
、最
高、最 丽 ,
天空。女
这样说:
,天上飞着鸟。”

“

丽

“飘着

云。”

女

见天空这件不可思议 事,传 了
。传说
传 了
、
。许许多多 人,
为 一 这个不可思议 女
天空颜
摇 ,拥
了
家里。
7
女
上摇

五岁
摇

一年

在干着活儿。妻
, 着天空。

这时,有人
“

秋天。

你好!”

了。

在炖着土豆。女

坐在摇

外面响起了声音。
岁左
站在 里。
“ ,谁家

妻

打

一

?”

她问。可不等
扑了过 ,叫 :

回答,

从

个

已经从干活

“哎

,你

说

说
,可也 这么大了。妻 知
炖土豆
里倒了好多 奶。

“

,婴儿

后,

,一个

地

!”
了他

谁以

乐地指向窗户。女 正安静地坐在窗
摇 上。
走近了,招呼 :

把

?”

悄声问。
,已经

“还婴儿
天空颜

五岁

女

了。”

“你好。”
女

过

。

不知说什么好了。

“ ,我……”
这时女

上放出了光
,你

“我知

,叫了起

给了我天空颜

:
人

高兴起 。因为太高兴了,只
头,除了“
”,什么也回答不出 了。
后 ,
起了炖土豆。
走
颜

?”

一个劲儿地点

一家,围着一
时候,

悄悄地拜托他:

“对了,下回我想
?”
点点头。

,吃

诉她

后,在

颜

,你

口悄悄地对女

红
说:

“我 风
过一阵温柔、

。 了秋天说再见 时候,不
适 风 ?
我 !”

会吹

8
夏, 个风
住在南
里。在
见了 丽
园。于 ,他 记起了 年
红 颜
事。
一天夜里,
挎着一个大篮
园。接着, 一朵接一朵地摘起红
满了,往兜里装。兜里满了, 往
太阳还没升起 ,逃掉了。

儿,他
拜托他

,偷偷地溜进了
了。篮
里装。 后, 着

第二天 上,
园 守园人
红
被揪光
了,吃惊
一点没昏过 。
园立刻 乱了套。
风
对此却一 所知,他下 了河滩, 起一堆
火, 起红
了。咕嘟咕嘟,好久好久,才装满
了一 颜 。 粘 好
红
颜
颜 。
9

好吃

了秋天,风
宝贝似 抱着
颜 ,
了
家。 于
妻 有多么高兴,给他炖了多么
土豆, 不用说了。

。当可

马上
红

把夏天打
把新摇 ,涂上了红颜
成时,风
对女 说:

“ 南

园里

“ ,

颜

女 摸索着,
了什么事 ?女
中……

红

颜

!”

!”
地坐 了
站 了

上……
园鲜红鲜红

,这
红
?像暖暖 、
围毯一样
颜 。如果比做声音,
像明
音一样 颜 。
一种 丽 颜 。 一种点点滴滴渗进 灵 颜 。这
红 ?
红
颜
?……

当

女

忘记了呼吸,被红这种颜

风

回

时候,女

“海

女

。”

颜 ……”

这可难了,
“我

了。

说:

颜

“喂,明年我想要海

陶

想。

,想再要一把海
热

地求他

“我试一试

颜

。风

。”
点了点头,温柔地答

:

。”
10

第二天

上,女

坐

了

天

把

上。

可 , 么了 ? 天 红
不见了。取代
连一朵 也没有
园,如同没有颜
地浮了上 。
, 天涂在
上 红
,一夜之 全 褪光了。

,
一
颜

女 努 回忆 天
红颜 ,她想,我再也见不
种颜 了。所以,她想把 深深地、深深地藏在
底。
11
风
“海
。”

过大海向南飞
,请给我你

水

时,央求海
颜

海什么也没有回答。白
石上。
在
了一圈
一 波浪,打在
风

从南

回

时候,

:

。我要送给一个

女

波浪,“ ——”地打在了
一圈,央求着大海。一
上。
央求海。

可 ,大海什么也不说。尽管海水 上
样
蓝,可用手 一捧,却像阳光一样 透明, 绝对做不成
大海颜
颜
。

听

风

在沙滩上伤

——
了一阵

—— ——……突
歌声。

海在给他

地

着海,
,

歌。一首动听

夕阳西下。
在波浪声

后头

歌。

12
风
在秋末
, 了一 。
摇摇
地站在
不知 他 谁了。
“没有取
风

时候
了。不过,
打
一
,竟足足 高了五 米!
,
口,如果不 露出了虎 在笑,还

大海颜

颜

。”

着歉意说。

“不过,我记住了一首歌。”
把 首海 歌, 给了女 听。
一首优
歌。静静 听, 会听出温暖碧蓝 海 浩淼、波
光辉、远远 水平线,
还
淡淡 海潮
。
风

把这首歌

给了女

。

这样,女

知

了大

海。
13
女 坐在天空颜
等待着秋天
。

摇

上,一

着海

歌,一

可

出了什么事 ?这一年 秋天, 叶 掉光了,
也没 。下一个秋天、再下一个秋天也没 。

女

坐在天空颜
老 。

摇

后 ……连女
己
此,她还 等待着秋天。
女

五岁了。

上,等了一年
不知

一年。黑黑

在等什么了。尽管如

一天,妈妈 起她炖土豆
豆变 好吃起 ,有一种

了。慢慢地,
。

女炖

土

过了几年。
女渐渐地忘记了天空 颜 。 女坐在摇 上,努
想回忆起什么,想找回什么。 后 想把过 藏在 底
好东西取出 。 可 好东西……可藏在了什么地 ,
却 么也记不起 了…… 女 了一口气。
14
秋天

一天,有人

。

口站着一个个
从南 乘
,
高兴了,每天
伙
地炖土豆。

高高
姿
伙
论如何也要拜
为
起这 伙
么打

喜欢吃

女炖

土豆。

。他说他
。这太让
了。

女每天咕嘟咕嘟

一天, 伙 一 做
,一
起了好听
在摇 上
女听 了, 里不由 一惊。
,
也
天空 颜
——

首歌。
在这一刹
。 后 过

女
“
!”

海、

你,

伙

奔
你

海!

,

,叫

歌。坐

女
翼翼地

清清
藏着

地
点

见了

个给了我天空颜

人

:

。你
15

不久,
个比谁 知

女 成为了
正 天空 颜

她成了一个即使
上,如 如 地 着天空

伙

妻 。她成为了一
福 妻 。

头 全 白了,也
丽 妻 。

坐在摇

鼹鼠挖 深井
昏暗 井底,一颗
盯着

星星 着光亮。

时候,

鼹吉已经清清

地感觉 了,

这颗星星一起,这口井、这块土地不再

己 东

西了。
土豆田 角落上,住着一只名叫鼹吉
吉还只 一个
,但要论起 明 ,
鼠,也比不过 。
一个秋天

鼹
鼹

上,鼹鼠鼹吉
、圆圆 东西。

了

上。

在被月光
蒙蒙亮 田
一个
光 东西。 一个扁扁
定

“这

鼹鼠。虽
田里最老

币了。”

明 鼹吉马上 想 了。 后, 把 个东西举
月光下打量起 。 币上漂亮地雕着
,
上 一
根根线 , 像被淋湿了 蛛丝似
着白光。
定

“这

值 ……”

,鼹吉
“对
鼹吉

,

里

这么做

了起

,

过一个好主意。

!”
地拍了一下手,立刻

鼹吉急急忙忙地穿过一
了, 算
了一户有着 葺房顶
“只有地主

家才会这么大

出

了。

土豆田,天
漂亮农家。

亮

。”

鼹吉一 这样 言 语着,一 围着房 绕了一圈
一圈,没多久,
从一 窄窄
里 身溜了进 。
后,这回 用比 还要
步, 房
里头、再里
头摸 。最里头、最大 一
着席
里, 着这

家 主人。鼹吉飞
了呼呼大
地主

地溜进了
头 上,

“喂喂,地主、土豆田

房
声

,端端正正地坐在
:

地主!”

地主 了,霍地坐了起 。毛毛
地 四下
当他
毕恭毕 地坐在 头 上 鼹吉时,说:
鼹鼠

“这不

,

?”

鼹吉紧接着说:
天

“
,我 鼹鼠。 一只 毛
上,我可 有非 要紧 事求您才

鼹鼠。不过,今
。”

“求我?”
,求您。地主,请让给我一

“

块土地。”

听了这话,地主笑出了声。
“什么,土地?哈哈哈,鼹鼠要买土地。
这话我还 头一次听
! 哈哈哈……”
鼹吉火了。于 ,把一
币“砰”地往
米上一放,用
“我有

哈哈……

紧紧攥在手里
声音说:

。”

“ !”
地主抓起
币,目不
地 了好 天,这才说
了声“好 ”,站起身 。接着,“ 嗒”一声推 了走
防雨 ,说:
“ 我

。”

地主 鼹吉慢慢地走 了与土豆田
一 空地。
地主在
空地
上停住了,把鼹吉叫了过 。
“听好了,鼹鼠。”
“ 。”
鼹吉毕恭毕

地坐下了,抬头

着地主。

卖给你这么一块土地了。”

“我只

地主用拿着 手 ,在空地上 了一块
。 打
包袱
不多一 大。鼹吉恭恭
一个躬, 后这样说 :
“谢谢。 么,这里
托您不要事先不打招呼
了这种烦扰。”

四
地鞠了

我 土地了。从今往后,拜
挖 挖 了。因为以 我受够

这样,鼹吉成为了一块
土地 主人。鼹吉立
即 在这块土地 四 围上了篱笆,挂上了一块写着“鼹
鼠鼹吉 土地”几个大
。接着, 己 坐在了这
块土地 正当中,成为地主 喜悦,让 哆 了好一阵
。
“ ,这 我 土地了。这块土地下面不管多么深,
我 了。 且,上面一 够 星星!”
鼹吉激动 再也坐不住了。于 , 在这块
地上一
一 地
,滚个不停。
“下面一
叫

地

,上面一

够

土

星星。”

。

后,鼹吉 骨碌一下 倒了,出神地幻想起 ——
我在这里种一
。 慢慢地 大了,
高。一
够 着天空
。伸 天上
……不过,这时鼹吉
着天空 想,要 下一场 风雨可 么
?说不
定,我
会被连根拔掉。 了夏天,万一 被雷击中
了…… 讨厌 要命 雷……鼹吉 地哆 了一下。
后,立刻 不再幻想了。
接下 ,鼹吉
磨起挖井 事 了。挖一口深深
井,砌上红砖墙。装上结实 滑
吊 。汲上
水,
定非 干 。比起田沟里 水,井水不知要好喝多 倍
了,伙伴们要成 结队地 喝水 ! ,这个主意好。这
个主意最好。鼹吉 这么决定了。

说干 干,从第二天起,鼹吉
始挖起井 了。
鼹鼠,要挖一口深井,可不 一件
事。这可
要干上好些年、要有毅
活儿。不过,鼹吉 一只非
忍
鼹鼠,多 年
忍受!清澈 井水
意涌上
头,鼹吉一 一意地挖着井。
这样过

了许多年。

等

水井终于挖好了 时候,鼹吉已经不再 一只
鼹鼠了。 成了一只漂亮 大鼹鼠。 比过
明了,
忍 了,
可悲
, 变成了一只 其贪
厌 成年鼹鼠。
年 在黑暗 土里, 谁也不说话,也 不见
东西, 了井好不
挖好
天,鼹吉这样想:

丽

(
,这下 我 算在 己 土地上挖出一口 己
井了!
够 苦 了。可 ,我究竟 为了谁这么
苦 ? 为了田里 伙伴们喝上好喝 水 ?岂有此 !
我 为了我 己。
,
。我要用这口井做本 ,攒
下一大笔 , 后再 地主 里,买回比这多 倍、多一
百倍 土地。)
鼹吉挖 这口井,比想像 还要漂亮。用红砖围了一
圈,要说有多深,这么说 ,稍稍探头 下面 一 ,
会头 。 最让人叫绝
,从这口井里汲上
水,夏
天像冰一样 冰 ,冬天则 热乎乎 。
鼹吉一个人慢慢地品
上挂上了这样一个
:
好喝

井水。一

了这

,有洞

儿

井水之后,在吊
币一

。

夏天 一个大热天,一只有
鼹鼠从鼹吉 井 经
过。
了 块
, 站住了,手插 了口袋里。淡
灰 上装 口袋里头, 币“
”地响着。
给鼹
吉一
币,要了一 水。鼹吉立刻把吊 放 了深深
井下,汲上 满满一 清
水 。咕嘟咕嘟, 只有
鼹鼠一口 把水喝光了。

“好喝!”
赞

。鼹吉连忙低头行了一个礼,说:

“请再次光顾。”
不久,有关
井水 传 , 在田里传 了。凡
有一
币 鼹鼠 田鼠们,全
喝过鼹吉 井水了。
且,为了喝上这井水,大伙儿还争先恐后地捡起人们丢
掉
币 了。 这样,鼹吉
成为了一个
。鼹
吉用万年藤 蔓,把攒下
洞
币串了起 ,挂
在了
上。这根 丽 项 上
币,一天比一天多了
起 。
这样,

过

一月一个
落日沉
红 。

了许多年。
冷

黄昏。

了土豆田

从
光亮
鼠一 对没戴手套
似 走着。 一
“手被
口?”

橘⑨

对面,惟有

一

,

出

向,走过 一只
老鼠。 老
双手呼着白
气,一 冻
手
鼹吉水井
头, 这样说 :
刺给扎破了。

不

给点水,洗洗伤

于 鼹吉 像往日一样,嘎嘎地把吊 放 了井里,
汲上 一 水。 老鼠 上
,把受了伤 两只 手全
伸 了热气
水里。鼹吉 了一会儿, 把手伸了
过 :
,付

“好

!”

可 只 老鼠只
了一口白气,问:

傻傻地抬头

着鼹吉。

“什么?”
鼹吉

挂在吊

“这不

写着

上
?”

块

一指:

后,吐出

硬地说。
。”

“可、可我还不认
一个烦人

“
了!”
说

,鼹吉

。

慢慢地地

井水。一

“好喝

么,我

起了

,有洞

给你听,听好

块

儿

:
币一

。”

听了这话, 老鼠急急忙忙把手从水里 了回 。
后,把 双
睁
不 再大了,只挤出 一个 。
“ ?” 问。
。”

“

鼹吉抱住了

。
。”

“我、我没有
于

,鼹吉

瞪着

老鼠,这样说

:

“你听好了。这块土地, 我 。这口井也好,这水
也好,全 我 。我从还 一个像你这么大点
毛
时候起, 已经一个人在挖井了。所以,即使 一 ,我
也不 让人白用。”
一

老鼠 双水淋淋 手被风一吹,比
搓着手,一 想了一下,说:
“ 么,我

田里

偷点土豆,

代替

先
币

冷了,
。”

“不行。对不起,鼹鼠老爷可不吃土豆。”
鼹吉傲慢地说。
“ 、

么

?”

老鼠往后退了一步,低声问。
“ 么
鼹吉
主意。

?”
抱住了

。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出

一个好

“你帮我汲三天水
问你要了。”

。干三天活儿,刚才

水

不

这对于鼹吉 说,绝对 个好主意。因为最近这段日
,汲水这活儿让鼹吉累 受不了了。倒不 说鼹吉上了
岁 、身体不行了,
串项
因。 串 币项
一天比一天重,不要说
了,单 把 挂在
上站
着, 已经累 不行了。所以,最近鼹吉 想雇一个伙计
汲水了。
这样,可怜

老鼠

只

在鼹吉这里打三天

工

从第二天起,用吊 汲水
老鼠 活儿了。
吉除了从 人手里收 币,
往井 一 了。

鼹

了。

第一天
招呼鼹吉:

黄昏,最后一名

人走了之后,

,井里面有一个非

“鼹吉大

漂亮

东西

老鼠大声
!”

东西?”

“漂亮

鼹吉慢吞吞地
“ 里面
老鼠

了起

,

。

!”

活地叫

井底简

,抓住了井

。

另外一个世

,像

远

。

定
,正中央浮着一朵红红 火烧云。一朵
热气
、好吃 云。虽说鼹吉已经汲了好几年
了,却还 头一次 见这样 东西。 想,我 井里
会有这么漂亮 东西 ?
这样,鼹吉

老鼠目不

地

着井里,

黑。
第二天
“大

,

上,

老鼠

招呼起鼹吉

。井里有一个月亮。”

了:

上
水
么
天

鼹吉听了, 了一大
, 井里
。
白

。

后,好不

井底 水里,浮着一个
兰 似 ……
一刹

,鼹吉

圆月。白白

才站了起
,

宛如

个不停

(没 ,井里确实有一个月亮。月亮不知不觉竟
井里 了。)
这可不

事,鼹吉想。

过了一会儿,

老鼠说:

了。大

“我知

井里面,有一

天空

!”

天空!井里面有天空……
这时,鼹吉
要窒息了。如果天空在 己买
地、 己挖 井里, 么 天空 定全
于 己
可不知为什么,鼹吉没有这种感觉。 反, 却觉
井、 己 土地, 井里 天空一起,不再
己
西了。不过,鼹吉硬 打消了这种感觉。
“ 么会有这种事?不管
土地。”
终于
“大
!”

了第三天
,我

“ ,我

过

了什么,这里也

上,分手时,

要说再见了。可

我

老鼠说:

,这回井里

星星

。”

鼹吉坐在 里一动不动地说。等
老鼠
在土豆田 田垄尽头时, 好不
才站了起
兢地 井里
。
昏暗

土
,
己
东

井底,一颗

星星

身 消失
,战战兢

着光亮。

盯着
时候,鼹吉已经清清
这颗星星一起,这口井、这块土地不再

地感觉 了,
己 东西了。

成了一个不知
谁——比地主不知要大多
西。不管 么 , 么拼命,也没用了。

主人

鼹吉后
摇头。

烈地摇了

上冒出一股

气。可

随后

“ 么会有这种事 ?这 我 井 。我
西,月亮 、星星 ,全
我 东西!”
这样叫着,鼹吉情不

禁地

井里探出身

井里

东

。

想不 挂在
上
币顶 太重了,鼹吉 身
一个倒栽葱,掉 井里 了。掉 了深深 水里。
“扑 ”,一声巨响。

东

竟

后……再没有声音了。

当井里 一圈圈圆
波纹
新映出了一颗静静 星星。

底消失了,水面上

重

***
当清 过
时候,鼹吉正在一 蓝 里
地往下
落。一 落 地 ……不,也许说不定 没有地 。也许
这 一口 底 井。鼹吉像
似 ,往下落着。想停下
,可不管 么挣扎也
济于事了。
四

如同果冻一
蓝。
颗星星 着光。

才
一
事。

不停地往下落,鼹吉一
天

我

在远远

回忆起从

底下,

买土地

天

想:

(这 我
……)
可
续 ?
土地
不

、远远

!

土地

。这块土地

下面,不管多深

在,鼹吉正在往下落 地 ,
从
己用
使劲儿拥抱过
续 ?

鼹吉 土地
一块包袱 大

这 确 不知
想大哭一场 世 。
鼹吉突

感

。什么也没有、空

了冷。

,我想

“

另外一个空

了,我干了

么多

事……”

一种说不出
孤独,让鼹吉掉下了 泪。 觉
己像 变成了一个孤零零 婴儿似 。 己什么 没有
了, 己成了一个赤
什么也干不了 婴儿。再也忍不
住了,鼹吉突 叫了起 :
“星星、星星,

命……”

……
……
鼹吉
天

身
地一下

突

变
颠倒过

了。
了。

这会儿,鼹吉不 在往下落了,
在往上升。确实
在往上升。在果冻一
蓝 中往上升。鼹吉 身
速地变 了。
像
糖一样,最后终于
像一
毛一样了。
鼹吉果

由三

在往上升。确确实实

在往天上升

。

注

:

⑨

橘: 香科落叶灌 。高约2m。枝上多刺,叶
叶组成。 季 白 ,秋季果 成 ,圆 。

鸟
年坐过

上,落着白

。

我不由 伸手把 捡了起 。
想不 ,
鸟

变成了 毛。
毛。

我仿佛做了一个不可思议 夏天
某座

里,有一位

在

诊

科

似 。

。

所里,一天

一天地

着人们

朵。

因为 一位
高明
,所以候诊 里
满
员。还有人摇摇
地坐上好几个 时 火 ,从远远
赶 。有关 聋 人被这位
底治好了 传说,
不过 。
每天

这么忙忙碌碌

,这段日

,

有点

倦

了。
“我也偶

要

一下身体了。”

黄昏 诊
里,
一
着
。往 担当护士工作 妻 ,刚刚出
只剩下了
一个人。夏天 夕阳,把这
红
。
这时,身后
声音:
,

“
科

窗

突

摇

卡,一 嘟囔
了,这会儿,
白
房

了一下,响起了一个

帮帮我!”
,刷地

了过

。

窗
儿,站着一个 女。捂着一只 朵,披头散
,大口大口地 着气,仿佛 从地
尽头一
过
似 。

“ 么了?你究竟

从什么地

?”

惊愕地问。
“大海。”
女回答。
“大海。

,坐

,

。

“不

士?”
。”

“ 。”
把滑下

往上推了一下,

后指着

:
。”

“先坐下
女

白,

睁

老大,好像吞了毒

。
,

“说

么了?”

一 洗手,一 用往
用手指着 己
朵, 起
“ 朵里

进

一个不

了

口气问
:

东西,请您

于 ,
从
里,取出了纱布
他取东西 时候, 点 点, 女还在用
着。不过,
却
定。这种事,他见
还有一个 朵里 进一 活虫 人闯了进
了地叫着, 翻了天。今天也 一样了,
他不慌不忙地坐 了
上。
“什么东西

进

了?”

他问。
女一
“ ,
“秘

悲伤地说:
秘

?”

。”

。于

,

掏出

女
。”

。
嗓 催促
多了。 天,
, 死了 死
想。于 ,

起了
“不会
于

头。

秘

,

?要

样

话,不

治不好了

?”

“ 秘

女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
。秘

进我

朵里头

了。”

“……”
“我 ,刚才听 了一个我绝对不可以听
所以,我想 一点把 掏出 。”

秘

。

“如果 在马上掏出 , 没事了。因为 ‘ ’
声,刚刚掉进了 朵里。不过,要 还不动手,可
了。一旦太阳落下 了, 全 了。”

一

“……”

,他

眨 着
。还 第一次 上这样 患 。于
想,对这样
人,可 先要慢慢地聊一聊了。

“ 么,究竟听
他

蔼地问。

了什么样
女

秘

?”

