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报酬递增、不完全竞争和国际经济

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报酬递增、不完全竞争和国际经济

,
0 / 0
How much do you like this book?
What’s the quality of the file?
Download the book for quality assessment
What’s the quality of the downloaded files?
Year:
2014
Publisher:
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Language:
chinese
File:
EPUB, 11.69 MB
Download (epub, 11.69 MB)

Most frequently terms

 
0 comments
 

You can write a book review and share your experiences. Other readers will always be interested in your opinion of the books you've read. Whether you've loved the book or not, if you give your honest and detailed thoughts then people will find new books that are right for them.
1

书缘与人缘

Year:
2019
Language:
chinese
File:
EPUB, 7.85 MB
0 / 0
2

《世说新语》美学研究

Year:
2017
Language:
chinese
File:
EPUB, 4.39 MB
0 / 0
版权信息


COPYRIGHT

书名: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 报酬递增、不完全竞争和国际经济

作者:【以】埃尔赫南·赫尔普曼 【美】保罗·克鲁格曼

出版社:格致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6月

ISBN:9787543223707

本书由格致出版社授权得到APP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主编的话


上世纪80年代,为了全面地、系统地反映当代经济学的全貌及其进程,总结与挖掘当代经济学已有的和潜在的成果,展示当代经济学新的发展方向,我们决定出版“当代经济学系列丛书”。

“当代经济学系列丛书”是大型的、高层次的、综合性的经济学术理论丛书。它包括三个子系列:(1)当代经济学文库;(2)当代经济学译库;(3)当代经济学教学参考书系。本丛书在学科领域方面,不仅着眼于各传统经济学科的新成果,更注重经济学前沿学科、边缘学科和综合学科的新成就;在选题的采择上,广泛联系海内外学者,努力开掘学术功力深厚、思想新颖独到、作品水平拔尖的著作。“文库”力求达到中国经济学界当前的最高水平;“译库”翻译当代经济学的名人名著;“教学参考书系”主要出版国内外著名高等院校最新的经济学通用教材。

20多年过去了,本丛书先后出版了200多种著作,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经济学的现代化和国际标准化。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研究范围、研究内容、研究方法、分析技术等方面完成了中国经济学从传统向现代的转轨;二是培养了整整一代青年经济学人,如今他们大都成长为中国第一线的经济学家,活跃在国内外的学术舞台上。

为了进一步推动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我们将继续引进翻译出版国际上经济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加强中国经济学家与世界各国经济学家之间的交流;同时,我们更鼓励中国经济学家创建自己的理论体系,在自主的理论框架内消化和吸收世界上最优秀的理论成果,并把它放到中国经济改革发展的实践中进行筛选和检验,进而寻找属于中国的又面向未来世界的经济制度和经济理论,使中国经济学真正立足于世界经济学之林。

我们渴望经济学家支持我们的追求;我们和经济学家一起瞻望中国经济学的未来。



2014年1月1日





译者序


一


如果从亚当·斯密于1776年发表《国富论》,提出“绝对利益论”算起,国际贸易理论发展至今已有200多年了。200多年来,西方主流的国际贸易理论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国际贸易理论的创立阶段。从斯密提出“绝对利益论”到1817年李嘉图在他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一书中建立“比较利益论”,前后共41年。比较利益论的提出是传统国际贸易理论确立的标志。比较利益论的精髓在于,如果一个国家所有产品的劳动成本都比另一个国家高,但只要这些产品的劳动成本相对于贸易伙伴国来说并不完全一样,即其相对劳动成本有高低,那么该国就能通过专业化生产成本相对较低的产品而在贸易中获益。自从李嘉图提出这一理论以来,它已成了传统国际贸易理论的核心,可以说以后所有西方主流的国际贸易理论都是它的继承和发展。

第二阶段是从比较利益论的提出到赫克歇尔—俄林模型的建立。1919年,赫克歇尔用瑞典文发表了一篇重要论文;1933年,俄林出版了《区间贸易和国际贸易》一书。在他们的论文和著作中,赫克歇尔和俄林分别对各国比较利益产生的原因进行了研究。他们认为,各国各种产品的相对生产成本之所以不同从而会产生贸易,其原因是各国的要素禀赋不同,而不同产品的生产所要求的要素比例又不一样,因此,一个国家会集中生产和出口那些密集使用该国最丰裕生产要素的商品。赫克歇尔—俄林模型被认为是李嘉图比较利益论的重大发展。虽然从本质上看,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论抛弃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用要素成本来解释国际贸易,但从形式上看,它确实更加完善了。赫克歇尔—俄林模型建立后,由于其简洁明了、逻辑性强而为大多数西方经济学家所接受,并成为现代国际贸易理论的最重要基石。1949年,萨缪尔森在他的《再论国际要素价格均等化》一文中对要素价格均等化问题作了进一步的阐述,指出在一定条件下,各国的要素价格通过贸易确实会均等化。萨缪尔森的“要素价格均等化定理”补充了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论,因此,这一理论又被称为赫克歇尔—俄林—萨缪尔森模型。

第三阶段是20世纪40年代以来,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发展起来的各种贸易理论。战后以来,新的国际贸易理论之多是空前的。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的新国际贸易理论,是因为战后国际贸易发展的现实使传统的比较利益论和要素禀赋论越来越显得软弱无力。传统的理论虽然形式上非常完美,但却难以解释现实了。特别是对于发达国家之间(即要素禀赋相似的国家之间)以及相似产品之间(即生产所需的要素比例相似的产品之间)的贸易,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对此显得一筹莫展。

为了解释这些新现象,战后出现了不少新的国际贸易理论,主要有产品生命周期理论、人力资本理论、技术贸易理论、收入偏好相似理论、产业内贸易理论; 等等。这些理论从不同的侧面说明了战后的贸易新现象,推动了贸易理论的发展,但是,这些理论也存在着严重的缺点和弱点:

第一,不同的理论都只从某个侧面来说明国际贸易中出现的某种现象,其抽象层次较低,没有深入到本质,也不能概括全部或大部分国际贸易中出现的新现象。

第二,各种理论都有各自特殊的假定,相互之间未能建立起有机的联系,一个统一的一般理论还远没有建立起来。

第三,各种理论都既没有同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建立起有机的联系,与其融为一体,也没能推翻传统理论,或将其包含在新的理论中。

因此,尽管战后出现了许多新的国际贸易理论,但是这些理论一方面没能很好地说明国际贸易的新现象,另一方面也没有动摇传统的贸易理论的统治地位。为了在这两方面取得突破,许多西方经济学家在20世纪80年代大量利用产业组织理论和市场结构理论来解释国际贸易,用不完全竞争、规模报酬递增、相异产品等概念和思想来构筑新的贸易理论模型。埃尔赫南·赫尔普曼和保罗·R.克鲁格曼两人所著的《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尝试。该书将不同的特殊理论模型综合起来,提炼出共同的因素并将之概括在自己的模型中,使国际贸易理论取得了新的重大进展。该书虽然还不能说已经形成了一个一般的理论,但它确实在贸易理论方面作出了新的贡献,代表了第三阶段的研究水平。





二


在介绍《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的基本内容之前,我们先介绍一下作者的简历。

埃尔赫南·赫尔普曼1946年出生于苏联,1957年移居以色列并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学习经济学和统计学。他于1974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尔后回到特拉维夫大学任教授。他曾在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罗彻斯特大学以及一些欧洲研究机构担任客座教授。赫尔普曼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领域里著作颇丰,并与本书另一位作者克鲁格曼一起成为“新贸易理论”的创始人。赫尔普曼的主要著作有:《不确定情况下的国际贸易理论》(与雷辛合作)、《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与克鲁格曼合作)、《贸易政策和市场结构》(与克鲁格曼合作)以及《全球经济中的创新和增长》(与格罗斯曼合作)。他是经济计量学会的会员,以色列科学和人文科学院院士,美国经济学会荣誉会员。他曾被印度经济计量学会授予马哈拉诺比斯纪念奖章,被以色列国家授予以色列奖。

本书另一位作者保罗·克鲁格曼1953年出生于纽约。他从1979年起在麻省理工学院任经济学教授,同时也在耶鲁大学任教。在1982—1983年,他曾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高级国际经济学家。他是经济计量学会的会员,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研究员。他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欧洲委员会以及葡萄牙、菲律宾等国当过顾问。克鲁格曼不仅与赫尔普曼一起创立了“新贸易理论”,而且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领域写了大量的著作、论文和通俗小册子。除了上面提到的与赫尔普曼合作的两本著作外,他还写过《战略贸易政策和新国际经济学》、《在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地理和贸易》等书,并是《国际经济学:理论和政策》这本教科书的作者之一。1991年,克鲁格曼获得了美国经济学会两年一度的约翰·贝茨·克拉克奖。

《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是赫尔普曼和克鲁格曼两位教授的力作,被誉为国际贸易理论方面的“重大突破”(迪克西特、巴格瓦蒂等语),是“我们每个人的书房里都需要的里程碑式的书”(萨缪尔森语)。该书之所以在1985年出版以后即受到西方经济学界的重视,主要因为它在以下几个方面使贸易理论取得了新的进展:

第一,它建立了一个新的分析框架,将各种新的贸易理论综合了起来,提炼出共同的精髓,发展出自己的理论,使原来处于外围的理论上升到能与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并驾齐驱的核心地位。赫尔普曼和克鲁格曼认为,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是建立在完全竞争和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之上的,因此,在完全竞争和规模报酬不变的情况下,传统的理论完全适用。但是,对于要素禀赋相似的国家之间的贸易,用国家之间的差异作为解释国际贸易的唯一理由就越来越站不住脚了。这时,规模经济就成了引起专业化和国际贸易的重要原因。这就是说,当国家间越来越相似,市场结构从完全竞争变为不完全竞争,规模报酬递增的时候,规模经济就取代要素禀赋的差异成为推动国际贸易的原因了。这样,两位教授不仅将其新的理论提升到基础理论的高度,而且建立起了与传统理论的联系。该书的这一核心思想也可以从它的副标题“报酬递增、不完全竞争和国际经济”中看出。

第二,在《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中,赫尔普曼和克鲁格曼还证明,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并没有失去生命力。除了在完全竞争和规模报酬不变的条件下它完全适用外,即使在某些产业具有递增性规模报酬以及市场结构是不完全竞争的情况下,它仍能解释一些贸易现象。两位教授指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作出一些必要的假定就可以看到,贸易商品所体现的要素净含量流动仍反映了国家间的相对要素禀赋差异。

第三,该书对“产业内”贸易作出了较深入的分析。两位作者认为,在不完全竞争情况下,由于规模经济的存在,对于用相似要素比例生产的属于同一“产业”的“相异产品”,即使各国间的嗜好、技术和要素禀赋都相同,也会产生国家间相异产品之间的“产业内”贸易。他们证明,国家间的差异越大,产业间的贸易量就越大;而国家间越相似,产业内的贸易量就越大。

第四,作者对贸易的福利效应作了分析。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并不对贸易的福利效应作专门的分析,因为传统理论得出的结论就是贸易总能使参加贸易的各国都得益。但是,《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指出,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下,参加贸易并非总是能够得益的,也有受损的可能性。虽然两位作者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贸易受损的可能性不大,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不能说不是对自由贸易政策结论的一种冲击。

第五,在《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中,出现了对公司的分析。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是不涉及公司的。这是因为它假定,在完全竞争的情况下,公司到处都是一样的。但在不完全竞争中,公司行为就显得很重要了。作者指出,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中,公司行为会对贸易模式、贸易量、贸易构成以致福利都产生影响。运用产业组织理论和寡占理论来分析公司行为对贸易的影响也是该书的一大特点。[顺便说明一下,在本书中,特别是在关于跨国公司的第12章、第13章两章中,作者是将“厂商”(firm)和“公司”(corporation)混用的,为了避免歧见,我们都译成了“公司”。]

除了内容上对贸易理论有重大突破外,在分析方法上,《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也是相当新颖的。在进行分析时,两位作者总是先假定有一个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一体化世界。然后,他们将这个一体化世界分为两个国家,讨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这个一体化的世界可以通过贸易来复原。他们在不同的市场结构下都通过这样做来探讨贸易模式、贸易量和贸易构成。在对贸易的福利效应进行分析时,作者则是将进行贸易后的状况同自给自足下的状况进行比较。这一点是读者需要留意的。

为了说明他们的思路,作者还大量使用了几何图形,特别是盒形图,使得讨论直观明了。





三


虽然通过对贸易模式、贸易量、贸易构成以及产业内和公司内贸易进行分析,赫尔普曼和克鲁格曼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建立起了一个新的分析框架,但是,它毕竟还没有形成一个像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那样的一般理论。这是由于还没有出现一个西方经济学家普遍承认的一般的不完全竞争理论。没有一个一般的不完全竞争理论作为基础,一个以不完全竞争和规模报酬递增作为其前提的国际贸易一般理论是不可能最终形成的。由于理论还没有一般化,因此,有些地方作者只能用例子来说明问题。虽然作者强调从特殊的例子中也能得出一些较一般的结论,但其说服力毕竟削弱了。

除了上述问题外,作者还意识到,他们的著作还有下面两个不足。一是他们的研究还没有动态化。动态分析并不是一连串的静态分析的组合。在静态分析下的外部效应和规模经济在动态分析下可能呈现完全不同的形态,从而对贸易产生不同的影响。因此,动态分析是静态分析所不能取代的,而且动态分析更接近现实。二是《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没有对贸易政策作研究。传统的贸易理论是不对政策作研究的,或者说,传统理论的政策结论就是自由贸易。但是,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下,公司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同时贸易也可能受损,因此,自由贸易可能就不是唯一的政策了,贸易政策至少会涉及产业政策、反垄断政策、关税政策等等一系列政策。

但是,我们认为,除了上述不足之外,《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对跨国公司和公司内贸易的分析也比较薄弱。作者认为,只有在国家间要素禀赋的差异很大因而正常的市场公平交易无法使要素价格均等化时,跨国公司和公司内贸易才会出现。显然,这并不能令人信服地说明战后要素禀赋相似的发达国家之间所进行的大量的直接投资。

当然,应当承认,《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在讨论不完全竞争、规模报酬递增、公司行为以及贸易可能受损等方面确实更加接近现实了。虽然还不能说它已弥补了理论与实际的脱节,但它毕竟在西方经济学的限度内朝前迈进了一步,代表了当今西方学术界国际贸易理论的最新成果。因此,我们希望该书的翻译出版能有助于我们了解西方经济学界关于贸易理论的研究水平和研究方向。





四


埃尔赫南·赫尔普曼和保罗·R.克鲁格曼的著作《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在十多年前曾由我们翻译,列入“当代经济学译库”出版。此次,“当代经济学译库”改版,本书得以重新出版,值得庆幸。在国际贸易领域,它可以说是继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和俄林的《区间贸易和国际贸易》之后最重要的著作,是第三阶段贸易理论的代表作。

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初翻译此书时曾与两位作者联系过,作者的简历也是他们提供的。但是自那以来,他们的情况又有所变化,比如赫尔普曼已担任哈佛大学教授,同时也是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荣誉教授;而克鲁格曼也已去普林斯顿大学任教。而且两位学者又发表了很多论文,出版了不少著作。90年代以后,克鲁格曼教授将其研究的重点之一转向了贸易与地理问题,开创了新贸易地理学。他与藤田吕久和安东尼·J.维纳布尔斯一起完成的《空间经济学——城市、区域与国际贸易》是这一领域的代表作,这也是他获得2008年诺贝尔奖的主要理由之一。克鲁格曼教授确实是个天才的作者,他不仅在经济学领域的研究涉猎广泛,并有不少开创性的建树,而且写了大量适合于非经济学专业人士阅读的专栏、文章和著作,被誉为是“继凯恩斯之后文笔最好的经济学家”。

本书的第一作者赫尔普曼也是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他除了在国际贸易理论方面有重大贡献外,还在贸易政策的政治经济学分析、国际收支、跨国公司行为、创新与经济增长等领域写过很多有影响的论文。他的另一本影响力很大的著作就是与格罗斯曼合作的《全球经济中的创新与增长》。该书被巴格瓦蒂教授誉为“站在国际贸易理论前沿的两位最才华横溢的经济学家的开创性著作”。