声说:

“一个我最喜欢 人,对我说,其实他
一只被 了魔法 海鸥。”

一只鸟,

“ ?”
上露出一种奇
了移,盯着 女:

表情。

后,把

往

“你 详细说说你 故事 ? 后,再给你
我想也不迟。 天黑还有三 分
!没问题,
秘 ,我马上
给你取出 。我 名 嘛。”
女乖乖地点了点头,

移

朵,
么一点

始讲起了这样一个故事。

***
我头一次

上

个人,

黄昏在海上

上。

我 一个孤零零 女
,在租
打工。 九
,在
头被拴成了一排, 个时候,我正坐在最

头

上。

我在等一
,太阳
沉下 了,可惟有 还没
有归 。黄昏时清点
,把 们拴
上, 我最重
要 一顶工作了。可 个时候,我却等 厌倦了,
糊
糊地打起
了。
这时,我

响起了“

”

水声。

“对不起。”
我一下

被这个声音

了。

上坐着 , 一个 年。没
我们 里 。我一
不 :

,正

“ 么回事?
个

过了时

海

:

了。”

年

,

“ 底
我
地说:

了。”

年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样说

“

,刷着蓝漆

一种不可思议

什么地

上多

灰

。

表情,问

。

了?”

了点吃惊

“比水平线还要远,比双
远。”

年若

其事

还要远,比雷

还要

“骗人!”
“谁骗人了。鲸
“

笑了,

水了
把

,还有大
还给我。”

于
年站了起 ,“ ”地一下
后, 像
房 游戏似 ,一 一
上 了。他最后说了一声:
“再见!”

。”
了我
上,
地从 九
上

年坐过
上,落着白
捡了起 。想不 ,
变成了
鸟

。我不由
毛。

伸手把

毛。

我仿佛做了一个不可思议
当我知
鲍鱼 渔女⑩

夏天

似

。

个 年, 住在海 简陋
里潜水
儿 时,我不知有多么吃惊了。

个渔女,因为上了年纪,不再潜海了,串街叫卖贝
鱼。 褐
,凹陷进
, 滞
神。
太奇 了,我 么也不
信,这么一个 丑 老
渔女,竟会
个 年 母亲!
,有一天,海女
租
,
这样说:
给你添麻烦了,

“上次儿

渔女笑了,
儿

一种让人不

“可 ,不要再让他
。”
可 ,从
声说:

以后,

笑

了。

。

我惟一

年每天

一会儿,对我妈妈保

“

对不起。”
一个宝贝

。他贴着我
。”

,我
年成了 友。一
,后
渐渐地亲 起 了。

始,还有点提

吊

一 黄昏, 年 帮我把 拴 了
上。比我要
多了,简
像把散落在水面上 落叶集中 一起似 。
我

“这要全

,该有多好

!”

年说。
“
海。”
“哎

样
,

话,
行

拴成一排,
?”

着最

头

大

险

行。我

“行,我
冒过。”

量。从

,我什么样

?”

“冒险?什么样
我探出身

有

问。可

年突

用

精打

声音说:

“已经忘了。”
后, 用一双
, 着远 。他
这
样。过
事情,全 忘 一干二 了。好像被灌了 忘
。不过,我也 一样。 在 底 过
记忆什
么 ,一件也没有了。
从收好
始, 天黑为止 一段时 , 两个人
最 乐 时光了。我们不 摆贝壳,
分 浆果,放烟
火。在昏暗 租
后,纸捻烟火
地 烧着。
不过,我们多想
地
。想在白天 日光
下,在沙滩 海上,尽情地
、游泳 。但 ,我们
怕渔女
双
。渔女也许 在
后窥视着
我们两个,她
让我们恐惧。有一回, 年说:
远

“喂,我们俩

好

?”

里?”

“远

“比水平线还要远,比双
远。”
“可

还要远,比雷

还要

,你妈妈?”

我悄悄地问。
“你妈妈不

不让

?”

年点点头。
女
妈

“ 。妈妈 我们 气了。她说,你
想
个
逃 什么地
?可 ,我绝不会让你们 逞。妈
一个可怕 人 ,会魔法。”
我倒吸了一口

气。

这样说起 ,
, 魔法
了。
—— 像 在海底住了有一百年、两百年
不可思议 沉淀 。
“所以
年

其
鱼

双
一样

,我们必须悄悄地逃走。”
神情非

认

。我

怦怦地

着,点了点

头。
后

没过几天,

“喂,明天

年突

逃

说:

!”

“明天!为什么这么急?”
海底

“妈妈让我潜海,
了。”

贝。我不想

。

太苦

“……”
“我下定决 要
。把一
藏在

一个
块 石

年指着对面远远

石。

突出在海面上 巨
凹地,这我也知 。
“明天黄昏,我在
年灰
上
久以

地 了。喂,明天逃
后面 !”
后,有一

正好藏

下一

上等你。”

笑了。

这时,身后 地响了一声。仿佛有个黑
动了一下。我吃惊地回头
,可 没有人。
,
事情似

天才
了?可仅仅

后,今天 黄昏——
匆匆地
块 石后面赶 。
悄藏好了
上了。
他穿了一
?
双灰

蓝

游泳裤
,目不

事情, 么觉
天 事情。

像

在水
久

才——我按 约定,急
年,一定等在 上 悄
?戴着一顶巨大
地在等着我 ……

我
冒险

要

扑 扑
始了。

地

。我知

,从

在

始,一场大

海
夕阳,已经 一个黄
了。嘎 嘎 地
着,一个
光 。 点、 点,我飞 地 着。
从
海 拐
石 后面时,天一下 暗了下
。我
鞋 哒 哒地溅着水。这时,突 响起了一个
嘶哑 声音:
“你受累了!”
我不由 一怔,仰
,蓝
渔女一个人抱着 盖坐在 里。浮
笑 。
我顿时 哆
在什么地 ?

起

了。我紧

声问她,

个

年

。”

“在家里

渔女冷冰冰地回答
“关在上了
洞,也许会从
了。”
“ 顶

地

上不
年,
出一种让人不

。

里了
里逃走 ?

洞?从

样

“ 么会危险?

。不过, 顶上有个
逃掉了,也没有关系

地

出

有

。”

多危险

!”

我目瞪口 地盯住了渔女。想不 ,渔女却挺起
笑了起 。 后,突 冲我招了招手:
“过

。我

诉你一个谁也不知

秘

。”

我惶恐不安地坐在了
上。渔女 这
了过
,把嘴紧紧地贴在我
朵上,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

,

鸟

!”

这一句话,变成了一把
着。我不由 用一只手捂住了

匕首,在我
朵里
朵。可渔女瞪着一双不

好意

,

说出了这样一

话:

“其实,他 一只被 了魔法 海鸥 。这已经 好
久以
事了,一只受了伤 海鸥,闯进了我
。我
可怜 , 给 上 、扎上了绷 ,每天喂 吃 ,不知
不觉地,我 ,竟喜欢上这只海鸥了。不知 么 ,竟像
儿 一样
起
了。即使 伤好了,也想永远把
在身 了。
“可有一天,从海里飞
里叫。

一只雌海鸥,每天

上在窗

“
个时候,我听懂了鸟 话。
,我
切
切地听 了雌海鸥 呼 :‘ 大海、 大海。’于 ,我
儿
地扑 着刚刚 愈
,想要飞走。雌海鸥
歌声,一天高过一天。不管 么
, 还会 飞回
。我对 只雌海鸥恨 要命, 像 在恨你一样。”
说 这里,渔女
继续讲了下 :

了一口气,瞪着我。

后,

“不久,我 想出 一个好主意。用魔法,把我
海鸥变成人!把 变成我 正 儿 !

低声
只

“我在衣 里头,收藏着两粒红 海
果实。 过
在海底下
,非 稀
东西。我对着 们呼呼地
吐了口气,让海鸥吃了。
“你说有多灵验

!

“只吃了一粒,海鸥 变成了一个人
样。我因为太高兴了, 没有察觉 剩下 一只掉 什么
地
了。我想,有了这么漂亮 儿 ,比什么 强。从
今往后,我要 他潜海、卖鱼。
“可 , 么样了 ?还不 一个月,这一回, 你
出 了, 要
一起
远 地 ……所以,我已
经死了
。我已经决定把
赶回 大海 了。不
过……”

突

,渔女抬高了声音,愤

地说:
鸟

“你一起走不了。因为
可我没有
“走不了
!”
渔女

!”

惧。
走不了!他

在还

人

样

。我不介意

意地笑了:

“不过,魔法马上 要解除了。这个秘 ,一旦有谁
知 了,当天魔法 会被解除。所以, 今天太阳沉 海
里为止,
会变成鸟了。
“话虽这么说,不过,你要
把
二 ,
另外一回事了。你要
科
里, 点把秘 掏出 ,
了。”
(

科

在

话忘个一干
高明
另外一回事

……)

这时,先 您浮 在了我
里。海
人, 说
您 一位
了不起
。所以,我才
了。喂,对
您 说,这 简单 ?如果用
,一下
夹出
?要 太阳沉下 了,可
了。请 点动手。
***
这么回事。”

“噢,
这个

科
求

点了点头。他想,不管
己
女 愿 。

“ 么,让我
女

一下

么样,我也要满足

。”

贝壳一样

朵中

。

后,点了点

头。
“ ——”
朵深处,确实有个什么东西
似一朵
着
夷 ⑪。

光。让人觉

恰

(

?

也够不

想。可
。

“喂,

个秘
,

点动作

?)

太深了,不论用什么样
,

点、

,

点。”

女催促 。 声音,奇 地在 海里回响起
不好使 了。
拿出 了,可却不知
了。

什么

(今天不对头

。

累了

,

?)

摇了摇头。
突

,

“ ,

女大声叫了起

:

鸟哇。鸟、鸟。”

“鸟?”
不由 把目光投向窗户。窗户外
黄昏 天空。

狭

,只

见一

“你在说什么?”
女闭着

,这样说

“在我
朵里面
上面有变成了海鸥
鸟……”
一声

过
叫。

,

:

。 ,有大海 。有沙滩 。沙
个 年 。如果不赶紧抓住 只

一次

女

朵里

。接着,

“ !”
。 女
朵里面,确实有一 大海。碧蓝碧
蓝 夏天 大海,还有沙滩, 宛如 人国 风景似 收
藏在里面。 且,
沙滩上, 才 朵白
——
不, 不
, 一只鸟 ?
,一团让人想
一只
在歇息 海鸥似
东西,孤零零地映入了
。

突

头

目眩起

,闭上了

。不过

么两、

三秒。
后,当睁
站在了
海 上。
一 蓝
过五米远

时候,

己竟孤零零地

海洋。
、
海
,一只海鸥正在歇息。

线。

在不

“太好了。”
地、
了

伸出双手, 手
地从后面靠了过 。
地……可只不过靠近了两三步,鸟 “ ” 一声
。 像 蕾绽 了一样。接着,
速地飞走

了。
“糟糕!”
了上

。

“喂,等等——等等——”
起

,

似

了起

。

一
,
好像 有点明白 己
了。才明白过 , 忘了。 像人们谁
上,可 忘了一样。

在 女
明白 己

朵里
在地

不管 么说, 两秒 左
时 里, 出了什么
事。
身体变
虫 一样 了?
女
朵出
奇 大了?还
了
什么事。可 ,
没有 多
想。他
里只有一个 头:抓住 只鸟。他觉 ,不把
抓回 ,关系 诊 所 声誉。
,海鸥
“ 、

“喂,

飞

高,不久

、

。”

地坐

了坐

点动作

,

了沙
点、

慢慢地飞

海里

上,目送着海鸥。
点。”

了。

起

在这时,突 ,一个如同雷鸣
。
不由 闭上了
。
不过

声音在四

回响

两三秒。

“ 么也不行?”
听 这个声音,
一惊,睁 了
地盯着 己。 在昏暗 诊
里。
,取不出

“秘

,

女正目不

?”