《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一书虽然是两位经济学家在1985年完成的,但是现在看来仍然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相信这本著作一定能够成为经济学历史上的经典著作而载入史册。此次再版,我们又重新校了一遍,对有些文字作了修订,但是我们仍然不敢说我们的理解已经很准确了,翻译很妥帖了,所以还是希望读者能够不吝指教。

最后,我们要感谢范蔚文先生,是他的努力才使得此书能够再与读者见面。

译 者

2014年3月





前言


在最近几年里,贸易理论家终于开始全力解决世界经济中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的作用问题了。然而,作为这方面的参与者,我们觉得这一领域里的新的理论工作还有许多空白,理论没有产生它应当产生的效果。我们写这本书就是为了填补其中的一些空白,为这一理论提供一种综合的观点。我们希望,通过对报酬递增、不完全竞争和国际贸易等各种问题提出一种综合的论述,我们能够有助于使这一分支成为贸易理论的核心部分而不仅仅是一个新的有前途的领域。

我们所写的是一部专著而不是教科书。虽然它回顾和复述了一些已知的成果,但它也包含了大量新的工作。例如,有关可竞争的市场、寡占、福利以及跨国公司等章节是崭新的。在论述诸如外部经济、中间投入品和贸易构成等包含旧领域的章节里,也有新的见解和结果。然而,本书仍适合于用作研究生的补充教材以及用于本科高年级课程。有些材料技术性比较强,但大部分主要论点都是用简单的模型表述的。

这本书是在1983—1984学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写成的。在此期间,赫尔普曼是特拉维夫大学在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的访问教授。理查德·布雷彻(Richard Brecher)、阿维纳什·迪克西特(Avinash Dixit)、威尔弗雷德·埃西尔(Wilfred Ethier)、托斯顿·珀森(Torsten Persson)、拉斯·斯文森(Lars Svenson)和马丁·韦茨曼(Martin Weitzmann)对本书的草稿提出了有益的意见。吉恩·格罗斯曼(Gene Grossman)和阿萨夫·雷辛(Assaf Razin)对第4章作了很有价值的评论。此外,我们的工作也体现了在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达特茅斯大学、西安大略大学和密歇根州立大学召开的研讨会上与会者的建议。当然,任何错误都由我们负全部责任。

我们要感谢所有提出意见的人,以及斯隆管理学院、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和国家经济研究局为本书不同部分工作的辛勤的打字员。最后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妻子,她们对我们几个月不断的讨论显示了宽容和支持。





导论


各国为什么相互贸易?国际贸易有什么作用?在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出版将近170年以后,这些问题仍是争论的主题,这或许令人惊讶。然而,在最近几年里,长期来对标准的贸易理论不满的暗流终于涌了出来,以新模型的形式为国际贸易提供不同的研究方法。这些新的方法摒弃了传统的分析,在理解国际经济如何运作方面强调规模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的重要性。这些新方法对研究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不久以前,对贸易和产业组织之间关系的讨论还不得不将这两个互不相关的领域并列起来进行;现在,国际贸易理论和产业结构理论的交叉部分已是国际经济学中最活跃的领域之一了。

然而,近期发展中出现了一个多少令人不安的现象,那就是特殊模型繁多,每个模型都有自己的假定,看上去不仅与传统的贸易理论不一致,而且它们相互之间也不一致。这种模型繁多的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是健康的,它说明以往的假定受到了挑战,创新已经开始。但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有必要作一番综合,既确定各种不同模型中的共同因素,同时又与旧的传统建立起连续性。

在本书中,我们的目的是提供一种综合的方法,来分析一个以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为特征的世界中的贸易。“综合的方法”并不意味着这是一个综述。我们这里试图要做的是雄心勃勃的事,它不仅仅是一般注释性地重述一系列现存的模型。相反,我们发展了一个新的贸易理论的分析方法(它当然是建立在许多经济学家的前期工作之上的),它使我们能够将现存的一些模型作为特例来处理,同时还可以处理其他一些问题。这本书中绝大多数的分析,无论是分析技术还是实质性结果,都是新的。同时,我们相信,我们的方法揭示了许多模型“深层结构”的相似性,虽然它们表面上看上去相当不同。这个方法还有助于阐明传统贸易理论和各种新方法之间的连续性。我们希望我们的综合方法会有助于将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的研究从现在这种贸易理论中有希望的新的次级领域提升为它的核心中的一部分。





我们为什么需要新的贸易理论


传统的对国际贸易的一般均衡分析法是一个有力而优美的智力构造,它能对一个贸易中的世界经济提出许多有用的见解。因此,想使其他方法与这一方法一起作为主要因素,分享它的地位,并非是轻而易举的。向传统方法挑战的唯一较好的理由是传统方法在解释世界时似乎并不完全胜任,而其他方法或许能提供一个做得更好的机会。

我们可以指出传统贸易理论不能恰当地说明经验观察结果的四个主要方面:它显然无法解释贸易量、贸易构成、公司内贸易和对外直接投资的量和作用,以及贸易自由化的福利效应。下面让我们来逐个考虑。

传统的贸易理论完全用国家间的差异,特别是它们生产要素禀赋的相对差异来解释贸易。这意味着国家间的相似性与贸易量之间有相反的关系。然而,事实上,世界贸易的将近一半是在相对要素禀赋比较相似的工业国家之间进行的。而且,在战后大部分年份,工业国之间的贸易份额以及这种贸易占这些国家收入的份额都在上升,尽管以大多数标准来衡量,这些国家越来越相似了。

如果国家间的差异是贸易的唯一源泉,我们应预期贸易构成反映这一事实。特别地,各国应出口那些要素含量反映它们潜在资源的货物。事实上,总的来说这与各国的净出口相符合。但是,通过随意的观察或仔细的考察都可以看到,实际的贸易模式看来包括大量的要素密集度相似的货物的双向贸易。这种“产业内”贸易从传统贸易分析的观点来看,似乎是无意义的,也是难以解释的。

当我们转向公司内贸易和对外直接投资时,传统贸易理论的问题在于它根本就是一个不适当的框架。在传统理论关于完全竞争、报酬不变的世界中,没有实实在在的公司,因而也就无从讨论范围限于公司内部活动的问题。但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国际贸易是由公司内贸易构成的,而不是互不相关的各方之间的公平交易;跨国公司已成了国际舞台上的重要角色。我们希望有一种既能说明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又能告诉我们这种现象与其他贸易现象有什么两样的贸易理论。

最后,对贸易自由化的研究显示,传统的贸易理论未涉及贸易的福利效应这一重要方面。标准的模型将贸易与资源再配置联系起来,这种资源再配置能增加国民总收入,但至少会减少某些要素的实际收入。然而,在欧洲共同体和美加汽车条约这些重要的贸易自由化的事件中所发生的似乎是另一回事。资源再配置几乎没有发生;相反,贸易似乎使现有的资源的生产率提高了,从而使每个人都过得更好。

传统贸易理论的这四种经验上的弱点并非是它的唯一问题。我们在此强调这些问题,是因为一旦规模经济和不完全竞争被引入我们的分析,这些问题就可以理解了。





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产业并不具有报酬不变或完全竞争的特点。这种观察就其本身来说并不说明这些考虑非得引入贸易理论,因为所有的经济理论都将略去现实生活中的许多方面。强调报酬递增的作用而不是强调诸如消费者心理的作用等其他事物的理由,是因为规模经济看来能对我们的经验谜团作出直接的解释。

首先考虑相似国家之间的贸易。如果存在国家特有的规模经济,这种贸易不存在谜团。即使要素报酬或技术的差异并不形成对专业化和贸易的诱因,大规模生产的优势仍能导致各国实行专业化并相互贸易。我们将说明,在大量的不同模型中,即使各国有相同的相对要素禀赋,专业化和贸易仍会继续存在。

报酬递增还为产业内贸易提供了一个简明的解释。显然,为实现规模经济而不是因为要素报酬的差异而进行的专业化毫无疑问能使有相似要素含量的商品实行双向贸易。

在本书第3篇,我们将提出一种贸易分析法,来很好地定义产业内贸易,并说明各国的资源越相似,这种贸易就越是重要。

报酬递增、公司内贸易和对外直接投资之间的关系虽然不那么直接,依赖于还未完全形成的见解,但它还是比较清楚的。每当有总部服务和中间产品这些既有递增性报酬又为特定用户生产的投入品时,就会产生由单个公司来使上游和下游的活动一体化以避免双边垄断问题的强烈刺激。如果同时还有要素报酬差异之类的诱因,使上游和下游的活动位于不同的国家,就会产生从事公司内贸易的跨国公司。

最后,在一个以报酬递增为特征的世界里,贸易自由化使大家都得益而不用显著地进行资源再配置的经验并非是荒谬的。在这个世界里,产业内专业化和贸易能通过扩大生产规模来提高效率。

因此,报酬递增看来有助于解释国际经济的一些重要特征。但是,报酬递增只是在最近才被融入国际贸易的基本理论,因为除了非常特殊的情况外,报酬递增是与完全竞争不一致的。由于没有一个普遍接受的不完全竞争理论,对于报酬递增情况下贸易的研究就只能是各种特例的集合。

即使这是事实,它也不是一个无视贸易中规模经济和不完全竞争作用的充足理由。有一堆能反映现实中发生了什么情况的事例比自囿于一个不能反映实际的完整的理论要好。不管怎么说,虽然最近关于国际贸易的理论工作具有特殊假定繁多的特点,但是,从这些工作中得到的见解常常比提出这些见解的特殊模型更加一般。

在本书中,我们试图发展一种在一个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的世界中进行贸易的建模方法,它将证实特定模型的特殊假定背后有一些相当一般的见解的印象。我们的结果并不是一个一般理论——这在经济学家一致认可一个一般的不完全竞争理论之前是不可能的。但我们相信,我们已经提出了一种方法,它确实能为各种各样的特殊模型提供一个完整的框架。





本书的方法


本书是围绕着贸易理论的两个古典问题撰写的:第一,国际贸易的模式是由什么决定的?第二,国际贸易是否有益?这些问题或许并非是人们想问的仅有的问题,甚至不是与政策最相关的问题。然而,这些问题由于人们在历史上一直将它们作为确定讨论框架的途径而具有价值,我们在此也是这样运用这些问题的。我们用了一个可以应用于各种各样特殊模型的一般方法来回答每一个问题。

我们分析贸易模式的方法是先建立一个参照点:一个“一体化经济”。这是对生产要素完全流动情况下世界经济会怎样的一种描述;这种描述要看对技术、生产结构、公司行为等等是如何内在地假定的。

我们然后将这个一体化经济“分割”成不同的国家并提出下述问题:在什么条件下这个一体化经济可以通过贸易而复原?通过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发现我们对国际贸易模式也有了许多了解,因为我们能够确定,要使这个分成不同国家的世界复原,需要什么样的交易。

例如,要在一个报酬不变的世界中重建一体化均衡,各国必须通过要素密集度不同的商品之间的贸易来间接地进行生产要素服务的贸易——这是要素比例贸易理论的精髓。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中加进一些用国家特有的规模经济生产的商品,那么,要重建这个一体化经济,我们就必须将每种这样的商品的生产集中在一个国家,这就增加了一种专业化和贸易的来源。如果有以规模经济生产的中间投入品,而且这些投入品是非贸易品,那么,要重建这个一体化经济,贸易经济就必须将每种这样的投入品的生产和所有使用这种投入品的部门集中为一个设在单一国家里的“工业综合体”。如果在这个一体化经济中存在着从事多种活动的公司,但在这个贸易世界中资源的配置导致这些活动在地理上相互分离,那么,要重建这个一体化经济,就必须有跨国公司。每种情况都提出了要重建这个一体化经济需要什么这个问题,这是揭示国际经济联系基本作用的一条途径。

上述方法可以应用于任何数目的国家、要素和商品。但是,基本的论点可以用两个国家两种要素的例子来说明。这种例子也是我们在全书中大量运用的。这些例子有清楚的几何图形。我们发现“平行四边的盒形”图解技术在直观上极其有用。我们希望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觉。

遗憾的是,贸易并不总是导致一体化经济的重建,而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无法进行一般分析。我们能做的只是这两方面:我们能够给出重建一体化经济的条件,并且能够用特殊案例和事例来探索不能重建时会发生什么。某些特殊分析所得出的论点似乎比事例更有一般意义,而且对现实也很重要。例如,运输费用当然会阻止一体化均衡的重建,在市场因运输费用而分隔时,我们的例子指出,会出现寡头公司进行倾销的倾向和报酬递增的产业集中于那些内部市场较大的国家的倾向。

对于贸易的福利效应,我们也有一个一般的方法。我们知道,在一个报酬不变和完全竞争的世界里,从贸易中可以得益是无疑的。一旦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被引入,那么就既有获得潜在收益的额外来源,也有使贸易在实际上变得有害的危险。我们的方法是导出从贸易中获益的成本定向的充分条件。这些充分条件的形成典型地揭示了最主要的福利效应,而这些效应是传统模型所没有揭示的。例如,在寡头公司的模型中,从贸易中获益的充分条件是,进行贸易后,每个寡头公司适当加权的平均产出提高;这一条件指出,寡占产业中竞争加剧是获益的来源。在相异产品模型中,我们导出的充分条件揭示了全球水平上多样化和生产规模的作用。

在大多数场合,我们的充分条件是以贸易的结果这一术语来表示的。换句话说,例如,报酬递增部门的世界产出如果平均比贸易前的国内产出要高,那么我们就说,贸易获益得到保证。更理想的是,我们想超出这一点,从“本原”——嗜好、技术和要素禀赋——来推出有关贸易和福利的预测。这就更加困难了;我们在可能的地方就用特殊案例和事例来研究。





本书的结构


本书第1篇是分析的基础部分。它首先重新表述了传统的要素比例理论——然而,却是以“一体化经济”为参照点来重新表述的。然后,它描述了规模报酬变动情况下为市场结构建模的几种不同的战略。

本书第2篇在三种处理报酬递增的不同方法的基础上发展了贸易分析法。第一种方法是建立在规模经济对公司来说是外在的这一假定基础上的;第二种方法则假定市场的可竞争性导致不完全竞争产业实施平均成本定价;第三种方法的假定是寡头公司的不合作行为。

本书第3篇引进了一种特殊的分析法,它在考察国际贸易的许多方面被证明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工具。这就是“相异产品”分析法。我们先提出一些必要的技术性工具,然后发展关于贸易模式的基本分析。随后,我们再用这个基本分析法来分析一系列论题:贸易量和贸易构成、贸易的福利效应、运输费用的影响以及中间投入品的作用。

最后,第4篇转向跨国公司和公司内贸易的理论。它先建立一个有对外直接投资的世界经济的最小模型,然后将它发展为比较复杂、有垂直一体化和公司内贸易的分析。





第1篇

预备知识


本书第1篇是为研究作准备的。首先,在第1章,我们介绍了研究贸易最有影响的传统方法——要素比例理论。这一介绍一方面是用作背景知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引入一些关键的概念和技巧。我们在这本书中将不断使用这些概念和技巧。在第2章,我们一般地探讨了如何才能扩大我们的分析,使之也能用于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的情况,而且,我们还描述了以后在本书中将使用的一些方法。





1

要素比例理论


现代贸易分析的核心是要素比例理论——赫克歇尔—俄林模型及其扩展。在本书中,我们超越这一理论而发展出一种分析方法,这种方法能容纳的现象比以赫克歇尔—俄林理论为基础的各种模型所包含的更多。然而,我们的方法却是建立在要素比例的基础之上的。事实上,我们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说明,即使在一个报酬递增和不完全竞争是很重要的世界里,从传统理论中所获得的见解仍然是有用的。因此,我们这本书先简短地介绍要素比例分析法的基本内容。

我们以一种人们可能不太熟悉的方法表述这一理论,虽然这种方法并不新。大部分介绍贸易理论的传统方法是用2×2×2的例子。在我们的分析中,相当重要的一点是,商品比要素多。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提出一种适合于多维分析的框架,那将是很有用的。

我们的分析法是建立在这一领域内长期研究的传统上的,但它与迪克西特和诺曼(Dixit and Norman, 1980, chapter 4)最近的论述有着最密切的联系。我们的中心思想是利用一个假设的构造作为参照点,我们称此为一体化均衡。其定义是商品和要素完全流动下的世界资源的配置。我们然后问,如果生产要素由各国分割并且不能进行国际流动,同样的资源配置是否有可能实现?我们发现,一般来说,各国的要素配置在一种集合下是有可能实现这一点的。如果要素禀赋是在这一集合内,要素价格就会通过贸易而均等化。

如果要素价格是均等的,而且如果各国的偏好一致地同位相似,我们就可以推断出由瓦尼克(Vanek, 1968)首先提出的要素禀赋和贸易之间的一种关系:如果考察一下一国贸易中所内含的要素服务,就会发现,若一国的某种要素在世界供给中所占份额相对较大,该国就会成为这种要素服务的净出口国。

我们在下面将发展这一方法。我们还将在两方面扩展这一方法。首先,我们将其扩展到一个并非所有商品都进行贸易的世界。其次,我们将其扩展到各国的要素禀赋并不在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的情况。我们还将讨论贸易得益以及贸易量对要素禀赋的依赖。





1.1 一体化均衡


在这一节,我们描述一个一体化世界经济的均衡状态。虽然在这一阶段我们不必作出有关偏好的限制性假定,但我们仍然作了这些假定以备以后之用:

(1)存在着N种生产要素,其供给是无弹性的。N维向量,表示这个世界经济中这些要素的可得数量。我们也用N代表投入品的集合。

(2)存在着I种商品,这些商品的生产函数是拟凹的,且规模报酬不变。我们也用I表示商品的集合。每一个生产函数有一个与之相关的单位成本函数:

ci(w),i∈I

其中,w是投入品价格(要素报酬)的N维向量。

(3)所有偏好都很正常且同位相似。因此,对每种商品的开支份额仅仅是商品价格的函数,它由下式表示:

αi(p),i∈I

其中,p是商品价格的I维向量。

(4)存在着完全竞争。

(5)所有I种商品均在一体化均衡下生产。

利用这些假定,这个一体化经济的均衡条件就能以很简单的方法给出。为此目的,先定义对生产要素每单位产出的需求函数是有益的。众所周知(例如,见Varian, 1978,chapter 2),这些函数可以从单位成本函数导出:



其中,ali指使用要素l的每单位商品i的产出。

用代表一体化均衡下商品i的产出水平,均衡条件就是:





第一个条件说明,所有商品都按照竞争均衡的要求以边际成本定价。第二个条件确保了要素市场出清,而第三个条件则确保了商品市场出清。

为了以后的使用,我们还需要一体化均衡下各部门要素就业的向量。因此,我们定义:



为一体化均衡下部门i的就业向量。在只有两种生产要素时,这些向量用简单的几何图形表示。图1.1展示了一个三部门(商品)的例子,其中第一个要素是劳动(L),第二个是资本(K)。OQ1代表就业向量,Q1Q2代表就业向量,而代表就业向量。在该图中,部门1资本密集度最高,部门2具有中等的资本—劳动比例,而部门3是资本最不密集(劳动最密集)的。

图1.1





1.2 要素价格均等化


现假设将这个世界经济分成J≥2个国家,每个国家j的生产要素禀赋为。假定每个国家的偏好同位相似,就像预算份额函数αi(p),i∈I所概括的那样,我们要问,在每个国家都利用一体化均衡时的生产技术的情况下,使其资源充分就业的要素禀赋分布V=(V1,V2,…,VJ)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FPE)的性质是什么?我们对此集合感兴趣,是因为对每一个属于它的禀赋分布而言,均衡的价格-要素-报酬结构与一体化均衡是一致的。

最后一点通过观察很容易证实:若一体化均衡ω给定,每个公司都会利用一体化均衡下的生产技术,则每个国家都会实现充分就业。因此,若国家j的产出水平为,j ∈J,i∈I,则这个世界经济就能在贸易均衡下使产出水平达到,i∈I,即:



由于在这个贸易均衡下世界总收入与一体化均衡下的收入水平相等,而且,由于每个国家用于所有商品的开支也与一体化均衡时的预算份额一样,因此,在贸易均衡时,商品市场出清。这证明对于V∈FPE,存在着贸易均衡下的要素价格均等化,同时贸易均衡重现了一体化均衡。

现在我们可以讨论国家数目J给定时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特性了。形式上,



根据定义,对于V∈FPE,每个国家都能在使用一体化均衡下的生产技术的同时,使其资源充分就业。特别地,给定λij,这些资源就能在贸易均衡下产出水平达到



的时候实现充分就业。

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是由一体化均衡下的部门就业向量的凸结合构筑而成的,它有一个简单的几何图形表述(代数和两部门几何图形表述见Travis, 1964, chapter 2)。图1.2中的阴影部分代表了2个国家、2种要素和3种商品的情形。在此图中,O是本国的原点,O*是外国的原点。向量OQ1、Q1Q2和Q2O*分别代表相对于本国原点的就业向量、和;而向量O*、和O分别代表了相对于外国原点的相应的就业向量。这个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不是空集,因为它总是包含着对角线OO*。由于它是一个以对角线对称的凸集,因此它的边界确定了要素构成差异的限度,它是与要素价格均等化相一致的。因此,只要要素构成充分相似,就有贸易均衡下的要素价格均等化。

图1.2



从上述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到,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可能性有赖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相对“大小”。特别地,如果这个集合的维数低于N,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可能性就很低。这意味着,在对贸易模式进行分析时,要使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有意义,就要使商品数目至少不低于要素数目。





1.3 贸易模式


我们先讨论2×2×2模型。图1.3中的平行四边形OQO*Q′显示了这一模型中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一个典型集合,其中OQ是一体化均衡下某一个产业X的就业水平,而QO*是另一个产业Y的就业水平。

图1.3



假定点E代表要素禀赋的分布。由于E位于对角线OO*的上方,本国就是资本相对充裕的。过E点作一条向下倾斜的直线,其斜率为-wL/wK(其中wl是在一体化均衡下要素l的报酬,l=L,K),可得到该线与对角线相交的一点C。点C将对角线分成与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水平成比例的两个部分。因而,就等于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相对水平。

现在我们可以选择衡量单位,使,,以及,其中是一体化世界经济的收入水平。在这个例子中,通过在O和E以及O和C之间构筑两个平行四边形,可以得到本国的生产和消费水平。X和Y的产出分别为和,它们的消费分别为和。因此很清楚,资本相对充裕的本国出口商品X(出口量为),进口商品Y(进口量为),这就是赫克歇尔—俄林模型的论断。这一讨论照例是假定不存在同一商品的双向贸易的。

图1.3还可以用来说明贸易中的净要素含量。由于消费构成在各国是一样的(源于所有商品自由和无成本的贸易以及同位相似的偏好),因而各国消费的要素含量构成也一样,并与世界禀赋一致。因此,向量OC描述了本国消费的要素含量。这样,向量EC作为要素禀赋与暗含的对要素服务的消费之间的差额,就是要素含量的净贸易活动。显然,本国是劳动服务的净进口国,资本服务的净出口国。

当贸易商品的数目超过生产要素的数目时,生产模式和贸易模式就不是唯一地决定的。然而,要素含量的净贸易流动却是唯一地决定的(Travis, 1964,第143页指出了这一点)。图1.4说明了这一点。

图1.4



在一体化均衡下,第一个产业的要素就业水平为OQ1,第二个产业为Q1Q2,第三个产业为Q2O*。后两个产业的就业水平也可用和O分别表示。现在,如果E是禀赋配置点,那么,是一种均衡生产的结构,而,X3=O是另一种均衡生产的结构(Melvin, 1968,详细讨论了这类生产的不确定性)。从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前一种结构下,本国出口商品1,而在后一种结构下,它进口该商品。然而,在每一种结构下,要素含量净贸易流动的向量都由EC决定(这两种结构的每一种凸结合也都是一种均衡结构)。这一观察证实了瓦尼克(Vanek, 1968)的分析法。他设计了一个方案,预测在V ∈FPE给定且有许多商品和要素情况下要素含量的净贸易流动。

设为国家j要素含量净进口的N维向量,再设sj为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国家j的相对大小:



那么有:



这是因为是消费的要素含量。给定(贸易平衡),则的有些成分为正,另一些为负。因此,如果我们将生产要素编号使之成为:



(此处为简便起见,我们略去了可能存在的等式),那么,(1.6)式意味着:



这就是说,国家j是前m个生产要素服务的净出口国,又是后N-m个生产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国。然而,我们是以生产要素的相对可得性(与世界经济相比较而言)从多到少编号排列的。因此,国家j实际上是它禀赋相对较多的要素服务的净出口国,又是它禀赋相对较少的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国。

这是在要素价格均等化条件下对赫克歇尔—俄林理论中要素含量的一般说明。利默(Leamer, 1984)仔细研究了这一理论在经验上的有效性,其结果是有利于要素比例理论的。

最后可以看到,瓦尼克的链形论点的有效性并不一定要求贸易平衡。如果sj是指国家j的开支份额而不是收入份额,那么链形论点仍可成立。然而,贸易平衡——在一国的开支份额与收入份额相同时实现——保证了开支份额在之间,因此有些要素服务是进口的而另一些是出口的。大量贸易顺差会使一国出口所有要素服务,而大量贸易逆差会使它进口所有要素服务。





1.4 非贸易商品


至此为止,我们的讨论都是建立在所有商品都是贸易商品的假设之上的。然而,为了某些目的,允许存在非贸易商品是有重要意义的。在这一节中,我们先讨论存在非贸易商品的情况下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特性。然后我们指出,对属于这一集合的要素禀赋配置,要素含量的净贸易向量仍服从瓦尼克的链形规则。

假定商品集合I可以分成IT和IN两部分,IT∪IN=I,其中IT是贸易商品的集合,IN是非贸易商品的集合。那么,如果这个分成J个国家的世界要重建一体化均衡,不仅要求每个国家能够在利用一体化均衡下的生产技术的同时使其资源充分就业,而且每个国家对非贸易商品的需求必须由其本身的供给来满足。然而,若偏好是同位相似的,则非贸易商品的自我满足要求一国用于非贸易部门的资源与下式成比例:



其中的要素比例性即为该国在世界开支中的份额。

为了本节的目的,我们假定贸易是平衡的,这样,一国在世界开支中的份额与其在世界收入中的份额相等。在这一假定下,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特性可以表述如下:



比较(1.8)式和(1.4)式,显然可见,(1.8)式中定义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要小于(1.4)式中定义的,因为(1.8)式对λij的限制较多。这些限制确保在每个国家生产供自己消费的非贸易商品时,充分就业得以实现。(1.8)式定义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是非空的,因为它像(1.4)式定义的集合一样,也包含了“对角线”(在所有国家由Vj产生的所有点都与成比例)。

从(1.8)式中构筑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当V属于这一集合时,存在着要素价格均等化下的贸易均衡,其中非贸易商品的市场是在各国分别出清的。而且,由于每个国家消费的要素含量都为(其中sj是国家j的开支份额),因此,(1.6)式和(1.7)式都可以应用,这意味着要素含量的净贸易流动服从瓦尼克的链形规则。

然而,现在我们要指明,在存在非贸易商品的情况下,要素价格均等化的相对大小要看贸易商品数目与生产要素数目之间的关系。因此,如果这一集合要在要素空间具有满维数性,贸易商品的数目至少要与要素的数目相等。

在本节其余部分,我们将说明如何构造2种要素、2个国家和3种商品(其中一种为非贸易商品)情况下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几何图形。

在图1.5中,OQ1、Q1Q2和Q2O*是一体化均衡下的部门就业水平。如果所有商品都是贸易商品,那么六边形OQ1Q2O*表示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然而,若假定劳动最密集的商品即商品3为非贸易商品,那么很清楚,Q2附近的要素禀赋配置不会导致要素价格均等化,因为外国在必须自己供给商品3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用一体化均衡的生产技术来使其生产要素充分就业的。这可以从下述事实中看出:外国将部门3所必须的投入品用于这个非贸易部门后,余下的资本—劳动比例要比要素用于贸易部门时低。因此,充分就业就不可能实现。这意味着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比OQ1Q2O*要小。

图1.5



我们现在构造劳动密集型商品是非贸易商品情况下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首先,让我们构造属于这一集合的配置点,这时,国家的大小由点C决定。显然,在这一情况下,要实现均衡就要求非贸易部门的就业向量O以的比例分配于本国和外国。这可以通过作一条过C点的直线得到,该直线与想象中的连接O*和的直线平行。其结果就是直线PP*,其中OP为本国非贸易部门的就业向量,O*P*为外国非贸易部门的就业向量。余下的就是构造两国贸易部门就业水平的适当配置。这可以通过构造平行四边形得到。

现在,过C点作等收入线BB′(其斜率为-wL/wK),该线上属于内的所有点也属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这就是BB′线上的粗线部分。在对角线OO*上的每一个点C都重复这一步骤,我们得到图1.6中描述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阴影部分。这一集合是一个平行四边形。转折点是图1.5中点C向点O*移动时,中的BB′线的东南端点恰与重合时的一点,而点则是中的BB′线的西北端点恰与重合时的一点。

如果图1.6中的E是要素禀赋点,那么要素含量净贸易流动的向量由EC表示,而EC的斜率是相对工资。

图1.6





1.5 贸易量


我们关于贸易商品的数目超过生产要素的数目时生产和贸易模式不确定性的讨论也清楚地表明,在这种情况下,贸易量也是不确定的。因此,在这一节,我们的注意力只限于“双数”情况。特别是,由于我们现在的分析只是为相异产品存在(第8章)时的贸易量提供背景和参考模型,因此,我们将只限于讨论2×2×2的情况。

先考虑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中的要素禀赋。我们想比较贸易量对各要素分布点的依赖。特别地,我们想构筑等贸易量曲线。

对世界贸易量的标准定义是各国出口的总和。只要我们是考虑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的要素禀赋,比较名义贸易量和比较实际贸易量就没有什么区别。因而,在2个国家、2个部门的情况下,贸易量就是:



其中,商品X为本国出口品,商品Y为外国出口品(X还代表本国该商品的产出水平,Y*则代表外国商品Y的产出水平)。假定贸易平衡,贸易量就能以下述两式之一来表示:





现在,在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s是本国要素禀赋的线性函数[见(1.5)式],X是本国要素禀赋的线性函数(X由aLYY+aLXX=L以及aKYY+aKXX=K解得,其中ali是在一体化均衡下每单位产出的要素投入)。因此,(1.9a)式隐含着,对某些(γL,γK),只要(L,K)在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



这意味着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的等贸易量曲线是笔直的平行线。特别地,由于贸易量是常数,并且在对角线OO*上时等于零,因此,所有等贸易量线都与对角线平行。这些线画在图1.7中。同样可以验证,若(1.10)式应用于对角线上方的要素禀赋点,则γL<0而γK>0;若它应用对角线下方的点,则γL>0而γK<0[如果X是资本相对密集的,(1.10)式就适用于对角线上方的点;如果X是劳动相对密集的,它就适用于对角线下方的点]。

从图1.7可以清楚地看到,各国的要素构成差异越大,贸易量也越大。这一结果对于把要素构成的差异作为贸易的唯一基础的模型具有直觉上的吸引力。

图1.7



我们还要指出,图1.7暗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家的相对大小对贸易量没有影响。





1.6 不均等要素报酬


我们现在研究要素价格均等化不存在的情况下净贸易流动的要素含量。为此目的,我们并不要求偏好一致地同位相似。我们从双边贸易流动而不是从一个国家与世界其余地区的贸易流动中导出我们的论断。