女问。
失措地点了点头,“
,刚刚
会。” 声回答 ,“今天,我有点累了。”
女站了起
“ 么,

,一
了

过了

悲伤。

。”

她说:
了。他已经变成鸟了

“太阳已经落下

垂下了头。不知为什么,他
女

女默默地回

。”

了。诊

中充满了歉意。
窗

地摇

了一

下。

才

科
上。
女坐过

地 了一口气,砰
这个时候。
见
把
上,散落着白

一声坐

了
——
东西。

己

“……”
把

拿了起

毛。

且

,细细地
海鸥

惊诧地站了起
“

这么回事。”

“必须

诉她!”

着。

毛。
。随后想了

刻,点了点头:

刚

这么叫着,
起 。
(
, 己
!)

冲

了外

注

丽

秘

放

:

⑩ 渔女:潜入海中以
⑪
。

上,飞也似

不知 , 己也 一只海鸥。她一点也不知
时候吃了渔女丢掉 红 果实 雌海鸥

科
起 。为了把另外一个
朵里,一 一意地
。

女

卵

。在黄昏

夷
天

捞海藻、鲍鱼为职业

: 兰科落叶乔
香
白 六

女性。

。高7—8m。叶互 ,
。果实 拳头 。

雨点儿 温柔 女
1
里,住着
头
雨精。妈妈雨精叫雨点儿妈
雨精叫雨点儿宝宝。

妈,

雨点儿妈妈
里 农民非 亲 ,只要天稍一
, 会给田里下雨, 农民也会送她些 饼 、年糕、
漂亮 碎布头什么 当谢礼。雨点儿宝宝 一
在
里, 着妈妈 这些礼 。
一天,雨点儿妈妈拿着干
“妈妈,这

白

粉末回

了。

什么?”

雨点儿宝宝

瞪

滴溜圆,问。

“你听好了,这叫砂糖。今天,妈妈下了
雨,农民送 。”
“可
四
“
妈从

五块田

这么一点?”
纸里,只有

么一

砂糖。

,这么好吃 东西, 一家也没有多
过了,今天,这些 给你 !”

于 ,雨点儿宝宝 一个人把 点砂糖 了个
后,雨点儿宝宝一骨碌 下了,久久地 乐地回
糖 滋 。
,打 以后,雨点儿宝宝
了。不管 多么好吃 核 、
拿过 , 把 往 上一扭:
“不要不要!不
雨点儿妈妈
好吃 东西。

光。
着砂

什么吃
不喜欢吃
、葡萄干,只要妈妈一

砂糖不要!”

愁了。一

“下回,妈妈再

。妈

愁,一

想,砂糖也实在

要。”

可雨点儿宝宝没听见,

手

地大声叫了起

:

在

“不要不要,
核

、

要!”

、葡萄干撒了一地。

(这样下

,这

非

一天 上,等宝宝
农民家里。

了不可……)

着了,雨点儿妈妈悄悄地

了

“ 上好。”
雨点儿妈妈在
声音招呼 。扎着

篱笆 儿站住了,用细细 、细细
头 在风中呼
地飘 。

“ 上好,女主人。”
只见

了,

“哎 ,这不
过雷阵雨了 !”

雨点儿太太

“不不,今天有事
似

女主人露出

?今天够了

,

才下

上,像

要

过

求……”

雨点儿妈妈把手搭在要关起
说:
给我一点砂糖

“女主人,

。

?”

“砂糖?”
女主人

大了嘴

“ 你要吃
“不,

。

我儿

?”
馋

不行。”

“ ……”
精明
吝
女主人
换了一个亲切 声音:
“
不巧,我们家
砂糖也没剩下 。”
“

……”

骨碌一
一大堆,

。

连喂蚂蚁

后,突
一点

雨点儿妈妈 精打 地低下了头。于
记起 了似 ,“ ”地拍了一下 掌:
。”

“不过,我们家里有砂糖
她说:“ ——

,女主人仿佛

,砂糖

。”

雨点儿妈妈吃了一惊:
“有

样

东西

“ ,我这

?”
你

,

上我。”

女主人笑了,露出了

亮

(讨厌讨厌,这人把

。

放进了嘴里?)

雨点儿妈妈觉

上

女主人匆匆地走在

头。

防风
一大

年为止还种着卷

——
蔗 。

起了一股

提取砂糖

“这
女主人扬扬

气。
菜

田里,种

。”

意地用手一指。

“我们家从今年 始,才种
大量地提取
砂糖了。”

蔗

。用不了多久,

这让雨点儿妈妈赞 不已。她以为,像
每年 结出好吃 果实一样,这 本身
糖 。
“不过,我有件事想

你

、
出白

砂

上,用亲切

声音

量。”

女主人把手搁在雨点儿妈妈
说:

“这个夏天,在我们家 田里干活好不好?因为天一
, 蔗 全 蛋了。不要
地 了,我想只让你为
我们家 田里下雨。”
么

?雨点儿妈妈想。

话,砂糖你要多

“喂,如果这样
“ 、

给你多

!”

?”

“
,
糖你还不

。 在你 嘛,这么一大
随便吃嘛!”

田,砂

听了这话,雨点儿妈妈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下儿

“好

雨点儿妈妈

可

了。”

回

里。

“宝宝,等 秋天 。 了秋天,砂糖要多
。不过作为交换,这个夏天,妈妈必须干上
天了。”

有多
一个夏

沐浴着月光,雨点儿宝宝香 地 着了。这
,连
睫毛
。虽 还像个毛线团似
,但
他
成为一个强壮 干 雨精,雨点儿妈妈祈 着。
2
田里

蔗

日光普
在风中 出
海!

壮成

,一根根

蔗高
要仰起头
响声。田里成了一
大了

“妈妈,砂糖
一

。

吮吸着手指头,雨点儿宝宝一

“ ,

可大了
了

“叶

。”

?”

听了这话,雨点儿妈妈笑
“你

?”

么会知

“ ……

叶

么,什么地

“这个……”

了

:

?”
?”

问。

了,叶
不 头

雨点儿妈妈想了一下, 己也不知 。不过,她想,
了秋天, 会从 些 上落下 许多白
砂糖 !
后, 如同下了一场雪一样,田里一 雪白。
绣

蔫了,布谷鸟叫了。雷声

鸣,远

涌起了云

。
不知不觉,已经
但
天已经

夏天了。

,在 风习习
临了。

里,雨点儿妈妈

不过有一天,农民 老婆突 冲进了
住了雨点儿妈妈,像
了
一样 叫起
么了?不知

“你

夏天已经

了

不知

夏

,一把
:

揪

?”

“……”
太阳!”

“你
女主人
干

食指

天上一指。

“ 橘黄 ,
冒烟了!”

天

征兆

!我们家

田,已经

“ 我大意了。”
雨点儿妈妈认
“赶紧

。

!再

了,我们家

这个时候,雨点儿宝宝像只
连声音也不敢出。
“好了好了,再不
说

,女主人

使劲

雨点儿宝宝伤
里

点

地
够

,连一

蔗
似

蛋了。”
成了一团,

砂糖也不给你了!”

拖雨点儿妈妈。
着妈妈

。

。

上出 了龟壳似 裂 ,稻
里笑着。 蔗田
底地干了,蔫了

人在干
稼地
叶 ,沙沙地摩擦

着。
“你

!你

女主人把责任全
地说。

我们家
推

蔗!”

了雨点儿妈妈

头上,恶

“好了,赶紧下场雨 !下 我们家 每一寸田。如
果不这样 话,
不给你砂糖了 。”
这么一句话,让雨点儿妈妈哆
话也没说,往上一 ,像只鸟似 伸
高 天上。 后,雨点儿妈妈 用
了。

起 了。她连一句
了双 ,升 了高
壶给田里下起雨

可 ,这不过 一场
天雨。靠雨点儿妈妈一
个人
量,要想让这么一大 田起死回 ,实在 够她
呛 。落在 蔗叶 上 雨,
着, 被太阳给 光
了。 渴 大地 么吸水,也吸不够。
女主人在下面

青地叫

:

“再下再下,不够 ——”
这

声音在四下里回

。

“再下再下,不够 ——”
这样,
算
尽地回 了地面上。
见了

把田浇透了,雨点儿妈妈才筋

夏天里,雨点儿妈妈每天 这样地劳作着。她
蔗 大、落下砂糖 日 ……

……
。一 劳作,一 像
做了一个 似
。身 变 如同淋湿了
一样重,头也昏沉沉 。
她觉
有一天,连 己 身 也会变成一滴雨点落下
。
(这可不行!)
雨点妈妈一

这样想,一

坚持劳作。

这样, 了夏天
天空上 一

了东

最后一天,雨点儿妈妈终于变成
虹,随后 消失了。
3

撒娇

雨点儿宝宝一

可等

等

,妈妈也没有回

大波斯

里等着妈妈。

。

了。

落了。风变
起

所知,还在

当
。

里

“

一下

已经

冷飕飕

满了落叶

了。

一天,雨点儿宝宝

算

站了

。”

一月了。

迈着忐忑不安 步 ,雨点儿宝宝向
走,
一 浮 出一 落满了砂糖 田。

走

。一

(一定掉下 好多 砂糖 !
,说不定妈妈每天
在吃砂糖。因为砂糖太好吃了,也许 把我给忘了。)
雨点儿宝宝想着这样
,我也要

“好

雨点儿宝宝

起

事。

点。”
。

,好不

才

了田

可 , 个地 ——从 妈妈说过 防风
么也没有了。不要说 蔗了,连一根
没有。

,什

里。

里

一

一

空地。

“哎?”
雨点儿宝宝倒吸了一口气。他想,不 找 地 了
? 在这时,从对面走过 一个
农民 老婆。
“ ,

她!”

雨点儿宝宝

走了过

。

里

“大婶,大婶,砂糖田在
女主人一见

这个

,

?”

记起

了:
!)

(

——,雨点儿

了

可

立即装出一

样,目光移向了远

不认识

说

“砂糖田?

蔗

?”

她问。雨点儿宝宝点了点头。于
这样说 :
工

“ 蔗 , 些日
。装了
大卡
砂糖

被

了下

。

下

了?卖给工

?我

“说好了
女主人把
“不可

不

。工

说好了
么一点不知

扭向了一

器,

说好给砂糖

?”

:

!”

“夏天 时候,你不
?不
?”

说下

裤

:

了雨,

“ , 说。如果下雨还要送礼,
风送礼了!”
女主人甩
下

里不用

?上次不

雨点儿宝宝揪住了女主人
不

了?

:

“哈哈哈。 上不会掉砂糖
提取不出 砂糖 。”
、

,刚刚卖给了

?”

这时,女主人大笑起

“可、
?”

,女主人冷冰冰地

全
!”

雨点儿宝宝睁圆了
“ 掉下

:

“我们家
。”

给砂糖

?

还要给太阳、给

了雨点儿宝宝。
一大堆,

连喂蚂蚁

一点砂糖也没剩

丢下这么一句话,女主人

地走

了。

田对面制糖
烟囱,慢吞吞地冒着烟。 ,我们被
骗了 !
这时,雨点儿宝宝才 算 明白过 了。
“妈妈……”
雨点儿宝宝
另一头,

起了
。于 , 在
了一个东西 了一下。他以为

(哎?什么

?)

雨点儿宝宝
在了 里。

了过

田
碗。

。

近了,却像一根

,田当中
光 , 把
气 雨点儿妈妈从天上掉下

一点

壶。 用
壶。

个

似

竖

了最后

(妈妈已经不在了。)
雨点儿宝宝
知

后,
了愤 。
“我要

正

在算

清

地知

了。

在这个时候,雨点儿宝宝不再撒娇了。他

点

大成人!”

雨点儿宝宝嘴里咕 了一句。他想,当我
大人 时候,要让这个
下一场大雨!
“把房

田全

成一个

冲走!”

丢下这么一句话,雨点儿宝宝抱着
里。
步像大人一样有 。

壶,回

了

4
从
大量

以后,好些年过
仍 安
砂糖。
平安

平。

事,岁月

了。
蔗田一

际,制糖

么流走了。

产着

个坏
儿
朵也听不见了,

女主人,已经上了岁 。 也
似 身体 在薄被 里。

了,

一天。
这个老太婆把她最
上,突 说出这样一句话

一个

女,叫

了

头

:

“ 给雨点儿砂糖。”
“什么?”
女

吃惊地问。
?”

“奶奶,什么雨点儿
于 ,奶奶
己对雨点儿妈妈

咕咕地 始讲起了从
往事。把
她儿 所做 一切, 说了出 。

“ 雨点儿宝宝不
女
说了一

可怜

泣不成声地嘟
:

?”

。奶奶

地点了一下头,

“ 给雨点儿砂糖。”
之后

没几天,奶奶

死了。

正好
蔗收
季 。没有一点先兆,一场倾
雨突
向这个
袭 了。
雨一连下了三天。如注
着,河里涨水了。
!”

“桥被冲垮
有谁

着嗓
顶!”

“让

筏浮起

叫了起

“上

“不不,全
响起了刺

雨

。

!
逃

丘上

警报器

!”

笛声。

地下个不停,

大

,从

没有经

过这样

大雨

人们,乱成了一

团。
,

“
“ 何止

蔗田
蔗田

了。全
,房

这时, 个农民家
声音叫 :

要被冲走了。”

女

地用一个

叫人吃惊

。妈妈,给他砂糖!”

“雨点儿宝宝
女

了。”

睁着

大

人。

“砂糖,砂糖。”
说

,女

“

,

进
出

房,抱着砂糖罐

了外面。

,红裙

在雨中飘

!”

女
妈妈从后面 了上 。但
了一下,女
身
不见了。
后

冲

,雨

难以

烈 雨声消失了,
恐地打 了窗户。
了。

信地停住了。
里一下 静了下 。人们惊
了, 一点房
田 被冲毁

可 ,尽管水全退了,
恢复了
却没有回 。 找 了,也没有找 。
“ 定

样,

个女

在河里了。可怜,被冲走了。”

人们悄声地说。
不过,有人曾经见
人。
“穿红裙

女

“ 么,
什么样 声音?”

,

过女

。

诉了我

了什么样一

里

蘑

了

。”
?什么样

型?

我记不清了,声音格外清晰悦
上
。”

“
光下

,头

嘛,在月

“……”
人们互

对视。
头

“对了对了,还有一个
请我喝了 饮
。”
“ 饮

?不

“也许

。因为渴了,好喝

么,
。”

“
出

后,

砂糖水

定
里

伙

?”
不

了。

了。”
,

人们一起向

里

抱着砂糖罐
。

他们分成好几个组,在
但

。两个人还

里细细地找

里一个人也没有。
里,惟有

尾

穗

在

动……

了。

夕阳之国
关 送给我

,

,在新

。

绳 绳 上只滴了 么一 滴,

五 下,
七 下,

见了夕阳之国;
了夕阳之国。

八 几下,

见了骆驼

不过……一旦

。

一百下, 什么 结 了。
1

窗

“

,

爸爸这样说
所说

窗

交给你

。”

时候,知
,指

我有多高兴
里

?

窗。

面对大马
, 一扇大窗 ,面对 街
,
一扇 窗 。大窗
擦 亮亮 ,日光灯
有三支。里头干 地陈 着 新 体 用品。
只不过

扇 窗 ,
着两三根 了

图

糊,污
已。

累累

墙上,

爸爸没有意识
,面对
一个 窗,基本上
没有什么用。
里头,只有餐馆 向 房 入口、
麦面
后 、面包坊什么 , 面
死 同,这
样 一扇 窗户,不管你陈 上 样漂亮 东西,也不会
吸 人们 目光。 因为 这样一扇 窗 ,爸爸才把
交给我了。
么摆,

“喜欢

么摆好了。”

爸爸说。
“

?放什么东西

行?

我

不行,

上

个

?
么也

?”
不着了。

不管 么说,我觉 这 一件了不起
止,有谁把 个 窗交给一个
?

事。

今天为

黑暗中,我一
么摆 个窗
?

,一

想,

扑

扑

地眨

第二天,我兴冲冲地赶
“喂,没有往
“

着

里,对爸爸说:

窗

里摆

东西

新

箱

,一

?”

?”

爸爸一

打

不

地应了一

我兴冲冲地继续说:“正好放 下一个网
不,
手套什么 。 ,
鞋也行。”

拍。要

声。

可爸爸却说:
“你 , 拍
不
,
兮兮 。”

摆在大窗
把新

里
。 窗 , 觉
手套放进 ,也会变

这样,结果爸爸只给了我
一双运动鞋。

窗

一根

绳

绳

即使 这样,我还 兴冲冲地装饰起 己 窗
。
后面 墙上,贴上了一 橙黄
纸,把 绳 绳 绕成
一个圈挂了上 。 后,把雪白 运动鞋随随便便地摆
了
下头。好漂亮 。
我往后退了两、三步,
扑 一声撞 了 麦面
,我询问 :
“大婶,
“
不
。

么样,我摆

,觉 有点
漂亮嘛!”

风景

着。 后, 往后退 ,
后 上,大婶探出头 。于
窗?”
!摆上偶人

,我在 底说了一声。
一
绳,一
远

多好

,

景 奥妙,大婶不懂
橙黄
国度 意思。

可 ,没有一个人
懂
意思。不仅 大人,
也不懂。
里
们,一放 , 三五成 地从我
窗
面向公园
了,睬也不睬我装饰
窗。
2
不过有一天,一个

神地站在我

个女

。一头卷
仿佛 个偶人似
了一声,说:

上,
女

装饰

“好漂亮

窗

面。

。鼻 紧紧地顶在
一动不动。见我走过

,

。”

“……”
。后面

“多好

橙黄

,不

像夕阳之国一样

我
失措了。被一个不认识
, 且,什么夕阳之国,多么 丽
地盯着女 , 后问 :
谁?

“你
女

家

,高傲地说

“我们家

克娄

“克娄

拉?我不知

。”

“ 在

大

。”

马

拉⑫

:

院。”

五

对面一

五

女 突 赞 了一
词汇 。我目不

?”

刷地一下回过头

女

?”

新

大

一指。

院!

我立刻出神地叫出了声。 一定 一个漂亮 地
! 不 女
头
卷 ,红扑扑
蛋 么光润。
且,还 懂 我装饰 奥妙。
女

红裙

“我叫关
接着,突

飘

了一下,说:

。”
压低了声音:

“嗳,

绳你

“

。”
,

“可

一百下

?”

中摔倒了可不行

。

连着

一百下

。”

“

“ 样 话,我
诉你一件好事情。你要
下,
见夕阳之国了。
七 下,
国了。 后
一百下,
回 了。”
这
个细
说:

在说什么
,冲我

绳

绳

上才行。”

。”

“什么?让我
我伸出手

。可关

“白

可不行

她

窗里

却把

。

藏

绳

我打
窗
,把装饰在里头
一把 把 抢了过 。

绳

了

送给我一根

了身后。
绳

下

话。”

了。我这

试给你

说

, 把
伸 了我
里,装着黏糊糊 橙黄
在绳

“把
关
后,拉

上滴一滴,

在绳 当中,
绳 ,抓住两

“一起

飘扬起
。”

,

摘了下

仔细了

鼻
儿。时髦
水。

!”
六角

一切 OK了。”

嗒,滴了一滴橙黄
水。
绳 头,欢 地 了一下。

“一。”
卷

?”

:

“ ……如果

“当

五
夕阳之

?我想。这时,关 从兜里掏出一
了 ,摆出一 装腔作
样 ,
涂在

“不过,要把这

关

?”

。

。

关

。

“二、三、四……”
关 绳
好
地 着。接着,当
起了
,说:
,

“
。”

见了

我不由

嗵嗵

“ 点进
关

像一个弹性 足
五
时候,关 陶
见了

似
似

。夕阳之国,

,

糊糊

。

。不进

我

绳里,

不见

。喂,进

一起

个不停。

,

起歌

、

。

,

了。我闭上

员——请进
,

地

处

橙黄

……”
了关

里。
好、

“
关

好!”

声音在我

“ ——
我睁

。

,六

了

九、七

,

。”

。

,
样

,

四

“ 了
?”

绳

。

,四

一

橙黄

沙漠。

这会儿,沙漠里,夕阳正在下沉。红
红。虞 人 颜
天空。

我们这会儿确实不 在
里,
在街
硬
柏油 上,
在
着。
“八

五、八

关

着,

“八

七、八

六。”
变成了
八。”

。

地平线血一
在夕阳之国。不
着滚烫 沙

关

突

把

扭向了一

,这样说

,骆驼从对面走过

“

:

了。”

“什么?”

摇

移过目光,远远地 见了 对着夕阳 单
。
际 沙漠上,骆驼
?只有 么一头。骆驼
上驮着 一样
地走着。
一头

“孤零零

驼
孤独。不
东西,摇

!”

“可不 。 大
吉 赛人 骆驼 !听说吉 赛
人 着成
骆驼、
鸡,穿 沙漠 。 了夜里,
在沙 上搭上白
三角
篷 觉。可 ,沙漠里有盗
贼,一天 上,他们突 遭 了袭击。一场激战之后,人
家
,
七零八落了。等
时候,沙漠里只
剩下 一头骆驼了。”
一下 ,我忍不住可怜起 头骆驼
,把 堆沉重 东西卸下 。
头骆驼

“喂,
了

儿

了。我想飞奔过

!”

我这样叫
时候,头一阵眩 ,骆驼站 位 换成
麦面
后 。地平线什么 ,根本 没有,窄窄
里, 漫着一股烧
香 。
“一百
我清
我

。已经结
地听

了关

了好一阵

了

。”
声音。

。

后,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询问

:
“这么奇妙
关

…… 底

从什么地

拿

?”

一笑:

“从妈妈 里拿
东西还有好多 。”

。克娄

拉

院里,这样

?”

“ ——

。喂,

“
一

在

我们家

?说不定,也

给你

!”
我

了起

“ 我

。

关

。”
了起

。

沿着大马 没 多久,过了红
面了。进 里头,正对面
人“ ”地一下 了进 。关
起
手 按下了按 。
,

停在了

“嚓”地打

。

了。
拉

“克娄
“ ,好大
我

五

灯,
大
正等在 里。两个
,以一个非
练

院”

时髦

招

。

!”