作为更加一般的分析基础的基本认识(源于Brecher and Choudhri, 1982)可从图1.8的2种要素、4种商品和3个国家的例子中得到。它是一幅勒纳图,其中4种商品的等产量线每一条代表了一克朗的产出值(即商品i的等产量线代表了产出水平1/pi)。对每一个国家j,射线Kj/Lj代表其禀赋的资本-劳动比例,而斜率为的下斜线代表其单位成本线。

图1.8



一个国家工人人均资本越多,其工资租金率就越高,这一事实在最大国内生产函数(例如,Dixit and Norman, 1980,chapter 2)的性质中得到证实,其定义为:



其中fi(·)为部门i的生产函数,Π(p,V)是正线性齐次的并且是关于V凹的,要素l的竞争性报酬由下式决定:



因此,在2种要素情况下,国内最大等产量曲线具有图1.9所示的形状,该曲线的斜率与竞争性的工资租金率相等。劳动和资本禀赋的同比例增加导致GDP曲线向外辐射性扩展,因此,工资租金率依赖于要素禀赋的构成而不是其绝对大小。

图1.9



在图1.8所描述的均衡中,第一个国家工人的人均资本量多于其他两个国家,它生产商品1和2;第二个国家具有中等的资本-劳动比例,它生产商品2和3(它与第一个国家一起生产商品2,与第三个国家一起生产商品3);第三个国家的工人人均资本量最低,它生产商品3和4。然而,从该图可清楚地看到,一个国家的资本越丰裕,它在所有生产领域每单位克朗产出值所用的资本就越多,而劳动就越少。而且还容易看出,即使要素密集度可以转换,这一结果也不会改变。因此,如果我们用出口国的生产技术来计算要素含量,资本越是丰裕的国家,其出口品中含有的工人人均资本就越比进口品多,这一点是独立于两个国家的双边贸易模式的。

为使该结果一般化,令Tjk为国家j从国家k进口商品的向量,然后我们用下式定义这个进口向量的要素含量:



其中是每单位产出的要素投入向量。在这个定义中,出口国生产技术被用来计算要素含量。

竞争意味着:



当商品i由国家k生产时,等式成立。将(1.12)式与(1.11)式结合起来,得到:



现在,由于



因此,利用这一结果以及(1.11)式和(1.12)式,我们得到:



或



(1.13)式和(1.14)式的结合隐含着下列对双边贸易流动中要素含量的限制(源于Helpman, 1984):



因此,国家j从国家k进口的商品中,要素含量大的就是平均来说在k国较便宜的要素服务;同样,在j国较便宜的那些要素,其含量在j国对k国的出口品中平均来说就高。在两要素情况下,这就简化为布雷彻—乔德里结果。

必须注意,在有许多要素存在的情况下,各国要素相对报酬的差异并非像两要素情况下一样唯一地由要素禀赋构成的差异决定。在这种情况下,要素报酬和要素构成之间的联系由下式(其证明见Helpman, 1984)决定:



确实,这意味着在两要素情况下,资本—劳动比例较高的国家不可能有较低的工资—租金比例。

(1.15)式对所有偏好结构下双边贸易流动的要素含量作出了限制。它在要素价格均等化情况下成立的价值不大,因此,它只是在要素价格不均等时才有用。由于它依赖于贸易均衡资料,因而是一个有待验证的假说。





1.7 贸易得益


与本书大部分章节一样,本节的兴趣在于总的福利效应而不是分配问题。为此,我们考虑各有一个代表性个人的经济社会中的贸易得益问题。对这些经济社会来说,如果在贸易均衡时,它们能支付得起它们自给自足时的消费向量,其贸易得益就可得到保证。由于自给自足时消费等于生产,因此这个条件就是:



其中XA是该经济自给自足下的产出向量,X是自由贸易下的产出向量,p是自由贸易下的价格向量。

下面证明(1.17)式是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设e(p,u)为最小支出函数(见Varian, 1978, chapter 3)。

然后,如果XA提供的效用水平为uA,我们有:

e(p,uA)≤p·XA

它意味着,根据(1.17)式有:

e(p,uA)≤ p·X

然而,如果u是自由贸易平衡时的效用水平,则

p·X=e(p,u)

这样,我们得到:

e(p·uA)≤ e(p,u)

它意味着uA≤u,这样就证明了贸易得益。

在本书后面好几个地方我们都将用到条件(1.17)。但是至此,它是否满足于平衡的自由贸易均衡还有待于说明。我们将用本书反复使用的一个方法来证明这一点。

从(1.12)式可得:



然而,

w·ai(w)≤ w·ai(w′),对所有w′>0

特别地,对w′=wA,即等于自给自足下的要素报酬向量。因而



其中最后的等式是从要素市场出清条件[见(1.12)式]中得到。但是,在一个没有纯利润的经济中,w·V=p·X。因此

p·XA≤p·X

这就是(1.17)式。

我们的证明比较迂回,它主要是为了向读者介绍这个方法。在凸状技术的竞争经济中,条件(1.17)总是得到满足,因为竞争过程导致产值最大的资源配置。





参考文献


Brecher, Richard E., and Choudhri, Ehsan V., 1982, "The Factor Content of International Trade without Factor Price Equalizatio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2: 277-283.

Dixit, Avinash, and Norman, Victor, 1980,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Cambridge, Englan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elpman, Elhanan, 1984, "The Factor Content of Foreign Trade, "Economic Journal, 94: 84-94.

Komiya, Ryutaro, 1967, "Non-Traded Goods and the Pure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 8: 132-152.

Leamer, Edward E., 1984, Sources of 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Advantage: Theories and Evidence, Cambridge, Mass.: The MIT Press.

Melvin, James R., 1968, "Production and Trade with Two Factors and Three Good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58: 1249-1268.

Travis, William P., 1964, The Theory of Trade and Protection,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Vanek, Jaroslav, 1968, "The Factor Proportions Theory: The N-Factor Case," Kyklos, 24: 749-756.

Varian, Hal R., 1978, Microeconomic Analysis, New York: Norton.





2

技术和市场结构


像大多数传统贸易理论一样,第1章所描述的国际贸易要素比例理论是建立在简化了的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之上的。然而,人们早已知道,放宽报酬不变技术的假定会对我们关于贸易的看法产生重大影响。甚至俄林(Ohlin, 1933)在帮助创立要素比例理论时也指出,生产的规模经济为国际专业化和贸易提供了刺激,它对各国要素禀赋差异所产生的刺激是一种补充,而且甚至在没有要素差异时也会导致贸易。但是,直到最近,报酬不变的假定仍是大多数贸易理论的基础。

建立在报酬不变技术假定之上的贸易理论长期处于支配地位的原因是,一旦放宽这一假定,我们便面临市场结构的问题。除了一些特殊情况外,一个规模报酬不变的世界将不是一个完全竞争市场的世界。由于还没有一个普遍接受的不完全竞争的理论,要对一个技术使得报酬递增的世界中的贸易作出一般性解释似乎是不可能的。

在本书的以后几章,我们将在对竞争的性质作出不同假设的基础上分析国际贸易。我们将表明,在各种不同的市场结构下,在实证和规范两方面有关贸易的一些重要结论仍然有效。这意味着,在我们研究出一个不完全竞争的理论之前,有可能形成一种存在报酬递增的贸易理论。然而很清楚,市场结构并非是任意决定的。技术即使并不完全决定竞争的性质,它也对市场所可能发生的情况作出了限制。

本章的目的在于分析技术的特点和市场结构的性质之间的关系。这一讨论将有助于介绍我们在本书后面要使用的一些概念,并说明我们在后面几章对问题和假设所作的选择。

这一章有五节。第1节给出了一些基本定义和概念。第2节描述了我们为不完全竞争市场(可竞争市场、古诺和伯特兰寡占和垄断竞争)建模的主要方法。第3节描述了一种避免为市场结构建模的方法,即假定规模报酬对公司来说是外部的。

在第4节,我们讨论我们在本书中所用的静态分析与规模经济的动态概念之间的关系。最后一节讨论特殊投入品对形成多产品公司的刺激作用,这对于解释跨国企业的存在是很关键的。





2.1 公司水平上的规模经济


符合现实世界中规模经济最简易形式是单个公司水平上的报酬递增。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一个较大的公司能更好地克服不可分割性,使生产能力得到更充分的利用,或者说,它能使用更专业化从而也更有效率的设备。同时,由于某些一般管理费用并不随生产规模而变化,因此其每单位成本会随生产增加而下降。仅仅物理现象就为大的规模提供优势,例如,体积和表面积的关系就刺激着加工工业中的管道、储藏柜以及其他器具做得尽可能地大。

这些内部的规模经济有多重要呢?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许多数量证据说明,至少在美国,这种经济性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耗尽,最佳工厂规模相对于市场来说一般都比较小。最近,研究产业经济学的学者已将他们对这种规模经济的重要性作了更高的估计(见Scherer, 1980)。这反映了几个因素。第一,“产业”通常生产许多产品,因此即使最佳工厂规模只占该产业总产出的一个很小的百分比,仍会有许多产品以低于最佳的规模进行生产。第二,对规模经济所作的以工厂为基础的估算没有将多工厂活动产生的大量经济性包括在内。第三,公司内部可能存在着大量的动态规模经济。

然而,我们应当注意到,虽然经济学家已经比较愿意接受公司水平上规模的重要性,但其他观察家却变得更持怀疑态度了,这些人传统上是比经济学家更强调规模经济的。最新的管理文献现在强调激励、控制和士气等问题,这些问题随着组织的扩大而出现并会超过纯粹的技术因素。但不管怎么说,公司内部规模经济的重要性毫无疑问使得对规模经济的研究具有价值。这在国际经济学方面更是如此,因为大多数国家的国内市场要比美国的市场小得多。

至此,我们一直不很严格地使用规模经济这一术语。而作出更正式的表述是有用的。考虑一个单个产品的公司,它根据生产函数



进行生产,其投入品向量为v,产出为x。

对于λ大于1,但又充分接近1的情况,如果f(λv)>λf(v),我们就说f(·)展现了局部规模经济。局部规模经济指数是在λ=1时x关于λ的弹性:



其中fl(·)是∂f(v)/∂vl。

然而,使用以成本为基础的规模经济指数通常更加方便。生产函数f(·)隐含着一个最低成本函数C(w,x),其中w是投入品价格的向量。这另一个规模经济指数就是关于产出的成本弹性的倒数(或者同等地,是平均成本与边际成本之比):



毫不奇怪,在最佳位置附近,这两种关于规模经济的度量是相等的(见Hanoch, 1975);这就是说,在给定的产出和要素价格下作出使投入成本最低的选择时,。

*在这个式子中,左边一项θ(w,x)原文为θ(e,x),疑有误。——译者注

需要重复一遍,θ(·)仅仅是一个局部规模经济的指数,它一般依赖于w和x。但有时假定f(·)为同位相似还是有用的。如果它真的是同位相似的,我们就可以把函数重写成下面的形式:



其中关于其变量是线性齐次的。我们如能做到这点,就能把看作“要素投入”的指数,把看作一种生产率效应。相应地,我们可以将平均成本函数写成下面的形式:



其中,也是线性齐次的,并能解释为是“要素投入”的成本的指数。

同位相似性假定总是一个有用的简化,因为它使我们能够用函数或来对投入选择进行分析而无需担心投入选择与生产规模之间的相互作用。

内部规模经济的关键问题当然是,如果规模经济持续存在,它们就不可避免地与竞争均衡发生矛盾。只要θ(·)>1,边际成本定价就意味着损失。因此,内部规模经济必然与一个允许价格超过边际成本的市场结构相联系。这样,我们下一步就必须讨论市场结构的各种理论。





2.2 规模经济和市场结构


在公司水平上具有规模经济意味着价格接受行为与非负利润不一致,因而市场不可能是完全竞争的。然而,要有进一步的认识,就必须具体讨论制定价格的公司行为是怎样的。由于对于不完全竞争的公司行为还没有一个一般的理论,故我们将提出一些基本的问题并描述我们在本书后面将使用的一些特定的分析方法。

我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具有市场力量的公司是以合作的方式还是以不合作的方式行事的。现实中的答案是,至少有一些合作。正式的卡特尔和定价安排虽然在美国是非法的,但在其他地方并不少见,即使在不合法的地方也并非没有。更普遍的是,通过价格领导及其他合作方法进行默契的合作来避免价格战。然而,寡占产业中合作行为的理论并没有很好地发展。因而,在本书中,我们将只限于分析各参与者的行为是不合作的市场。

即使我们排除勾结行为,公司不合作行为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还要看其他一些细节情况。特别地,一产业的竞争结果要看两种因素:进行不合作博弈的战略变量以及进入和退出该产业的条件。

大多数关于寡占的理论都假定公司的战略变量不是产出(古诺假定)就是价格(伯特兰假定)。在前一种情况下,每个公司以其他公司的产出既定来选择自己的利润最大化产出水平。在后一种情况下,每个公司以其他公司的价格既定来选择自己的利润最大化价格。两种分析方法之间一直不和谐。作为对公司行为的描述,伯特兰假定对大多数观察家来说似乎更现实。但是,古诺模型的结果常常似乎更合理。我们在本书的不同地方将利用这两种假定。

进入和退出的问题也是产业组织研究的主题之一。新公司进入不完全竞争产业的可能性导出了两个重要问题。第一,进入是否会消除经济利润。我们将考虑进入消除经济利润的模型和进入障碍使某些纯利润存在的模型。但是,我们将不讨论第二个问题,它是关于对进入进行威慑的问题,即一产业中的公司采取措施阻拦潜在的竞争者。

鉴于这些一般性的考虑,我们在本书中实际上将发展三种不完全竞争市场结构下的贸易理论。

(1)可竞争市场。这一概念已由鲍莫尔、潘扎和威利格(Baumol, Panzar, and Willig, 1982)提出来作为分析产业结构的基准情况。从我们前面的讨论来看,可竞争市场的理论是公司伯特兰行为与无代价无限制的进入和退出这两种假设的结合。虽然可竞争市场这一概念提出者的主要兴趣在于分析多产品公司,但我们将只把它用于单产品公司的情况。它有一个简单的含义:每一具有公司水平规模经济的商品将由单个公司生产,而该公司将以平均成本来为该商品定价。我们将用可竞争市场理论作为第4章分析的基础。

(2)古诺寡占。本书第5章提出另一种分析法,它的基础是传统的、以产出为战略变量的非合作行为的古诺假定。我们考虑公司赚得一些纯利润以及自由进入使利润为零的两种情况。

(3)垄断竞争。垄断竞争分析法与可竞争市场分析法一样以伯特兰竞争的假定为基础:每个公司都将竞争者的价格看作既定。但是,我们现在假定,各公司都能够使它们的产品互异以致这些产品与现存的竞争者的产品或潜在的进入者的产品之间都不是完全的替代品。这样,每个公司都像一个面临一条向下倾斜的需求曲线的垄断者一样行事。

在这一分析方法里,我们考虑两种进入的情况。一种是进入受到限制,因而在不完全竞争部门有经济利润。这种情况就是典型的伯特兰寡占。在第二种情况下,自由进入使利润为零。这就是著名的张伯仑“大组”情况,也是我们用得最多的情况。

有关市场结构的垄断竞争分析法能用于国际经济学中范围极广的各种问题。因此,我们在本书的整个第2篇中都致力于发展这一方法并应用它。在第4篇关于跨国公司的分析中,我们也假定市场结构是垄断竞争的。





2.3 外部经济


虽然本书大部分的分析是有关上述市场结构下的贸易的,但我们的分析实际上将从一种报酬递增情况下的贸易开始,这种报酬递增与完全竞争相一致。这是公司水平的规模报酬不变,而社会的递增报酬性以外部经济形式出现的情况。我们只用一章来讨论这种情况。然而,直到不久以前,外部效应还是将规模经济引入国际贸易的标准方法。因此,有必要对这种方法的使用及其限制进行一些讨论。

原则上,外部效应可以来自于任何经济活动。因此,一个一般的外部经济模型会使公司水平的生产函数以下面的形式出现:



其中ξ是所有可能的“外部”影响的向量。传统的公式假定ξ的唯一相关因素是国内产业的产出。例如,日本电脑的生产率有赖于电脑业的大小。然而,更一般地,外部效应向量肯定无需仅限于产业特有或国家特有的变量。日本电脑的生产率多半有赖于美国电脑业的大小——国际的外部效应——和日本半导体业的大小——产业间的效应。