声音好大。关

一

恐惧,“嘘——”了一声。
里了。”

“安静一点。我妈妈最讨厌
“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
溜进 。”

响工作呗。所以,我们必须偷偷地

关
着
向 走 。
着。关 身 一 溜了进 ,
里,冲我招招手。我 了过
声说 :
“ ,

我

妈妈

巧了,
院
正好
在一个巨大 烧水器
,她贴在我
,悄

。”

围成一圈
里,有几个穿着白衣
碌着。我知 了,其中个 最高
个、像
人,
关
妈妈。
关

妈妈一

为

人

头,一

在

女人正在忙
人蕉一样
里笑着。

我正
。

出神,关

,

着橙黄

水。我

拿走?”

。过后我会

“没事

上,一把取下一个

一个六角

?也不说一声

“行

上

。”

“这个,送给你
她说。也
有点 豫:

从

妈妈解

……”

?”

“可 ……白拿行
。”

“行

关 让我用手握住
儿地往外拖。
“ 么,我

送

,

后抓住我

手腕,一个劲

这里了。”

在大

一

,关

天已经

始黑了。

像大人

样

有礼地说

。

3
关
五
八

送给我

,

。

,在新
绳 绳 上只滴了
下,
见了夕阳之国;七 下,
几下,
见了骆驼
。

么一 滴,
了夕阳之国。

不过……一旦
一百下, 什么 结 了。正想往
头孤独 骆驼
上再走几步 时候,夕阳之国 消失
了。我
么地想 骆驼成为 友,我
么地想抚摸
可
驼 ,一次 行,可 ……
但
起

,意想不

好事

因为我每天在
。
“ 绳,

头
健

了。
绳,

法

!”

买绳

人渐渐地多了

头一个顾 这样说。我悄悄地把
涂在绳 上,卖
了出 。可不久, 有人 买绳 了,还这样说 :
绳,不知为什么

“听说你们这家
久了,四

“说

这样,绳
“ ,

不

见橙黄

。”

窗

故

愈卖愈多。
因为装饰了

爸爸歪着

,认

?”

地想。

样 话,你还
好了。”

“如果
始,
习

!”

有才

。从

,我
却一天一天
起 。我 么
头骆驼 ?我连在 里
见骆驼 湿润
睫毛了。 里头,骆驼这样说 :
“ 点
(
、帮

在
不

见
、

在等我 。 在等一个
好 肠 人 。)

过

。我要倒下了。”

, 头骆驼确实
把 上 东西卸下

我一想 这里, 忍受不了了。 绳 时候,在夕阳
之国,我 骆驼之
离,永远永远
一样 。 仿
佛有一块
把 给隔 了似 , 在 一 ,我在这一
,手也摸不 ,声音也听不 。
。骆驼
上确
实拴着一个大
,但 声音,却一点也听不见。
“为什么
一
里多 一会儿 ?”
一天,我问关

一百下,

。只见关

“
,我也
想 。
在夕阳之国里。 样,不
后,关
“ 有一个
了,一辈

突

结

了

中露出深思

?
神

不

在

:

, 一百二 下为止,
走 骆驼 身 了?”

放低了声音:

法。不过,如果做了, 再也回不
要在夕阳之国 活了。”

这

(

样也行

关

用

?)
询问

。我

“ 、

……什么样

“运动鞋

。”

关 干
布鞋。

地说。她

一
法

嗵嗵地

,一

问:

?”

手指,指着我

窗里

白

“把
地涂在运动鞋上。于 , 五 下
见夕阳之国, 七 下
了夕阳之国。 样
话, 停止 绳,
。一 飞 地
骆驼 里。
样 话, 个人, 已经 夕阳之国 人了!”
夕阳之国

人——

不知为什么,这话听上 挺悲哀 。 己 站在一个
人也没有、也分不清东西 沙漠中
身 ,浮 在了
里。我涌起了一种 法
孤独。关 用大人 腔调
说:
?所以,还

“喂,不想回不
好。”
接着,仿佛安慰我似
,也

“即使不
“
我

听

样

事才

说:
夕阳之国

声音

!”

?”
似

了
。

“我想听听
“

听

做

,我们家
。”

。

样做才行

?”

院有吹风

,

里面,

“哎……”
从 个圆圆 、烫头
器里头,
声音,这实在 让我觉 神秘。
“下回,

听一听

。”

听

夕阳之国

关

一笑。

“下回,什么时候?”
,星

“

二好

“ 你妈妈不说

?”
?”

“下个星 二,有好多场婚礼,妈妈要外出 。这家
大饭 、 家会场地 圈 ,要做 个、二 个新娘
头 。所以, 里 关 了。”
这样

,我点点头。

“ 么,
星

天我一定

二

上,关

!”
在克娄

拉

院

口等着

我。
“妈妈刚刚才走。大包里塞了满满一下
着五位
走了 。大 要 夜里才 回
这么说,这么大一个
议
全

围成一圈
白 似
。
巨大 风
“ 一台
关

行

听
吹风

房

了。

不可思
,吹风

?”

,只要滴上一滴

在 己面
说:

指着

成了我们

里,映出了好几 我 关
上,排 着许多
。

一台吹风

“喂,

院,

工具,领
!”

。”

上滴了一滴橙黄

水,

“请。”
我战战兢兢地坐 了
了我 头上,叫 :“好了
下了上面 按 。

上。关
?我要

把吹风 全
了 !” ,她按

扑扑扑——
热

风涌了出

。风呼呼地包围了我

袋。

!这

“好
似

夕阳之国

声音?”

我大声地叫 ,可我 己 声音, 己 仿佛听不
。关 点点头。 后,在我 手上用手指这样写 :
沙

,这确实 沙漠里 沙
声音。呜——呜——,
哮着, 起 风 声音。我情不 禁地闭上了
。
在这风
声音。

后,丁零——,传

(

。)

出

!骆驼

一个

清

我
后面,立即出 了一个橙黄
世 。我喜
外,实在 忍不住了,情不 禁地 了起 :
“ ——”

了、

,
声大了起
要 了……
可 在这时,风声“
地静了下 。
“已经结

要

、我在这里 ——”

“喂,这里
信

。骆驼离这里近了。

了

”地一下止住了,四下里难以

。”

偏巧这个时候,清清

地听

了关

声音。

想哭了。 绳也 ,吹风 也
?
么一点,
了骆驼
失了?简
像 上
一样……

, 么全
上, 么

“ 么会!”
我突

“为什么

?为什么不一

我像个撒娇

似

持续

结

消

?”

,哭个不停。

可这个夏天,我们家
绳也卖 太火 了。先
天卖出 两、三根,后
根、二 根,不久一天
五 根了。 像流行起 绳 了似 。

一
卖

里, 绳
大婶 会从后

面

,

“妨碍交

一天比一天多。有时候,
伸出头 ,叫 :

公园

我悄悄地问几个好
一个
“
觉。”

夕阳之国了

?”

友说:

,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被橙黄

我点点头,
“知

!”

友:

绳时,

“喂,

麦

包围起

了

感

问:

夕阳之国

骆驼

?”

大伙儿摇摇头。这 当
连续
一百下嘛!骆驼
。
这样有一天,我
,我 了克娄
拉

了,因为
有
事,还只 我 关

绳
秘

个
终于空了。为了再要一
院。
4

“请叫一下关
在

。”

院入口,我

有礼地对一个身穿白衣

人

说。
“关

?”

女人想了一下,答

:
。”

“没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工作
“不,不
了

“这家人?这
。”
说 ,女人
里映出了 个

,

个
,一

过身 ,
人蕉一样

。

这家人

了夜里,大家

。”
全

回家

要忙 了。这时,尽头
夫人,我指着她,大声叫

了起

:
她

“
于
声音
过

——”

, 里 声音—— 人 喃喃细语、音乐、水
器 声音,顿时 全 停住了。接着, 里 人
。高个 夫人立刻不 气地走了出 。

“什么事?找谁?”
。”

“关、关
我

白地

。

人,这里没有

“你说
?”

我把我所知

关

“像我这么大
有……还有……”
有人突

,

底

,尽可

地

一个女

声叫起

“ ,一定
……”

一个什么样
了出

,头

、卷卷

个

。

,

偷化妆品

打扫大

一伙

有谁嘲讽 。我惊 了,夫人指着走
里 我
朵悄声说 :
个人

对面洗手
着拖把 女人。
,与关
起

!”

,对着

。”
立在

地打

了,接着,出

一个扛

叫人吃惊。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
“不

阿姨

!”

,被
像

,还

。”

不见了。说不定,你也

“ ,

:

:

有

“对对,
“一

声说

一下

烫了,

怦怦地叫了

我大声叫

。

后,奔出

院,

撞撞地冲下

。
(不
从

五

一

(不
还

!)

——,不
,好

一段

,没有偷东西

——,

家里为止,我 这样一
想,
?
可

,

了家里,

摆在

窗

里

。

一

——)

地重复着,不过,我

有了一件新

让我吃惊

事。

运动鞋,不知何时消失了。

了。
我像一根
头。

头似

(

,

好

天,才

(
。)

这样

个

关

,

若

鸡地站在空空

。)
悟过

,

。

了夕阳之国

骆驼一起坐在夕阳

我

窗

。穿着运动鞋,走

沙漠上

身

,浮

在

。
在我想。

说不定,从一 始,关
像我们 假 一个 远 地
我们 世
了一圈。

夕阳之国
行一样,

正好

如果不 这样,为什么她
夕阳之国 ?

让我

么

注
女

一个

。

实

:

⑫克娄
。 着

拉:克娄
己
貌与才

拉 古埃及托
末代
在恺撒 援助下恢复了一度

失
位。公元 31年,她与丈夫安东尼一起在亚克兴
海战中失败, 年以毒蛇咬身
。

谁也不知

时

把我 时 分给你 !
夜12点 始 一个 时。
这个时 里,
你不管 什么地 ,干什么,谁也不知 。
1
石
在

后,

着一只大海龟。

海龟 龟壳
石 一样 灰 ,
里, 上 仿佛
石
续似 。

一动不动地

这只海龟已经活了两百年了。尽管如此,
年左
命。

还有一百

透了。”

“已经

一天黄昏,

着沉下

“没有一点有意思

夕阳,海龟这样说

事,却有用不

时

。

。”

海龟 闭上了
。最近这些日 ,连做
一
样 了。每天
见住在海底 女 。女
着
,穿
着浴衣,系着三
红
,像水中 一样地
飘 。
“

谁

?”

海龟 了一下 袋,回忆不起 了, 突 想喝
了。 什么时候 事了,有一回 慢吞吞地
了海
上,
人们一阵骚动,还给 喝了 。
头一次喝
。身 里,有一种
黎明
了 感觉。从 以
后,这只海龟
海 上 找 喝。不过,最近这些
日 ,连沉重 身
懒 动地动了,所以,每天 一动
不动地趴在 石 后, 做一样
了……
,尽管如此,还必须要再活上一百年!
“可

受不了

。”

海龟重重地

了一口气。这时,上面有谁也说了一

句:
受不了

“可

。”

“谁、谁?”
海龟

出了不高兴

人说话,可太不礼貌了。”

“
可

声音。

家伙不

气地说:

人说话?我

“
。”

因为

受不了了,才说受不了

海龟尽可 地伸 了
短
,想
这个傲慢
家伙 谁,可 么也 不见。于 , 问 :
人

“你
“ ,
站在

?”
人。渔夫

太。”

一个精神头儿
上
石上。

足

回
没有

“没有

空儿!

,一

“我忙

声音。

伙

好像

问。于

,渔夫

太说:

?”

“你有什么受不了
海龟一

伙

空儿。”
不

好

?”

“好什么好。每天忙 要命,连修网
空儿
有。网 本 不过 破了一个 洞,一会儿没顾 上
, 变成了这个样 。”
随着话声,海龟
大大 洞。
“哈哈哈,这简

垂下
像

鲸

一

网

。中

没
,

有一个

。”

海龟大笑起 。这么有意思 事,多 年没有过
不过,这时海龟 想 了另外一件有意思 事。

。

太。”

“我说,
海龟
“你

招呼了一
么想要

。

空儿,把我

时

分给你

。”

“……”
时

“我还有一百年多余
,我

“可、可
于

么才

。”

,海龟像个大

使用你

大悟

时

老人似

?”
,这样回答

:

“这你不用担 。海龟 有海龟 做法。如果稍稍
点魔法,修个洞这么一点时 ,要多 可以分给你多
。 么样,一天一个 时?”
“一天一个

时?

给我这么一点

?”

“哎 ,可不
么贪
厌。人一天只有二 四个
时, 你却拥有二 五个 时了。这 了不
事 !
多出
一个 时,你要干什么,绝对没有人知 。
, 像 披上了隐身蓑衣似 。我想,动点儿 筋,什
么有意思 事
干 。”
“ 这样。

么,

一个

时,究竟什么时候

?”

夜12点之后。你用 了 一个 时,时刻 会变
回
12点。不过,你干过 活儿会 下 。比
说,你要 补了网 话,即使 回 了
12点,网上
洞也已经补好了。”
“

“ ——这样,

可太好了。

这时,海龟这样说

:
。”

“作为交换,你给我送点
“ ,你喝
“

?”

,装满满一
太点点头,答

拜托了。”

。”
:

“好
分

。”

“ 样 话,从今天夜里 始,一个 时一个
给你 。 样,我 时 也
一点 。”

一 听着 伙
嘀咕咕地嘟囔 。

对面

石上

时地

声音,海龟一

嘀

2
太

家,在海

上。

顶 石头砌 ,矮矮 ,即使
风雨 了也 不
走。一扇 ,一扇窗,房 也只有一 。
里,
只住着 太
了、 一根
似 老奶奶。
太 爸爸死在海里了,妈妈 死了,还没有媳妇。
如果要说有什么财产 话,
破旧
一 ,破烂
网 一 。尽管 这样, 太还 觉 穷光蛋一个,干
干
也挺好。
,今天不对了。
、不可思议 一个 时,

了其他任何人 不可
太笑逐颜 了。

拥有

“第一天要先修网。从第二天起,干什么好 ?对
了,练习 大鼓!在夏祭⑬ ,让手 好好 进 进,争
取成为 里 第一名!大家 会大吃一惊,会说, 太
底 什么时候练
?”
乱

海
上,
地走着。

太一

拖网,一

像个

似

欢

回 了
里, 太还 平静不下 。旧 咔
嗒咔嗒 声音,在他
里回响。老奶奶 他说什么,
也
不在焉。连 饭 没吃出滋
。
“今天
种 ?”
这样咕

太不一样,有点
着,老奶奶

,

进了被窝里。

不

吃了

干

不久,
上了
。

响了

!

!)

(终于

懒洋洋地

夜12点。

太不由

闭

握紧了两只手,战战兢兢地睁 了
。可身 与
面没有一点变化。被 烟
黑乎乎
里,亮着一
昏暗
油灯,鸦雀 声。老奶奶呼呼地
正香。
(什么

。这不

太有点失
(
起
嘎

往

一样

?)

了。

个海龟,不

在说谎

?)

不管 ,先 修修网 再说 , 太想 这里,站了
。刚一站起 , 把 上 水 给 倒了。水
出
嘎
叫声,滚 了一 。
(糟糕!)

太 一紧, 老奶奶
。可老奶奶纹丝未动。
朵
灵、连一阵风声也会马上
起
老奶奶,根本
没有听见这水
声音。
(

如此。)
太这下算 底明白了。这会儿,
、只 于 己 时 里了。

不知

己

太 始修起网 。为了不让这个破
,他尽可 地把 补 ,补结实了。
这样,好歹
慢慢地、懒洋洋地
(

如此,果

算 把活儿干
响了12点。
像海龟说

了

确

在谁也

大洞再次裂
时候,

响了。

一样。)

太深深地点了一下头。
第二天 上, 太
, 海龟 里奔 。
“海龟,说好了

黎明一起
!”

了起

,捧着一

海龟 在
己一样颜
石 后,像个摆设似
。 么叫、 么拍,也纹丝不动。 太把
地放
了
面,回
了。
哈,从这往后

有意思了。

把 天补好了 网装 了
上, 太出海了。鱼捕
捕 ,一眨
工夫,
成了一座活 乱
鱼 了。 太连坐 地
没了。要 再往上装鱼,
要沉了。 太
黑
笑 了颜,一
着鼻歌,一
回 了
。 后, 鱼市场把捕
鱼卖了,卖了好
多 ,买了一面大鼓。
(这下,从今天夜里 始
我不
给任何人,一定要成为

大鼓 练习了!今年,
里 第一名!)

这天 上,回
, 太吃
饭,先 了一会
儿。 后,当
响了12点, 像弹簧一样 了起 。接
着, 用 擂起了大鼓。
、

。

声音震 狭窄
老奶奶震 。

颤了。

这样, 太一天练习一个
天。谁也不知 ,谁也听不见。
不过, 太买了大鼓
为卖给他 面大鼓
货
为

时

,也没把

大鼓,持续了好些

话,已经传 了 个
老板娘这样说了:

“海
太买了大鼓 。说 要练
里 第一名。可 ,他也没有时 打
人们点点头。
个穷光蛋

“嘿,

太还大鼓

,打算什么时候练习

“可
“一定

夜里。”

“ 想

一次

。”

!”
?”

着了

。因

夏祭为止,成
。”

了夜里, 有好事 人 了海 , 在了 太
窗 下面。 后, 竖起了 朵倾听着。但 ,
天
亮,也没有听 大鼓 声音。这时,
了,穿着
衣
太探出
。
“ ,

上好。在这里干什么

人们慌里慌

地说:

“不,

,只

太

一笑:

“大鼓 ,
要坏了。”

想

在

一

里

太

。每天

满不在乎地这么说了一句,
太不知 拥有谁也不知
件事。离夏祭还有二 天。
(

了
太

大鼓

?”

时候,会

漂亮
上打

太

了,

太打了一个大哈欠。
时

活

大鼓。”

会

这么

活

一

。)

信 己
第一名。再练上一阵
好上 好了。

,

太

3
夏祭

一个星

指向了

。

夜12点

太正在一

。

一意地

大鼓,有人当当地

响了

。
(

?)

太
个声音:
“好听
太

大鼓
声音
了一

手停住了。这时候,
,

让我听一下

。

“谁、谁谁谁 ……”

?”

外传

了这样一

谁也不可 听
太 大鼓,有人听 了。 且
在,有人正要 进这段只 于 太 不可思议 时 里。
太
:

了起

不出声音
声音

“好听

太
战战兢兢地睁

,

着
谁

太
下
女

里。同样

让我听一下
嘎

声音

响

?”

一声打

了

。

后,

女。
,笑
。不过, 一

三
“你

立在

口,闭上
了
。

里站着一个
女

了,

?

。穿着浴衣,系着红
陌
面 。

这个时候了,还

目瞪向
。

人家……”

女。可不知为什么他觉

地走进了

。一

,

见大鼓,

声叫了起

:
“ ,
说

,

这面大鼓
女突

,连我

用手掌“嘭嘭”地

“ ,不行。会把老奶奶
太按住了

里

女

手。可只听

听

起大鼓

个

了。

!”
女这样慢慢地说

“这个时 ,除了你 我,谁也不知
人,什么也听不见 。海龟这样说过 ?”
“海龟?你知

了!”

:

。其他

只海龟?”

太用嘶哑 声音问 。 后一下 明白过
女,不 也从海龟 里分 了时
?

了,这

女点点头。
“我叫
。我也从海龟 里
了时 。已经
些年 了,一天一个 时,也 在这样 深夜里。”

好

?”

“后

“后 ……”
坐

了

“ ,
坐
坐

在地上

网

上。

坐在这上面……”

见她坐 了他
么随便,不知
了网 上。
么了

“后
太眨

网 上, 太正要 火,可见她
么回事, 己也不 气了,也 排

?”

着

,盯着

女。

“我用从海龟 里拿
时
了。 ,妈妈 在对面
上。”
指着外面。漆黑
“妈妈
住进了
可一 没 回 。”

上

,每天

海

上

见妈妈

。
院。说

马上

出院,

了口气。
“我想 见妈妈,可怕被传染上 ,不让我 。我想
一个人悄悄地 ,可 没有 坐 。一次,我在海 哭
时候, 个大海龟 了……”
接下

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
“哭什么

?”

海龟问。
“想见妈、妈妈……”
一

抽噎着,

一

说出了

委。

“ ——”
海龟沉思了

刻,慢吞吞地抬起了

,这样说:

“ 样 话,把我 时 分给你 ! 夜12点 始
一个 时。这个时 里,你不管 什么地 ,干什么,谁
也不知 。”
“可
于

,

么

上

?

夜里

,海龟像个善解人意

“ 里,只要在海上

没有

老人似

。”

,连连点头:

行了。”

说。
大了嘴
“如果 在我
,也
二 分

,盯着海龟。海龟接着说:
时 里 行。
个 ,一 往
。一个 时可以打一个 回 。”

“……”
沸 起 ,仿佛要有什么可怕
似 。但 , 因为 够见 妈妈这一点,
话一点一点地吸 过 了。海龟接着说:

事情

了
被海龟

“不过,你一定要记住这两件事 。我给你 时 ,
人谁也不知
时 。所以,尽管你 见
上
妈妈,但你妈妈 不知
。不管你 么大声地叫,也
绝对不会知
。还有另外一件事,如果 了 上,必须
一个 时之内 回 。万一你在海上
时候,时
了,你 要掉 海里 了。”
“……”
睁

老大,盯着海龟。海龟笑了。

“没什么好 怕
,不过 打个赌 已。我把时
白送给你。如果每天夜里你
时回 , 算 你占了便
宜。不过,如果你没有 守时 ,掉 海里了,我 占了
便宜。”
“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海里有我
大坛 ,一个磨
亮

世
坛

。
个透明
在海底。”

海龟陶

地

上了

。

“你 掉
里头 。从 在 始,我还要厌 地活
上好 时 。虽说 在 石 后呼呼大 ,但
必
要 。 在,我
坛 里,只有蓝
水。如果一个漂
亮 女
掉 了 里头, 有多 乐 。一
我死
天为止,你 会在 里陪伴我了。”
豫起

。

可这时,海对面
近 , 上
, 几步
了。当妈妈 让人思
出
时候,
下了决 。
“没事,我

行。海龟,请给我时

伸手 够
、 白

着似
浮

。”