但通常仍然假定,有关的外部效应是国内产业的产出对该产业内各个公司生产率的效应。这从单个公司的观点来看报酬不变——f(λv,X)=λf(v,X),其中X为该产业的产出——而从整个产业的观点来看报酬递增。通常的公式推导事实上是假定规模效应成倍地出现:



其中代表报酬不变。无论是特殊的形式(2.5)还是更一般的形式,外部经济的假设使我们将产业生产函数写成X=F(v),它在平均成本定价的假定下表示报酬递增。

但是,如何证明产业的产出进入公司的生产函数是合理的呢?一种证明方法是由从马歇尔(Marshall, 1920)到埃西尔(Ethier, 1979)等许多作者提出的。其论点是,较大的产业能够以较低的价格支持较多种类的中间投入品的生产。然而,如果这是产业规模经济的理由,处理规模经济对市场结构的影响的问题还是没有真正解决。它不过是被一个没有完全说明的模型掩盖了。正如我们在第11章将要说明的,某些有关中间产品产业的市场结构的特殊假定能使经济表现出“好像”真有技术的外部经济,但这决不是一般的结果。

第二个说明有关外部经济模型的潜在方法是指出它实际上是内部经济,只是由于某种因素迫使公司以平均成本定价。正如我们已经提到的,在某些行为假设下,竞争者进入的威胁会导致垄断者以平均成本定价。然而,正如我们在第4章要说明的,就其对国际贸易的含义来说,进入威胁造成的平均成本定价与完全竞争和私人规模报酬不变所导致的平均成本定价并不总是一样的。

最后,还可以争辩说,外部经济来自于公司没有能力完全利用的知识。一个公司拥有的信息,无论是通过直接的研究与开发还是通过经验得到的,常常会通过口头语言或故意的“反向操纵”而为其他公司获得。这是一种真正的外部性,但是,很难想象它会导致(2.4)式那样的关系。首先,创新产业一般不是完全竞争的。进一步看,强调知识的产生需要有一个动态的而不是纯粹静态的模型。

有了这些异议,看来最多也只应将静态外部经济模型看作是一些较复杂的模型的简略形式。这并不意味着以纯粹外部经济作假定的模型不能得出有用的结论。它只是意味着,在报酬递增的基本解释下,对这些模型应当谨慎地使用,其结论的合理性应一直受到检验。

隐含在基本模型中的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是外部经济适用的单位。虽然传统上假定这种单位是国家,但是,正如埃西尔(Ethier, 1979)所指出的,如果“外部”经济来自于中间产品生产的规模经济,并且如果中间产品是(便宜的)可贸易品,那么,我们应当考虑规模经济适用于国际水平而不是国家水平。关键在于中间产品的可贸易性。在中间投入品不是贸易品的地方,规模经济就是全国性的而不是国际性的。这在第8章中发展的有关中间产品贸易的明晰的模型中表达得很清楚,但是,如果关于生产和市场结构的基本模型为外部经济的表达式所掩盖,这一点会很容易漏掉。

如果外部经济假定是来自于对知识的不完全利用,这也会引起混乱。在这种情况下,哪个单位与外部性有关,关键要看创新是如何传播的详细情况。如果信息由口头语言传播,相关的单位就会是一个国家或者甚至更小的单位——例如波士顿大都会地区。但是,如果公司能够用拆开产品看个究竟的办法来获得其他公司的革新成果,外部经济的效应就应看作是国际性的了。

尽管有这些批评,体现报酬递增的外部经济分析法还是有用的。但是,它不应再占有传统的地位,被看作是分析规模经济下贸易的基本方法。





2.4 动态规模经济


在实际生活中,规模经济(以及不完全竞争)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可能是公司和产业改进它们技术的动态过程。最近有关产业组织的文献强调了学习曲线对于促进产业集中的作用,而关于外部经济的最合理的解释又涉及知识的传播,因而它根本上就是一个动态的问题。

我们在本节并不试图建立动态规模经济的显性模型。我们相信,我们的静态模型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代表这些动态效应。当然,对这种代表性作用的解释必须谨慎。将静态分析和动态分析混合起来可能会犯严重的错误。

最主要的危险是对动态过程的图像放入静态分析中去的性质作出错误的解释。只要一个静态模型是用来代表动态世界的,它就应被看作是代表这个世界的整个时间过程,而不是对特定时点的即时摄像。

特别地,用比较静态法进行的均衡比较——诸如对自给自足和自由贸易的比较——应被看作是两种不同历史的比较。而不是对不同时间先后发生的变化的比较。我们将使用“贸易前”和“贸易后”这些通常使用的便捷语言,但我们的实际意思是,“如果不允许进行贸易”和“如果已允许进行贸易”。

这并非是个迂腐的观点,因为甚至很谨慎的理论家有时也会弄错。例如,根岸(Negishi, 1972)论证说,由于来自学习的规模经济是不可逆的,因此,如果规模经济以这种形式出现,人们就不会由于贸易的资源配置效应而蒙受规模损失。这没有说到点子上。问题不在于用贸易后的情况来与贸易前作比较,而是用贸易后的情况与没有贸易将会是怎样的情况进行比较——这当然可能会使某一产业在贸易均衡中的累积产出小于如果不允许进行贸易时的累积产出。

即使小心翼翼地避免这种错误概念,使用静态模型来考虑动态问题仍可能是危险的。这在不完全竞争市场中尤其可能。在这种市场中,较长时间的博弈会有许多在短时间博弈中看不到的可能性。我们并不认为这就使静态分析变得没有价值了,但是,未来工作的主要目标将是发展一种真正动态的贸易理论。





2.5 特定投入品和一体化公司


第1章提出的理论中最显著的省略就是关于公司的大小和特征的描述。在一个报酬不变的世界中,对这些问题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公司与报酬无关。然而,在讨论现实世界的贸易时,公司是整个画面中极显眼的一部分。公司的大小和特征被普遍认为是重要的,特别是当公司越出国界成为跨国公司的时候。

厂商理论发展得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样好。但像威廉姆森(Williamson, 1975)等作者的工作却提出了一个有力的见解。这就是特定投入品在一体化公司形成中的作用。假定技术决定了只有少数公司生产某种活动特定的投入品,而这种活动本身也只有少数公司进行。那么就会产生使公司实行一体化、自己生产特定投入品的强烈刺激。否则,公司就会面临威廉姆森所谓的“双边垄断的恐怖”,其中特定投入品的价格和产出的决定成为讨价还价的主要内容。这种讨价还价可能会由于达不成协议或达不成有效率的协议而代价高昂。

我们的论题的重要含义如下。假定有一种“上游”活动(例如总部工作),它对某种“下游”活动(例如相异产品的生产)是高度特定的。再假定两种活动都有规模经济。那么就可以推断,两种活动将由一个一体化的公司进行。在第12和13章,我们将用该结论作为分析跨国公司作用的基础。





2.6 结论


本章的主要目的是强调关于技术和市场结构的假定并不是独立的,以及初步运用我们在本书后面将使用的各种特别的分析方法。我们在理想上希望能提出从技术到市场结构的完整图像。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可能是因为对交易成本、合作成本和控制等等的作用问题了解得还不够多。但我们能用一种重要而有用的办法来限制可能性的范围。内部规模经济必然涉及不完全竞争市场;公司可能赚得垄断利润,除非进入使垄断利润消除。根据以递增的报酬生产的特定投入品的存在,可以推断出一体化公司的存在。





参考文献


Baumol, William J., Panzar, John C., and Willig, Robert D., 1982, Contestable Markets and the Theory of Industry Structure,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Either, Wilfred J., 1979, "Internationally Decreasing Costs and World Trade," Jou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9: 1-24.

Hanoch, Giora, 1975, "The Elasticity of Scale and the Shape of Average Cost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65: 492-497.

Marshall, Alfred, 1920, Principles of Economics.London: Macmillan.

Negishi Takashi, 1972, General Equilibrium Theory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Amsterdam: North Holland.

Ohlin, Bertil, 1933, International and Interregional Trade,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Scherer, Fredrich, 1980, Industrial Market Structure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Chicago: Rand McNally.

Williamson, Oliver, 1975, Markets and Hierarchies, New York: Norton.





第2篇

无异产品


在这一篇里,我们用三种不同的方法来为报酬递增世界中的贸易建模。第3章使用传统的分析法,即假定报酬递增仅仅来自于外部经济,因而完全竞争得以保留。第4章提出一种不同的方法。它假定进入的威胁实际上制止了不完全竞争者以平均成本定价,因此它有时产生与第3章相似的结果,但并不总是这样。这两章的假设使不完全竞争的重要性降到最低而集中于报酬递增。第5章将它们的优先次序颠倒,考虑寡头竞争的含义。

这些不同的分析法之间有着重要的区别。但本篇的要旨是,在这些分析法的预见性和我们使用的分析方法上也有重要的相似性。





3

外部效应


为报酬递增情况下的贸易建模的传统方法是假定这些规模经济对公司来说是外在的。这一假定在历史上一直受到偏爱,因为它能够避免市场结构问题:在外部经济情况下仍能保留完全竞争的假定。

本书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在于指出还有其他的建模工具;完全竞争并不是分析递增性报酬下贸易的唯一的市场结构。尽管如此,先重新考虑一下外部效应分析法还是有用的。一是可以使这一方法更合理化和一般化;因为外部效应是个实际问题,改进模型的表述是有益的。同时,以外部效应模型作为基准,还有助于对其他分析法进行评价。

因此,我们在这一章里发展一种生产模型,它允许有相当一般的外部效应。文献中广泛使用的这些效应的各种特例会得到解释和讨论。我们系统地阐述了具有这种生产结构的经济从贸易中获益的条件,并将这些条件与现有的结果联系起来。然后我们描述了各种各样的环境,在这些环境下我们能在各国要素禀赋构成不同的基础上预测不同的贸易模式;同时我们还描述了在其他情况下会出现的困难。为说明其中的一些要点,我们使用了一些例子。





3.1 生产函数


假定国家j部门i中一个典型公司的生产函数依赖于世界性的外部效应向量ξ和该公司所用的投入品向量vi。令xi为公司的产出水平,我们有:



其中是严格拟凹的,而且对vi是正线性齐次的,vi的边际产品为非负。

外部效应向量ξ描述了世界经济中潜在的能影响任何国家任何部门中一个公司生产率的所有因素。因此,如果世界范围的电子工业的规模影响日本电子工业的生产率,那么这个世界电子工业规模的变量就是ξ的一个因素。如果以色列生产橘子的部门的规模影响以色列的橘子生产率,那么这一部门的规模也是ξ的一个因素。同样,如果化学工业一个特定的生产要素的就业水平影响化学生产公司的生产率,那么这个就业水平就是ξ的一个因素,而如果一种特定商品的贸易量影响生产率,这个贸易量也是ξ的一个因素。因此,ξ是一个很长的向量,要找出产生所有影响的特定的国家—产业组合中的因素,就要看生产函数的函数形式了。我们允许有产出引起的外部效应、投入引起的外部效应,以及其他任何这一函数形式能反映出来的外部效应。这一表达式还允许有部门特有的效应、国家特有的效应、世界范围的效应以及跨部门、跨国家的溢出效应。外部效应可正可负。

关键的问题是贸易如何影响ξ的界定。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假定,如果没有贸易的话,就应该只有国内变量出现在ξ中,因此,如果国家j不进行贸易,它就面临一个国家特有的外部效应向量ξAj。然而却要注意,虽然这在许多情况下是合理的,但世界性变量也有可能影响一个不进行贸易的国家。例如,即使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国家,也可能学到其他国家的生产经验。

举两个例子可能有助于澄清我们的阐述。假定以色列钻石工业的生产率仅仅依赖于以色列的钻石产出,而瑞典电子工业的生产率依赖于世界经济中全部电子产品的产出水平。这样,我们就要在ξ的因素中包括以色列的钻石产出和世界经济中每个国家的电子产品的产出。

令i=1代表钻石,i=2代表电子产品;j=1代表以色列,j=2代表瑞典,我们有:



其中,和后面的省略号代表所有其他因素。然而,给定刚刚描述的那些外部效应,生产函数和就具有下列特殊性质:



其中ξk是向量ξ的因素。同样,



特别地,这两个函数能如下表示:



以及



以色列的钻石生产函数展示了国内的部门特有的外部效应,而瑞典的电子产品生产函数展示了国际的部门特有的外部效应。如果这些外部效应是正的,那么尽管各个公司认为它们在不变规模报酬下运作,但是,以色列的钻石工业和瑞典的电子工业事实上却在递增的规模报酬下运作。(1)





3.2 一个典型国家的资源配置


考虑一个特定国家j产业i的典型公司。由于在这一节里我们只考虑单个国家,所以我们将国家指标j去掉。每个公司都能得到同样的技术fi(·)。因此,相互竞争的公司以边际成本定价,这种边际成本是公司所察觉到的。由于公司认为外部效应是独立于它的行为的,而且由于fi(·)对于vi是正线性齐次的,因此公司把下述自己的产出看成是独立的边际(等于平均)成本函数:



这里,边际成本依赖于要素价格w和外部效应ξ。边际成本函数ci(·)具有关于w的其他成本函数一样的一般性质(见Varian, 1978, chapter 2),而它关于ξ的性质则依赖于外部效应的性质[例如,如果fi(·)对于ξ的某个因素是递增的,那么ci(·)对于此因素就是递减的]。特别地,ci(·)对于w是凹的,而且



其中ali(·)是使用要素l的每单位产出。

由于公司按边际成本定价,我们有:



其中Pi是产品i的价格,而要素市场出清的条件是:



这些是不变技术规模报酬下竞争经济中通常的均衡条件。唯一的区别是,在现在这个表达式中,不变规模报酬为公司所察觉到但并不一定适用于整个经济,而且成本和要素需求函数依赖于外部效应ξ。很清楚,(3.3)式和(3.4)式隐含着,该经济的产出值可由一个受约束的利润函数表示(Varian, 1978, chapter 1,或Dixit and Norman, 1980, chapter 2):



其中p是商品价格的向量,V是可获得的生产要素的向量。

这个函数代表该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它除了其他因素外,还依赖于外部效应。由于某些外部效应是该经济内在的,因此在均衡时,它们在向量ξ中的价值必须与它们在国内生产总值函数Π(·)中的暗含价值相一致。因此,举例来说,如果我们将这个国家看作是以色列,其钻石工业具有前一节所描述的那种外部效应,那么在均衡中,ξ的基本因素将是暗含在Π(·)中的实际钻石产出量。

函数Π(·)具有受约束的利润函数通常所有的性质。它对于p是凸的,对于V是凹的。它对于一个生产要素的偏导数与公司察觉到的该生产要素的边际产值相等,而它对于一商品的价格(只要它存在)的偏导数与该商品的产出水平相等。因此我们有(见Helpman, 1983):





其中Πv(·)是Π(·)对于V的斜率,而Πp(·)是它对于p的斜率。(2)条件(3.3)—(3.4)和(3.6)—(3.7)给出了两种总结该经济资源配置的方法。

现在是考虑根据边际成本还是平均成本定价问题的适当时候了。从公司的观点来看,答案是两者都是。然而,从整个经济的观点来看,是平均成本定价但并不一定同时也是边际成本定价。这可以从绝大多数文献所关注的国家特有和产业特有的产出所引起的外部效应中很清楚地看出来(见Helpman, 1984a)。用经常使用的特殊可分式:



其中是递增、严格拟凹和正线性齐次的。函数的弹性小于1。如果是Xi的增函数,就有规模经济,如果是减函数,就有规模不经济。

该生产函数的这一特性有一个简便的解释。具有一般生产函数标准特性的函数可看作是要素投入品的一个指数。这个投入品在一个依赖于规模效应的、由表示的生产率标准衡量下导出总产出。从这一特性可以清楚地看出,如果代表要素投入品指数的单位成本[与相关的单位成本函数],那么根据(3.3)式,竞争性定价意味着:



其中,是要素投入品指数的每单位报酬。现在容易看出,是产业的成本函数,因此代表其平均成本。因而,该产业根据平均成本对其产出定价。





3.3 自给自足的均衡


在自给自足的情况下,每个国家供给自己的需求。在目前阶段,我们无需详细说明偏好结构;我们所要求的只是在国家j的自给自足均衡中,其产出向量XAj与需求量相等。利用(3.3)—(3.4)式,我们在自给自足情况下有下列生产均衡条件:





而且,我们要求ξAj含有的因素与自给自足的情况相一致。这样,举例来说,通过国际贸易跨国传播的所有外部效应在ξAj(3)中的值就为零,而反映国内外部效应的元素具有它们在自给自足情况下的价值。

从(3.7′)式可以清楚地看到,自给自足情况下的就业水平VAj(i)可由下式表示:



这些就业水平在我们讨论贸易得益时将被证明是有用的。





3.4 贸易均衡


由于我们假定自由贸易且没有运输成本,因此,在贸易均衡中,商品价格在每个国家都相同。而且,对每种商品的世界总需求等于世界总供给。要素报酬和产出水平根据(3.3)—(3.4)式和(3.6)—(3.7)式来决定。利用(3.3)—(3.4)式,我们有生产均衡条件:



其中P是均衡时的商品价格向量,而ξ是贸易均衡时存在的外部效应的向量。





3.5 贸易得益


格雷厄姆关于一国可能在自由贸易中受损的论点(见Graham, 1923)是建立在下述观察之上的:当贸易导致资源从规模报酬递增产业转移到规模报酬递减产业时,国内生产总值(以不变价格计算)下降。以后关于这一题目的工作主要是找出经过贸易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不下降的条件。肯普和根岸(Kemp and Negishi, 1970)证明,如果贸易导致规模报酬递增产业扩张而规模报酬递减产业收缩,那么一国总能从贸易中获益。这一条件当然未包括格雷厄姆的例子,而且,它是建立在原先那种贸易可能是有害的论证的逻辑之上的。

从这一讨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规模经济,或者更一般地说,外部效应,只有它们在进行贸易后导致整个经济的生产率下降时才会阻止一国从贸易中获益。因而,应当有可能确定衡量平均生产率的量度,当这些量度上升时,就有贸易得益。如果事情真是这样,一国经济就能从生产率提高以及获得以不同于自给自足情况下的价格进行贸易的机会两者中获益,后一种情况是凸状经济的贸易利益的通常来源。下列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中含有这一思想(我们在下面的讨论中省略了国家上标j,因为讨论只限于一个国家):



在证明(3.9)式是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之前,我们先讨论其意义。它说明,用贸易后的价格来衡量,在贸易后的外部效应下,自给自足就业水平的产出值要大于在自给自足的外部效应下的产出值。换言之,它说明贸易均衡情况下的平均生产率(用特定的方法衡量)较高,或者说,由于确立了外部效应,贸易本身的贡献是非负的。容易看出,肯普和根岸(Kemp and Negishi, 1970)的条件是(3.9)式的一个特例。

证明:

我们将表明,给定(3.9)式,一国经济能够在贸易均衡下满足其自给自足时的消费向量XA。这可以从下面看出:由(3.9)式可得:



然而,VA(i)在贸易均衡下是一种可行的配置。因此,利用(3.5)式,我们得到:



结合这两个条件,得到:

p·XA≤Π(p,V,ξ)

它说明该经济能够在贸易均衡下满足自给自足的消费向量。

出于在本章后面才变得明显的原因,我们常常会觉得基于成本的贸易得益充分条件要比基于生产率变化的产出标准的充分条件更有用。在这种情况下,充分条件就有下列形式:



这样,用贸易均衡下的要素报酬来计算成本,如果一个国家能够用贸易均衡时的外部效应更便宜地生产出自给自足下的产出水平,该国就从贸易中获益了。这与条件(3.9)是成双的,但两个条件并不完全一样。很显然,肯普—根岸要求也满足(3.10)式。

证明:

这一证明也同时表明,当(3.10)式得到满足时,该经济能够满足贸易均衡下的自给自足消费向量XA。从(3.6″)式我们得到:



将其与(3.10)式结合,得到:



然而,

ci(w,ξA)=w·ai(w,ξA)≤ w·ai(wA,ξA)

用它代入前面的不等式,有:



最后一个等式来自(3.7′)式。因而

p·XA≤w·V=Π(p,V,ξ)

该经济能够在贸易均衡下满足自给自足的消费向量。

我们关于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清楚地说明,通过国际贸易从国外得到的规模经济比国内的规模经济更有益。而且,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一个国家越小,它从国际的规模经济中所得到的贸易得益就越多,同时,它从国际的规模不经济中所受到的损失也越大。

我们用一个例子来结束本节。这个例子说明条件(3.9)确实只是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换句话说,它说明一个国家即使并不满足(3.9)式,它也可能从贸易中获益。这个例子还用来说明格雷厄姆关于一国可能在贸易中受损的论点。为了与格雷厄姆用数字表示的例子相一致,我们的例子使用了部门特有和国家特有的规模经济。

例3.1

考虑生产和消费两种商品的两个国家。劳动是生产的唯一要素。第一种商品的生产具有部门和国家特有的、影响产出的正外部效应,而第二种商品以不变规模报酬生产。两个国家的生产函数都相同,如下:





其中Li是部门i的劳动就业,X1是应用L1的国家的第一个产业的产出水平。再假定两国都将收入的一部分用于第一种商品(柯布—道格拉斯偏好)。

容易证明,下面是劳动规模为L、生产两种商品的国家的唯一自给自足的均衡[注意第一个产业中可觉察的劳动边际产品为,它等于]:



以劳动力衡量的国家越大,其实际工资就越高,居民生活得也越好。

现在考虑一个由两个同样大小的国家构成的世界中的贸易均衡。一种是没有积极贸易的均衡,它由自给自足的配置和价格决定。但是,另外还有一对含有积极贸易的均衡,以资源配置的跨国差异来说,它们是相互映射的(见Ethier, 1982)。用星号表示外国的变量,没有星号表示本国的变量,容易证明下面是一个贸易均衡(记住):



在这一均衡中,外国专门生产商品2,而本国两种商品都生产。这一均衡的镜像是本国同外国的作用相反。

比较在自给自足和贸易均衡下以两种商品衡量的实际工资可以看到,在贸易均衡下,本国和外国以两种商品衡量的实际工资都较高,因此,如果贸易使两国从上述自给自足的均衡走向贸易均衡,那么两国都从贸易中获益。然而,直接的计算表明,外国并不满足条件(3.9)和(3.10)。其原因是贸易导致外国将资源从规模报酬递增的产业转移到规模报酬不变的产业,结果是该经济的平均生产率下降。但是,尽管有生产率损失,外国仍从贸易中获益,因为该商品在一个国家以规模报酬进行生产使世界的产出集中,这使该商品价格的下降超出其生产率的损失。注意,在这个例子中,贸易得益的意思对两国是一样的,尽管它们的资源配置经历不一样。

遗憾的是,贸易得益并不能得到保证。这可由下面两国大小不一样情况下的贸易均衡显示:



这里,本国专门生产商品1而外国专门生产商品2。本国以两种商品衡量的实际工资在贸易均衡中较高。因此,本国在贸易均衡中境况更好。然而,对于外国,我们有:



以及



这样,相对于一个很小的本国,外国会在贸易中受损。在这种情况下,外国由贸易导致的平均生产率的下降就影响了整个福利。这证明了原来格雷厄姆的观点。





3.6 贸易结构


对国际贸易模式的传统解释是建立在各种各样的跨国差异的基础之上的。因而,举例来说,李嘉图的理论依赖于各部门相对生产率水平的差异,而赫克歇尔—俄林的理论则依赖于要素禀赋构成的差异。两种理论都建立在技术规模报酬不变的基础之上。尽管有这种传统的理论,但人们都承认报酬递增本身对贸易结构有影响。对这一点,俄林(Olin, 1933, p.54)进行了简洁的讨论,马修斯(Matthews,1949—1950)进行了较详细的分析。例3.1描述了相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均衡。从中可以看出,在存在规模经济的时候,没有差异的国家之间也会进行积极的贸易。问题是,我们能否作出更多的解释。在报酬递增的情况下,能否对贸易模式作出预测?

我们首先为传统的比较成本和要素比例理论对贸易模式的预测性提出充分条件。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说明为什么需要这样的条件。假定劳动是唯一的生产要素,而且(3.1)式定义的生产函数可写成:



其中是常数。那么,容易看出,各国的比较优势由系数决定,特别是由它们的相对排列决定。这一结果的关键是假定函数在每个国家都相同。函数概括了外部效应的生产率贡献。这样,虽然外部效应在不同的产业对生产率水平所作的贡献不同,但是,它们对每个国家的同一既定产业的生产率水平则作出相同的贡献。

举一个两国家两部门的例子。在贸易均衡中ξ在两国都相同。本国公

司察觉到的相对成本是:



而外国公司察觉到的相对成本是:



因而比较低的国家在生产第一种商品方面具有相对优势,并会出口这种商品。然而,与传统的李嘉图模型相反,具有较低比例并出口商品1的国家,并不一定在自给自足情况下也具有较低的生产商品1的相对成本。其原因是,在自给自足情况下并不具有同样的外部效应,所以就可能有:



以及



因此很清楚,我们在(3.1′)式情况下预测贸易模式的能力有赖于这样的事实,即在贸易均衡下,它会导致各国的外部效应均等化。

导出条件(3.1′)的逻辑也能用来导出生产函数的条件。这些生产函数使我们能够预测建立在要素禀赋构成的跨国差异基础上的贸易模式。为此目的,我们要假定,这些广义的生产函数在每一个国家都相同,或者说:



很清楚,由于贸易导致了各国外部效应ξ的均等化,因此,既定产业内的公司就面对着相同的生产函数,包括相同的外部效应的生产率水平。这样,为了预测贸易模式,我们就能利用第1章要素比例理论中的论点了。这些论点依赖于贸易均衡时的跨国比较。对贸易模式的预测若依赖于自给自足情况下的信息(例如用自给自足情况下要素相对报酬来定义要素的相对丰裕度),则是无效的,因为自给自足情况下的外部效应ξAj在各国不同,它们的生产函数实际上也不相同。然而,建立在贸易后的信息基础上的预测[如价格均等化和一致的同位相似偏好条件下的瓦尼克(Vanek, 1968)要素含量预测和没有价格均等化条件下的赫尔普曼(Helpman, 1984b)要素含量预测]是有效的。这一逻辑实在是埃西尔(Ethier, 1979)研究国际规模经济特殊形式的核心。

我们已经找出了存在外部效应情况下应用标准的贸易理论来预测贸易模式的有力条件。我们的讨论还清楚地显示,为了能在供给主导的标准贸易理论的基础上预测贸易模式,这一条件“几乎”是必要的。以(3.1′)式为例。如果在各国并不相同,那么综合地看,比较成本就依赖于各种内在变量的均衡值,因而就无法用比较成本来预测贸易模式(除非可以得到关于函数的更详细的资料)。同样的论证也适用于(3.1″)式。

如果外部效应相等的条件不存在,问题的性质可用另一个李嘉图例子来说明。

例3.2

假定有两个国家,使用一种生产要素,生产函数的形式为:



以及



这样就有纯粹国家范围内产业特有的外部效应。在这个例子中,根据



就有自然的商品排列次序的比较优势。我们可以预料到,本国将生产靠左边的商品,而外国则生产右边的商品。但若生产函数的形式给定,一国会生产另一国不生产而它相对该国又具有无限生产率优势的商品。这意味着任何专业化模式及其相关的相对工资水平都是一种均衡。我们并不能保证一定会有比较优势排列。这源于下述事实:每个公司都认为它自己面临一条水平的平均成本曲线,而该曲线对一个不生产该商品的国家中的公司来说是无限高的。

遗憾的是,使(3.1′)或(3.1″)式成立的假定确实是很强的。因为它意味着,对一种源于一个国家比如说英国的外部效应,其生产率得益(或损失)在英国与在其他任何国家都相同。因而,如果英国汽车公司有源于英国汽车产业的外部生产率得益,那么,美国、日本、意大利、法国以及所有其他汽车制造商也都能获得同样的生产率得益。而且,这是现存的外部效应的唯一形式。因此,所有像企业联合或基础设施之类完全在一个国家之内地方化了的外部效应就排除在外了。

这样,纯粹外部效应的假定虽然避免了建立不完全竞争模型的问题,却并未保住一个规模报酬不变的简单世界。然而,正如我们在第1章所见,在存在许多商品和要素的情况下,商品贸易的确切模式即使在一个报酬不变的世界中也是难以预测的。我们那里的分析不是这样,而是集中于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可能性,以及给定这种均等化,商品中含有的要素服务的净贸易。这是有可能预测的。一个自然的问题是,在报酬递增情况下,同样地改变问题是否会产生有用的结果。





3.7 要素价格均等化


在考察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可能性时,我们只限于一种特殊形式的外部效应:产业特有和国家特有的产出效应。我们进一步假定技术在所有国家都相同。因而生产函数有如下形式:



其中IE是具有外部效应的产业的子集。所有其他产业以IC代表,以不变的规模报酬生产。虽然生产函数在所有国家都相同,但i∈IE的生产函数显然并不满足(3.1″)式。

如同第1章一样,我们的第一步是建立一个一体化世界经济的均衡。为此,我们将假定所有国家都有一致的同位相似偏好,从而所有国家的支出份额都为ai(p),i∈I。这样,描述一体化经济均衡的条件就同商品市场出清条件一样与(3.6′)—(3.7′)式相似。这些条件可表述为[与第1章(1.1)—(1.3)式比较]:





其中,对于i∈IC,ci(·)和ali(·)(4)独立于。它们意味着产业就业水平为:



现在我们要问,如果我们把这个世界分割成不同的国家,资源怎样分割才能使我们重新建立一体化均衡?除了一个附加条件外,答案与第1章的答案相似。这个条件是:如果我们要重建一体化经济,每一个具有外部经济的产业都必须集中在一个国家。因此,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由资源禀赋的配置确定,而这种配置又是由部门就业水平(3.16)式生成的,但有一个附加条件:对于i∈IE,向量只配置在单个国家:



对i∈IE,λij ∈{0,1},以及对所有j∈J,有



这是一个非空集合,但它可能很小,从而没有意义。然而,如果报酬不变的产业足够多,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就会较大;要素空间就有满维数性。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满维数性要求报酬不变的部门数与生产要素的数目相等。图3.1显示了这一点。

图3.1的阴影部分代表2个国家、2种生产要素(劳动L和资本K)以及3种商品情况下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3种商品中的一种具有外部经济。本国的原点为O,外国的原点为O*。向量OQ1、Q1Q2和Q2O*各与、和相对应。如果所有商品都以不变规模报酬生产,那么,OQ1Q2O*将是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然而,若假定商品1的生产具有外部经济,就要集中在仅仅一个国家。如果商品1集中在本国,那么中的禀赋就有要素价格均等化;如果商品1集中在外国,那么中的禀赋可实现要素价格均等化。因此,对于两个阴影之一中的任一禀赋点,就有一个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均衡。

图3.1



下面作几点评论。第一,图3.1中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图形说明,要素构成的相似性不一定提高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可能性。例如,E1比E2代表一个更相似的要素构成,但E1不属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而E2属于这种集合。特别地,对角线OO*不一定属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因此,在有外部经济的情况下,要素价格均等化可能要求要素构成中有特定的不相似性。然而,如图3.2所示,要素构成的相似性可能会与要素价格均等化相一致。这一点还会在其他市场结构中出现。

第二,可能存在多个与要素价格均等化相一致的专业化和贸易模式。考虑图3.2中的E点。对世界资源的这种分布,可能有两种生产和贸易的模式。如果商品1的生产集中于本国,本国就会将资源Q1P2用于产业2,将Q1P3用于产业3。如果外国生产商品1(这也与要素价格均等化相一致),本国就将资源用于部门2,将用于部门3。然而要注意,这样形成的专业化模式并没有重要的福利意义。