这样,
每天夜里
上。妈妈
院在 冈
上。石头台阶恰好 七 级,一座 大
筑。
立刻
知 了,一 从 面 第五扇窗户,
妈妈 房 。
个
风 ,丁冬丁冬地响着。
着一个

扇窗户
女人。

上,

里

。白

上,

“妈妈。”
声
,可妈妈依旧一动不动地 着。即使这
样,
还 好
。只 了妈妈
一 , 后 气
地 下七 级台阶,全速 过海上,虽 这只不过
短短 一个 时,可即使这样,
还 觉 有了 个
海龟 好。
不过,没几天,
妈知
己 过了。想把
上。

始
想个什么 法,让妈
怕 一个
记号, 在窗

有一回——
夏祭
上 ,
提着过
灯
笼, 了 上。她把 个红灯笼 灯点着了,挂 了窗
上。
(妈妈,

。

过了

。)

冲着安

妈妈,

地呼

往石头台阶下
时候,
丛 深处,灯笼像红
一个 点儿。

。

抬头
院
。昏暗
浆果⑭一样,成了亮着

从 以后,
每天 上 在妈妈 窗 上点亮灯
笼。妈妈确实 注意 了。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第二天
时候,灯笼
灭 。一定 妈妈 了 上,
地把 吹灭了 。
不过,她觉

上

妈妈一天比一天

白、

下

了。
后 有一天夜里,
窗
成了一堆黑灰,掉 了地面。
(

下面一

,

个灯笼变

?)
吃了一惊。

(妈妈今天

上忘了灭灯笼了。所以,才烧掉了。)

战战兢兢地

房

窗

里窥

。

……
上没有人。月光下,只有白白

头。

“妈妈!”
这样 叫着,
, 里头
。

冲进了

院里。打

一扇扇

房

“妈妈、妈妈、妈妈……”
从一
二 ,从二
三 ……
大大 、但
谁也不可 听
声音,在
走 里悲哀地回响。可
,偌大
院里,什么地 也没有妈妈。抓住昏暗
扶手,
这时清 地知 ,妈妈已经不在这个世
上了。
这时,
。

惫不堪

海里,

过了海龟

身

(

,

时

了!)

不顾一切地 出了
台阶,一
了海上。

院。

后,

月夜下 海面,像
上了一
步声,在上面回 着。

布。

哒

灯塔 灯光透了出
么几步!

,

还 一点。 近了,海
见防波堤 白
线了。再
可这时
身体已经向
红
上面升
。

。

下七

级石头
哒

了。 ,当知 不好了 时候,
、有气
地沉 海里 了。

栽

慢慢地在水里散
了。气泡 着光,
后,
慢慢地向海底——海龟
里坠

***
“从

以后,过

多

年了

?”

了一口气。
“你说在海龟

里,

样一种情

?”

太问。
“ 静 。热热 ,黏黏 。对了,
日 里 太阳一样 感觉。
“四
上,时不时地映出大
成了
女,一圈接一圈地
么时候,还会有
鱼 进 。
“——你好,

——鱼说。

在像秋天
。日光变
着圈 。不知什

后,在坛

里

上一

圈。
“——保重

,

——说

,

出

了。

“ 风雨 时候,一个贝壳闯了进 。白
螺壳,
正好成了我 螺号。我虽 每天 吹螺号,可你好像没有
听见……非 好听 声音 。

世
时

“不管 么说,我满足了。我觉 比住在没有妈妈
里,海底要 福多了。比起人 时
, 在海龟
里 安 。

“可 在不久之 ,听 了你 大鼓声 。 、 。
后,不知为什么,
么也静不下
了。觉 已经忘
了 事情,突 一下
记起 了似 。还觉 有谁在叫
我。这个时候,我才 始想回
世
了。被关在
坛 里, 寞 、 寞 让人难以忍受了。所以,今天我
才大着
了这里。”
“ ,

这样

。”

太说。
一

“从今天起,

在这里好了。”

却摇了摇头:
“你 时 ,不 只有一个 时 ?只 一起说一个
时 话…… 且,海龟 着了做 时,我 出不
。
最近这些日 ,海龟一天
不 。”
这时,
响了12点,从洞

身

从

太
消失了。 第二次
口,月光悠悠地 了进 。
4

从 以后, 太
在为
,全 忘 了 后,只 为了
在 了。
、
“我会

大鼓了。祭日什么
让
听 、为了呼

。
你

、我会

你 ”

后, 太
停下 大鼓
夹 着远远 波浪 声音,他听
确像 螺号 声音,高亢
像
细细 叫 声。

声音。

手,竖 倾听。于 ,
了
螺号 声音。
嘶哑。在 太听 ,

一天

上,

太

石

后,大着

招呼起海龟

了:
“喂,海龟,在 觉
……一定 女
?”
海龟吃惊地仰起
,知

“
“ 个

,嘟

“ 样

话,

“换个

?

透了。”
换个

!”

,其他还有什么
、海鸥
?”

海龟伤

。”

?”

“ ,不,已经

“大鱼
,不 有

:

一清二

有意思

、

样

,有意思

厌倦了。”

话——”

了海龟
在你

里

海龟闭着
“女

什么

地说:

太
“ 把

?”

虹

“实话对你说,我连做
“ ,

觉 时候,做了什么样
,系着红
女

……

上。
女

还给我

?

,这样回答
么还给你

?”

:

?”

“ 么还给我?”
太
“

视着海龟,不由
,不

被你关

大声叫了起
海里

:

?”

海龟垂下头,嘟囔了一声:
“可
么才

,我也不知
出
?”

。一下

关

里了

东西,

“ 、

?”

“ ,我干了坏事
太瞪圆了
把紧紧地攥着
一
似 说:

。”

,愤
拳头

“ 样 话,你干
也没关系。我

不

地 着海龟,可没一会儿,
地松 了。 后,像
下了

把我也放 你
一起住在海底

里!一百年出
。”

听了这话,海龟才头一次把
睁 老大。 后,
勾勾地 着 太,用坚决 低沉 声音这样说 :
可不行

“
。”

“ 么,

。好好

么

法

,可不

干

样

事

?”
想个法

“还 ……让我
“有

伙

。”

?”

“ 。只有一个。对了,请等

夏祭

上。”

“夏祭?”
太算起夏祭

日

了。

“还有一、二、三,还要等三天
海龟点点头,

?”

里一下充满了悲伤,

后嘟囔了一

声:
“祭日

夜

着

!”

说 了,海龟 把
石头一样动也不动了。

了回

,任

太

么叫,像

里 年 人
声音,随风飘

在海
了

搭起 台
, 后飘

5
夏祭在大鼓声中
太阳还老高,
流 起了大鼓。

始了。
上
了

远

海角。

但 , 里不见 太 身
阵 练
太,这会儿正坐在
苦地思索着。
(说今天

会回

,

太想起了上次海龟说
(说我

鼓

女

想个法

。以夏祭为目 , 么一
昏暗 土地房 里,苦
?)

话。

,

不会

说谎

高声响了起

。烟

“砰”地升了起

“ 太。”老奶奶叫
?”

……)

,“今天你不扎上头

太一声不吭。 太想,
?可 ,他 觉
会冲进 似 。

天黑了,大鼓 声音
今天
个 宵 日
。

,

。
大

非说也许我 在 里见
会被推 , 着
响亮了,海

布满了灯笼。

可尽管如些, 太还
坐在 里。他想,等 了夜
里12点,还像往 一样 大鼓。 在
太想, 己只会
为了只 于他
两个人 时 ——其他 人谁也不知
时 才 响大鼓。
不久,

响了12点。

“好!”
太扎上了头
、

。

后,用

起了大鼓。

。

声音震
太
颤。“我会 你 !我会 你
!”大鼓 声音回 着。连续 了有多 时
? 太
突 听 后 传 了
嚷嚷 人 声音。回头一 ,天
, 口挤了一堆人。
“ 太,

不

嘛!”

?”

“为什么不上台上
,

“

在这里了,外面

太目瞪口

地站在了

我、我

“你们听

人们 地笑起
里推了出 。

里。

。”

后,才

地问:

大鼓声了?”

。

后,簇拥着

好

“好了好了,

、外面

人,要

太,把他从

高

地

!”

已经被
海 、推 了台 上, 太只好一
翻着白 ,一
起了大鼓。人们 着鼓点儿, 始 起
。
圈 变成了两圈、变成了三圈,
着变
大了起 。大鼓 声音声愈 响,
愈
;大鼓
声音愈
,
愈 静……人们像
了似 ,如
同一 随着大鼓声起
偶。一
大鼓, 太一
一 地在 里说:
(为什么大伙儿
吃惊

听

程度,

我

大鼓声

上次

突

?)
进

里时一

样。
(
?)

时候,我也想,

接着,

在这时,

太

么会听

地

声音

地一抖。

(对 !今天 上,海龟把时
,对 。 定 这么回事。)
太

大鼓

给了

里

人

。

着大鼓。

在, 个世 上只有一个地 ,
这个海 被
全全地裹在不可思议 时 里了。这个被红灯笼 亮
场
嚷声,
根本 听不见。海龟上次说过
话, 浮 在了 太
里。
——祭日

夜

着

!

他想起了
了下 。
:

时海龟 悲伤
。 太不由 把手停
人们一下 止住了,仰头 着 太,叫
了?”

“为什么不

“继续、继续!”
没

法,

身

太只好
了下
,一一在 太
了, 个身体

太 兴奋起
太还在想:
(

。 着大鼓声,海龟
海里 过。没一会儿,
烧起 了。可昏头昏

在几点了……)

太
旧 , 定
已经过了 夜12点。岂止
12点 ,也许天
亮了。但 ,海上漆黑一 。不管
过了多久,也 漆黑一 。因为海龟把 么
贵 时
,全 给了在这里
人们。
后, 太 继续 了多 时
大鼓 ?突 清
过 ,四下已经 始 白了。灯笼 灯光,淹没在了 阳
光 之中。水平线变成了
,
成了
。
太终于 清 了 些
人们
老板娘,这
渔夫五平,他后面
奶,老奶奶后面 ,用毛 包住双颊
, 后,站在最大
圈 当中
红
一 ,
了 动着
。
(

太不 大鼓了,
掉了,人们一 擦汗,一
:
算

“可不,
“觉

像

货
老奶
老爷
外

!)

——

“ ,

。
己家里
豆
太,

地伫立在 里。
圈 乱
着粗气,一 七嘴八舌地说

了。”
了好久。”
了

天似

。”

“全

因为

“还

头一次听

“ 太确实

个大鼓。”
里

么出

鼓声。”

第一名

。”

这时, 太已经不在台上了。他
确确实实出 在 己
手。
“

,

“

,海龟

沙滩上,拉住了

?”
消失

后,两个人急忙向

。我确实回
石

后奔

海龟一动不动地趴在
吸了。

地

。不过,已经不再呼

近一百年
静地死了。

上

全

用

一个

上

始了。

命,一个

什么事也没有,
注

块

。”

里

了,海龟静

:

⑬夏祭:夏天举行
⑭

。

浆果:一种

祭祀活动。
科

,夏季结红

浆果。

Table of Contents
风与

歌
窗户
娃娃
天空颜
摇
鼹鼠挖 深井
鸟
雨点儿 温柔 女
夕阳之国
谁也不知
时

Table of Contents
风与

歌
窗户
娃娃
天空颜
摇
鼹鼠挖 深井
鸟
雨点儿 温柔 女
夕阳之国
谁也不知
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