图3.2



第三,报酬递增意味着,即使各国都相同,也有专业化和贸易。再考虑图3.2,E点就是各国要素禀赋相同的那一点;但是,我们已知只有一个国家生产商品1,这必然意味着非零贸易。

第四,虽然具有规模经济的部门在这一均衡中是资本最密集的,但是,资本相对丰裕的国家并不一定就要有这个部门。图3.2的E′点说明了这一点。在E′点,虽然本国的资本相对丰裕,但要素价格均等化要求商品1在外国生产。在这种情况下,劳动相对丰裕的国家必然出口资本最密集的商品。之所以会这样,原因是国家大小也很重要,而在E′点,本国太小,如果容纳第一个部门,就会导致要素报酬不相等。这最后一点在理解均衡的多重性问题时将被证明是有用的。我们很快就要讨论这一点。

现在,虽然在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中可能有多种商品贸易的模式,但是,要素含量的净贸易流动是唯一地决定的。图3.1表明了这一点。例如,如果E2是禀赋点,那么C点就像我们在第1章中所解释的那样,描述了消费的要素含量。因此,向量E2C描述了贸易流动的净要素含量。资本相对丰裕的本国是资本含量的净出口国和劳动含量的净进口国。

在多要素、多商品的情况下,我们有:



其中是要素含量净进口的向量。这样,我们就能够应用瓦尼克的链形论点。每个国家都出口其禀赋相对较多的要素服务的含量,进口其禀赋相对较少的要素服务的含量。





3.8 非唯一性


我们已经看到,外部经济有一种重要的情况,即虽然商品的贸易模式是不确定的,但其隐含着的要素服务的贸易可以根据各国的要素禀赋情况得到预测。然而,这种预测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如在规模报酬不变的情况下那样有力。在规模报酬不变的情况下,世界的生产和要素价格的均衡是唯一的。在有外部经济时,它不是唯一的。问题是,在规模报酬不变和禀赋配置属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时,我们一定有要素价格均等化;而在有外部经济时,就不是这样了。

3.6节例3.2说明了在某些部门具有外部经济时,可以存在许多均衡点。我们在那里的李嘉图型例子中指出了可以有许多均衡点。我们现在要说明的是,若生产函数在每个国家都一样,并且具有前一节所讨论的那种形式,那么,即使禀赋点属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也可能存在要素价格均等化以外的其他均衡点。我们用3.5节例3.1来说明这一点。

令为世界经济中的劳动力。那么,在这个例子中,一体化均衡下劳动的部门配置就是:



(见例3.1关于一个封闭经济的均衡)。(3.17)式定义的两个可能的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在图3.3和图3.4中由粗黑线绘出。在单个投入品的情况下,我们的要素配置盒形图变成一条直线。本国的原点是O,外国的原点是O(5)。图3.3描述了的情况。图3.4描述了(6)的情况。以本国为原点,向量OQ描述了L(1),而向量QO(7)描述了L(2)。同样,以外国为原点,O*Q′描述了L(1),而Q′O描述了L(2)。如果第一个产业位于本国,那么,要素价格均等化要求禀赋点在Q和O*之间;如果它位于外国,那么,禀赋点应在O和Q′之间。因而,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由粗黑线表示。

图3.3



图3.4



现在假定禀赋点在图3.3中位于OQ之间。*那么很清楚,要素价格均等化要求第一个产业位于外国。然而,如我们在例3.1中所示,这时还有一个均衡点,在这一点上,报酬递增的产业位于本国。在这个均衡点上,w>w*,即这是要素价格没有均等化的均衡点。

这种可能性存在的原因是,尽管外国工资较低,但外国公司相信,只要,它们就面临在第一产业中无限制的平均生产成本。结果是,尽管本国公司实际上处于成本劣势地位,但它们能够以外部经济生产该商品。虽然非唯一性结果并不限于目前的市场结构(存在规模经济),但它在这种情况下特别严重,因为公司只认同该产业本国部分的平均成本曲线,而且它们在运作时又将这条曲线看作是水平的。非唯一性问题这一特征的弊端在下一章会更加清楚。

最后我们要指出,各种均衡的关联还要看我们没有讨论的稳定性(例如,见Ethier, 1982)。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即使在我们刚才讨论的简单例子中,在E点也还有一种均衡,它由外国生产两种商品,而本国只生产商品1。在这个均衡中,存在着要素价格均等化,但它与一体化均衡不同。





3.9 再论贸易得益


我们在上两节讨论的国家特有和产业特有外部经济的模型很可能在要素价格均等化情况下从贸易中获益。我们在例3.1中指出,在两个国家大小一样的情况下,有一个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均衡点,在这一点上,两国能同等程度地从贸易中获益,但有一个国家不满足条件(3.9)和(3.10)。这是因为,即使是专门生产报酬不变商品的国家,它在进行贸易后也面临(在不变价格下)产值的损失,因而不满足(3.9)式和(3.10)式。它从贸易中获益是由于以递增的规模报酬生产的商品的价格下降了,该商品在贸易均衡时集中于另一个国家进行生产。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并不解释这种价格下降。

这样,我们假定存在一个具有国家特有和产业特有的外部经济的世界,而且生产函数在每一个国家都相同。那么,下面就是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

(1)存在着要素价格均等化。

(2)对每一个i∈IE,商品i只在一个国家生产。

(3)。

证明:

条件1和2意味着:



因而



利用这个等式和条件3,我们得到:



因此,在贸易均衡中,自给自足的消费向量可以得到满足。

这一结果说明,在一体化均衡重建时,属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的禀赋有非常理想的福利特性。在这种均衡下,条件3很可能得到满足,因为它所要求的只是,在贸易均衡中,属于IE的产业的世界产出水平平均来说要大于一个国家自给自足时的产出。

这一结果是关于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但是,我们的分析说明,即使没有这种均等化,若承认在贸易均衡下可从商品降价中获益,则充分条件(3.10)可以大大放宽。利用前面的证明方法,马上可以看到,下面是外部效应情况下贸易得益的更一般的充分条件:



这就是说,如果用自给自足下的外部效应和贸易均衡下的要素价格生产自给自足的消费向量的成本不比贸易均衡时国际市场上的消费向量的成本低,那么一国就从贸易中获益。当外部效应是国家特有和产业特有时,贸易均衡情况下越是专业化,这一条件就越可能得到满足。在例3.1中,两国都满足(3.18)式。





参考文献


Dixit, Avinash, and Norman, Victor, 1980,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Cambridge, Englan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Ethier, Wilfred J., 1979, "Internationally Decreasing Costs and World Trad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9: 1-24.

Ethier, Wilfred J., 1982, "Decreasing Costs in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Frank Graham's Argument for Protection," Econometrica, 50: 1243-1268.

Graham, Frank D., 1923, "Some Aspects of Protection Further Considered,"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37: 199-227.

Helpman, Elhanan, 1983, "Variable Returns to Scale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Two Generalizations," Economic Letters, 11: 167-174.

Helpman, Elhanan, 1984a, "Increasing Returns, Imperfect Markets, and Trade Theory," in 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Vol.1.Jones, Ronald W., and Kenen, Peter B.(eds.), Amsterdam: North Holland.

Helpman, Elhanan, 1984b, "The Factor Content of Foreign Trade," Economic Journal, 94: 84-94.

Kemp, Murracy C.and Negishi, Takashi, 1970, "Variable Returns to Scale, Commodity Taxes, Factor Market Distortion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Trade Gains," Swedish Journal of Economics, 72: 1-11.

Matthews, R.C.O., 1949—1959, "Reciprocal Demand and Increasing Returns,"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37: 145-158.

Ohlin, Bertil, 1933, Inter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Vanek, Jaroslav, 1968, "The Factor Propotions Theory: The N-Factor Case," Kyklos, 24: 749-756.

Varian, Hall R., 1978, Microeconomic Analysis, New York: Norton.



* * *



(1)在具体应用时,必须确保外部效应不至于强烈到使生产无需投入品。例如,在生产函数为的情况下,g(·)对于的弹性必须小于1。

(2)当Π(·)对于p不可微分时,斜率Πp(·)应被解释为是在p点支持Π(·)(保持V和ξ不变)的所有超平面的斜率的集合,而且(3.7)式应由X∈Πp(p,V,ξ)取代。

(3)原文为ξAij,疑为ξAj之误。——译者注

(4)原文如此,疑为ai(·)之误。——译者注

(5)原文如此,但根据图3.3,似应为。——译者注

(6)原文如此,但根据图3.4,似应为。——译者注

(7)原文如此,但禀赋点似应位于OQ′之间。——译者注





4

可竞争市场


在第3章,通过假定规模经济对公司完全是外在的,我们将规模经济融入了一般均衡的模型。这是一个方便实用的假定,因为它与完全竞争一致并且隐含着整个经济都是平均成本定价;不完全竞争和垄断租金不是一个问题。我们还表明,在某些条件下,外部经济分析方法能对贸易模式和贸易的福利效应都作出简洁而又吸引人的分析。然而,接着而来的问题是,这一分析的一般化程度如何。特别是,在规模经济对公司是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时候,它是否还能成为一个有用的指南?

这一章的目的是介绍一种贸易分析法,它分析在具有一种特定市场结构的不完全竞争情况下的贸易;这种市场结构就是可竞争市场。在这种市场中,即使有些产品是由垄断公司生产的,进入的威胁也迫使它们以平均成本定价。

这一章共有六节。第1节解释可竞争市场是什么意思并定义基本的均衡概念。第2节描述生产要素可以完全流动情况下一个一体化世界经济的均衡。第3和第4节接着分析在要素不能流动但贸易使得一体化均衡和要素价格均等化得以实现时,国际专业化和贸易的性质。第5节转而分析要素价格均等化不发生时的贸易模式。最后,第6节分析贸易得益。





4.1 市场可竞争性的概念


只要存在着公司内在的规模经济,就不可能有完全竞争。而一旦市场是不完全竞争的,一般来说就没有理由期望以平均成本定价。然而,最近鲍莫尔、潘扎和威利格(Baumol, Panzar and Willig, 1982)的工作指出,在某些情况下,即使规模经济导致市场上只有少数几个甚至一个公司,平均成本定价仍将是标准。他们的论点是,当市场是可竞争的时候,公司就无法利用它们的市场力量。这个意思是说,存在着能够迅速进入和撤出市场的竞争者,而现有的公司并不比这些潜在的竞争者具有成本上的优势。

我们先重新表述一个封闭经济的均衡的定义。然后我们将修正这一定义,使之适用于一个进行贸易的世界经济。

先考虑一个封闭经济中单个产品的市场。对该产品的需求是关于价格的向下倾斜的函数D(p)。存在着一些潜在的有能力生产该产品的公司。它们都有相同的平均成本函数:

c(w,xω)

其中w是要素价格的向量,xω是公司ω的产出。函数c(·)是关于产出递减的;这就是说,该产品以递增的规模报酬生产。

现在该市场的可竞争均衡由三种因素来确定:市场上的公司数目m;这些公司的产出(x1,…,xm)以及市场价格p。对这一均衡我们有三个条件。首先,市场必须出清:



其次,在没有公司会受到损失的意义上均衡是可行的:

p≥c(w,xω),对ω=1,…,m

第三,在没有公司能够削价获利的意义上均衡是可维持的:

对所有pe≤ p,pe≤ c(w,xe),其中xe=D(pe)

这一均衡的含义是,任何报酬递增的商品必须由一个垄断者生产并以平均成本定价。如果有一个以上的公司,进入者就能够降低现行价格而仍然获利,这是因为,它通过比任何现有公司生产得多而降低了平均成本。如果价格高于平均成本,进入者总能够通过降价与现有公司竞争而获利。结果就必然是只有一个按平均成本定价的垄断者。

然而,问题并不仅仅如此,因为可能存在多个价格等于平均成本的产出水平。从图4.1可见,有三种价格—产出的组合符合p=c[w,D(p)]。如果这是一个马歇尔前落供给曲线的模型,那么有人或许会说,这里在价格p0和p2处有两个稳定的均衡点。但在可竞争市场上,高于p0的价格不可能维持,因为价格在p0和p1范围内已超过平均成本。那就很清楚,如果有一个以上的价格与平均成本相等,可竞争市场均衡的价格是这些价格中最低的。如果条件p=c[w,D(p)]有唯一解,那当然就是可竞争市场均衡价格了。

图4.1



然而,当我们转向国际环境时,选择与平均成本相等的价格中最低的一个这种要求就显得重要了。假定现在有J≥2个国家,它们的要素价格不一定相同。令wj为国家j的要素价格。那么,我们对均衡的新定义就必须包括一个公司数目的向量

(m1,…,mJ)

其中mj是国家j的公司数目;一个“长的”产出向量



以及一个世界价格p。均衡条件是我们已表述过的条件的直接延伸。首先,我们有市场出清:



其中,D(p)为世界需求。

其次,我们要求可行性:



以及

ω=1,…,mj

第三,我们要求持续性,它要再加一个国际竞争的维数:对所有pe≤p,有

pe≤ c(wj,xe),其中j∈J,xe=D(pe)

同前面一样,这些条件意味着生产由一家公司进行,并以平均成本定价。如果这种构造不止一个,那么均衡就位于最低平均成本。在国际条件下,这最后一个构造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图4.2展示了一种情况,其中一种商品生产的平均成本在一个国家处处低于另一个国家。不过,如果这些是外部经济引起的向下倾斜的供给曲线的话,就可能有两个均衡点。在其中一点E2,低成本的外国会进行生产而高成本的本国不生产。但是,如果本国已占领了市场而外国没有,那么均衡点E1可维持。确实,这种多均衡点情况由于会对预测贸易模式造成许多困难而没有在上一章出现。

图4.2



然而,在可竞争市场情况下,这个问题并不存在。进入总会导致均衡在不盈不亏的最低价格上形成;E1就不是可持续的了,只有E2是均衡点。

总之,可竞争市场的理论意味着,每个具有递增性报酬的商品都只有一个公司进行生产,并以平均成本定价;其生产在具有与利润为零相一致的最低价格的那个国家进行。





4.2 一体化均衡


可竞争市场的理论对一种经济的市场结构和定价作了简单的描述,在这种经济中,某些商品以内部规模经济生产。每种规模报酬递增的商品都只有一家公司生产;所有商品都以平均成本出售。我们现在要做的同第1章和第3章一样,是给出一个假设的结构,即一体化世界经济的均衡条件。这个要素完全流动的世界经济一般均衡的结构,将作为我们后面几节贸易均衡分析的参照点。

假定这个世界经济生产一个商品的集合I。这个集合可以分为以递增性报酬生产的商品子集IR和以不变报酬生产的商品子集IC。所有消费者对商品的偏好是一致地同位相似。还有一个是必定充分就业的生产要素的集合。

第一个均衡条件是关于定价的。报酬不变的商品只是以平均成本定价:



每一种其生产具有规模经济特点的商品也将以平均成本定价,并由一家公司生产整个世界的产出:



为简便起见,我们假定每个市场只有一个与零利润相一致的价格,这样,我们就不必为了确保pi实际上是与不盈不亏约束条件相一致的最低价格而再另加一个条件。

对于要素市场,我们首先要导出单位要素投入。它们能从单位成本函数导出:



这样,我们就能写出要素市场出清条件:



最后,对每种商品,都有一份支出αi(p),因此商品市场出清的条件就可写成:



像第1章和第3章一样,我们可以定义每个部门i的要素投入由就业向量代表。这样,这个一体化经济的资源配置就可以用这个向量的集合来概括。





4.3 贸易均衡


现在假定这个世界经济分为J个国家,每个国家得到禀赋为Vj的生产要素。禀赋的某些分布能使这个世界经济通过贸易实现与完全一体化的假设情况下一样的资源和产出的配置。若这种情况出现,要素价格将均等化,我们就能以非常简单的方法来分析贸易模式。

首先我们要说明要素价格得以均等化的世界资源配置的集合。像第3章产业和国家特有的规模经济情况一样,要重建一体化经济,这个进行贸易的世界经济必须使每个具有递增性报酬的部门的生产集中于一个国家。(这里,生产同样也集中于一家公司。)而且,在利用一体化经济的生产技术的情况下,生产的配置必须使每个国家的资源都充分就业。这样,与要素价格均等化相一致的世界资源配置的集合就是:

FPE={(V1…,VJ)|存在着λij ≥ 0,



这个与(3.17)式一样的定义(1)与(1.4)式的区别在于,它对报酬递增部门的配置有整数约束。特别地,只要报酬不变部门的数目IC至少与要素的数目一样多,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就有满维数性。

(4.5)式的含义,以及它在要素价格实际上均等化时对贸易的含义能用一个两部门、两个国家和三种商品的例子来说明。假定有三种商品,商品1以递增的报酬生产,商品2和3以不变报酬生产。在图4.3中,OQ1和O*代表一体化均衡下对部门1的投入;Q1Q2和代表;Q2O*和O代表。我们关于要素价格均等化的条件要求我们对这些向量在各国的配置能使得所有资源都充分就业以及商品1的生产集中于一个国家。

图4.3



很清楚,如果我们将商品1的生产集中于本国,那么对于中的任何禀赋点,资源都能充分就业。如果我们将商品1的生产集中于外国,对于中的任何点,资源都能充分就业。因此,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就由这两个平行四边形的联合构成。其阴影面积比第1章报酬不变情况下要小,这反映了集中生产所要求的整数约束(与图3.2相比)。

如果禀赋点在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我们可以从这个例子中很容易看出三个要点:

(1)很可能存在着不止一个能满足(4.5)式的世界生产的配置集合λij。看一下图4.3的配置点E。下面是两个可能的生产模式。本国可生产商品1,它将资源OQ1用于此目的,而将Q1P2和Q1P3各用于生产商品2和3。另一方面,外国也可生产商品1;在这种情况下,本国将资源和用于生产另外两种商品。这说明,国际专业化和贸易的模式总的来说还没有完全决定。

(2)虽然商品的贸易没有完全决定,但我们能够预测要素服务的净贸易。在图4.3中,我们画了一条通过E点的收入线BB′,其斜率为-wL/wK。我们知道,本国在世界收入中的份额为,其中C是BB′与对角线OO*的交点。从偏好的同位相似性可知,OC代表包含在本国消费中的要素服务的向量。因此,即使可能存在两种专业化模式,要素服务的净贸易总由EC代表。更一般地说,只要要素价格均等化,我们就会一直有“瓦尼克链”,其中一个国家是其禀赋相对丰裕的要素服务的净出口国。

(3)要素服务的交换并不是商品贸易的唯一理由。即使E位于对角线上,从而没有要素服务的净贸易,商品1的生产集中在一个国家的要求也会导致专业化和贸易。

这一分析很简单,也很有吸引力。然而,它是建立在贸易导致一体化均衡重建的假设之上的。我们下一步的任务是回答两个问题。第一,即使禀赋分布在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内,什么因素确保了要素价格均等化?第二,如果禀赋位于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之外,我们还能对贸易说些什么?下面两节依次讨论这两个问题。





4.4 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健全性


我们知道,只要禀赋点位于要素价格均等化之集合内,这个贸易中的世界经济就存在着要素价格均等化下的均衡,它重建了一体化经济的均衡。但这是否就是唯一的均衡呢?在第3章我们举了个例子,说明在规模经济对公司是外在的时候,可能存在要素价格非均等化下的其他均衡点。虽然我们没有对可竞争市场的情况作出一般分析,但看来很清楚,这种情况下的要素价格均等化要比外部效应情况下有更充足的根据。特别地,在一个与前一章相应的例子中,一个可竞争市场的世界排除了要素价格非均等化的均衡。

现在,如例3.1一样,考虑这样一个世界:只有两个国家:本国和外国;只有一种生产要素:劳动;生产两种商品:X和Y。商品Y以不变报酬生产;商品X以递增的报酬生产,其成本函数为:

cX(w,x)=wx-ζ,0<ζ<1

我们假定柯布—道格拉斯偏好,用于X的开支份额为。

图4.4再现了图3.4,它表明了世界经济中的资源配置。OO*代表了世界的劳动供给。OQ代表了这个一体化经济中用于生产X的劳动,它与Q′O*相等。QO*代表这个一体化经济中用于Y的资源,它与OQ′相等。我们必定有

图4.4



如图4.4所示,Q位于Q′左面体现了的假设。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禀赋点都与要素价格均等化一致。对于OQ之间的点,商品X必须在外国生产以使它具有同一体化经济中一样的规模。对于Q′O*之间的点,X的生产必须集中于本国。对QQ′之间的点,任何国家都能生产X。

现在的问题是,在一个不同的专业化模式中,是否存在着一个持久的均衡点。我们能否在禀赋点位于OQ内,但X在本国生产时,达到一个世界均衡点?(对称的情况是禀赋点在Q′O*内,X在外国生产。)

如果禀赋点在OQ内,而本国专业生产X,那么本国的相对工资就必定是:



但若本国工资较高,公司就会觉得在外国生产X更有利。因而这个均衡是不可持续的。

在第3章外部效应模型中,这个均衡是可持续的,因为公司将它的平均成本看成是依赖于产业的产出的,而产出是它们所无法影响的。如果外国不生产X,考虑进入的公司会发现,相对于在本国生产的公司来说,它们处于生产率的劣势,而这种生产率的差异要大于工资的差异。然而,在可竞争市场情况下,竞争来自于那些试图占领整个市场的公司,它们将工资的差异看作是潜在的成本优势。

有些读者可能已注意到,关于可竞争市场下可持续均衡的定义可导致关于贸易中的世界所特有的均衡是否存在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在本章的附录中得到简短的讨论。

这样,我们的例子就说明,重建一体化经济的要素价格均等化均衡的概念在内在的规模经济和可竞争市场情况下至少同在外部经济和完全竞争的情况下一样有用。





4.5 不均等要素报酬


本书关于贸易模式的许多结论依赖于要素价格均等或者生产函数同位相似的假定。然而,在可竞争市场情况下,我们可以进行与1.6节相似的分析,来导出关于要素报酬不均等情况下的一些结论。

图4.5显示了一个两种要素、三个国家、四种商品的世界中技术与成本的关系。它表面上与图1.8一样,但解释不同。图中显示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等产量线,而是用等产量线代表每种商品的世界实际产出,然后用因子缩小而画出来的曲线。因而,这些曲线代表各种不同投入组合的每美元产出值。对每个国家j,射线Kj/Lj代表其禀赋的资本/劳动比例,而斜率为的下斜线是单位成本线。

图4.5



直觉上很显然,wL/wK是关于K/L递增的。这可以通过直接从图中导出一个适当的国内生产总值函数或定义一个世界要素价格边界得到。但我们只是断言,事实上情况一定是这样。

在图中的例子中,第一个国家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便宜地生产出商品1的世界实际产出。商品2的世界产出能在国家1和国家2中同样便宜地生产出来;而商品3能同样便宜地在国家2和国家3生产出来。商品4的世界产出在国家3生产最便宜。因而,存在着一条比较优势的链。资本最丰裕的国家1生产商品1和2;国家2生产商品2和3;国家3生产商品3和4。各国生产的商品的资本密集度与它们的资本丰裕程度相对应。(注意,资本密集度以实际的产出水平来估计,这意味着结果并不依赖于生产函数的同位相似性。)现在,由于1美元产出值在一个资本/劳动比例较高的国家要用较多的资本和较少的劳动来生产,因此双边贸易流的要素含量反映了要素禀赋的跨国差异。

一般说来,令Tjk为国家j从国家k进口商品的向量,那么这个进口向量的要素含量将是:



现在我们知道,对于任何在k国以不变报酬生产的商品,



否则,该商品在j国生产更便宜。在可竞争市场情况下,对IR中的商品,一个相似的条件也成立:



但是我们又知道,因为k国选择的生产技术并不使j国的要素价格最小化,因此下列不等式成立:





将它们放在一起,我们有:



这与(1.15)式的结果相同。它说明,当我们考察双边贸易流时,我们将发现,一般说来,一国出口含有较多的相对便宜的要素服务的商品,一国进口含有较多的相对昂贵的要素服务的商品。





4.6 贸易得益


我们用分析贸易的福利影响来结束本章。在可竞争市场情况下,贸易得益并没有保证。我们在附录中给出了一个受损的例子。然而,我们可以给出一个看上去并不很有力的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并提出一个贸易得益的强有力的推断。

我们的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如下:

如果,其中w是该国贸易后的要素价格向量,是该国商品i的自给自足的产出,而是贸易后i的世界产出(对i ∈ IC,平均成本独立于Xi),那么,一国就能从贸易中得益。

证明与第3章一样,但是我们不再要求要素价格均等化。首先,在可竞争市场情况下,商品的价格不能超过该国生产当前世界产出的平均成本;否则,一个国内的公司会进入并占领市场。因此,我们有:



因而,我们的条件意味着:



下一步,令wA为自给自足下的要素报酬。我们知道,



因为自给自足的技术选择在贸易后的要素价格下并不是成本最小化的。

最后,由于要素在自给自足情况下是充分就业的,故我们有:



其中V是该国的要素禀赋。

将这些不等式放在一起,我们关于贸易得益的条件意味着:



这就是说,该国贸易后的收入使它能够购买贸易前的产出,因此,它必然从贸易中获益。

现在,关于贸易得益充分条件的关键一点是,它将贸易前的国家产出与贸易后的世界产出相比较。我们所要求的只是,一般说来,进行贸易的世界经济对报酬递增商品的生产要大于这个国家自给自足下的生产。传统上对国家可能从贸易中受损的担心强调国家的报酬递增部门产出下降的可能性,而这看来不是太不可能的。但在我们的分析中,生产规模在这个国家并不重要,因此受损就不大可能了。附录中的例子说明损失是可能的,但这是一个严重编造的事例。一般说来,可竞争市场模型提出了一个贸易得益的强有力的推断。





附录4A:均衡的存在


在某些条件下,我们所定义的那种持久的均衡可能不存在。由于下面将要讨论的原因,不存在的可能性不一定是个严重的问题。然而,为不失完整性,我们先讨论可能性。

图4A.1



再看一下4.4节所讨论的例子,其中有两种商品、两个国家以及仅仅一种生产要素。现假定用于报酬递增部门的开支份额为。

这个世界经济的资源配置能用图4A.1来分析。图中OO*代表劳动的世界禀赋;OQ代表一体化均衡下用于生产X的劳动就业;,。QO*和OQ′代表用于生产Y的劳动就业。其与图4.4不同的地方当然就是Q′现在位于Q的左面。

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区域现在由两个不连结的集合OQ′和QO*组成。如果禀赋点位于这两条线段中的任何一个之中,就没有什么问题:存在着一个X在较大的国家进行生产的可竞争市场均衡。

但是,假定禀赋点在Q′Q之间,那么,就不存在可竞争市场的均衡。4.1节给出的这种均衡的定义要求,任何报酬递增的商品仅由一家公司在任何成本最低的地方生产。但是,如果我们试图在禀赋点位于Q′Q之间时将生产集中,专门生产X的国家的相对工资就必然上升——形成导致另一个国家的公司进入的条件。所以不存在均衡。此处均衡存在的困难对于一个有许多国家的世界来说是特殊的,因为这一困难源于这样的事实:要素市场是分割的而商品市场是一体化的。在凸经济中,这些特征并不产生均衡存在的问题。

或许可以说,从这个例子得到的正确教训是,我们需要重新形成关于均衡的概念。然而,我们不想将问题追得更深。这里均衡不存在的问题是下列事实的后果:用于单个商品的开支份额太大,以致转移该商品的生产地点会对要素价格产生重大影响。在一个更加实际的多商品模型中,这个问题会不那么严重,虽然它也不会消失。





附录4B:贸易损失


我们曾假定在可竞争市场下可从贸易中获益,但也存在着因贸易而受损的可能性。在这个附录里,我们举一个例子。在这个例子中,各国关于嗜好和技术是对称的。这并不一定会导致贸易受损,但是,没有对称性的例子是极其复杂的。

这样,我们就来考虑一个两个国家——本国和外国——的世界。每个国家都只有一种生产要素——劳动。存在着三种商品,本国只能生产商品1和3,外国只能生产商品2和3。

商品1以递增的报酬生产;我们可以用一个单位劳动条件来概括:

aL1(X1)

它是关于产出递减的。商品2在外国以不变单位劳动投入来生产。商品3在两个国家都以不变报酬进行生产。我们选择单位劳动投入在两个国家都为1。

在需求方面,假定本国的嗜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形式:



这可以作如下解释:“初级”部分的需求认为商品1优于商品2;而“次级”部分认为两者一样好。外国的嗜好是单一的:只需求商品3。

让我们先考虑自给自足的均衡。这在外国很简单:商品3以单位价格1生产。本国的自给自足均衡由图4B.1说明。这里,对商品1的需求是以商品3表示的价格的函数;由于商品2不可得,故它是一个由(4B.1)式定义的阶梯函数。函数还显示了以商品3度量的生产商品1的成本;在我们选定的单位中,它也就是单位劳动条件。我们这种特别的画法隐含着。

图4B.1



现在假定两国进行贸易。我们假定两国继续生产商品3,这样工资就均等了。我们还假定小于

结果显示在图中。由于商品2较便宜,它就从与它一样理想的商品1那里夺取了“次级”市场。市场的失去使商品1的生产规模缩小,这导致“初级”市场上商品1的价格上涨。两个长方形阴影代表本国从次级市场价格下降中获得的利益以及在初级市场受到的损失。相对于损失,得益可任意地小:因为即使商品只是便宜一点点,商品1也将失去次级市场。这样就如图所示,本国可能在贸易中受损。

这里所讨论的内容是如何与我们的一般分析相联系的,这应当很清楚。我们已说明,一般说来,当报酬递增部门的生产规模在贸易中的世界经济中比在自给自足的国家中要大的时候,贸易得益得到保证。这里只有一种商品是以递增的报酬进行生产的,而且我们已经成功地构造了这种商品的生产下降的例子。但是,即使只有一种商品和两个国家,这也是难以想象的。在一个有许多商品、许多国家的世界里,这肯定更是罕例了。





参考文献


Baumol, William J., Panzar, John C., and Willig, Robert D., 1982, Contestable Markets and the Theory of Industry Structure,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 * *



(1)原文如此,请读者注意与(3.17)式的比较。——译者注





5

寡占


在这一章,我们运用一种与第3章和第4章所采用的方法互补的分析法。在那两章里,我们探索了规模经济对贸易的影响,但采用的假定没有包括复杂的寡占情况:在第3章,是纯粹的外部经济和完全竞争;在第4章,是有限定价垄断。我们在这一章要做的正相反:我们将集中于寡占的含义。

关于寡占,当然不存在一般的模型。少数几个公司会进行直接的心照不宣的勾结,而我们并不知道如何来预测勾结是不是发生,或者它发生了之后会怎么样。即使在不合作的情况下,竞争的结果也有赖于许多细节,特别是公司对参数(例如,价格或产出)的选择以及对其他公司会作出什么反应进行猜测的性质。因此不可能对寡占对贸易的影响作出任何一般的分析。

然而,即使没有一般模型,对于特殊情况的研究仍能产生有用的结论。近年来,一些研究者用最古老和最简单的产业结构分析法——关于公司相互将其他公司的产出看作既定的古诺假设——发展出了一些对于贸易的有趣和有建设性的分析。要证明这一假设符合现实世界是困难的;在实践中,公司似乎更多地进行价格竞争而不是数量竞争。而且确实存在着一些重要的环境,其中决策变量的选择具有重要含义(例如,见Eaton and Grossman, 1983)。然而,即使古诺行为假设本身难以得到证实,利用这一假设也常能导致直觉上合理的结论。原因可能是它意味着寡占行为是介于完全竞争和垄断之间的。而且,其结果常随公司数目而有规则地变化,公司数目的增加会使竞争加剧。

在这一章,我们用古诺方法来考察产业结构对贸易模式产生影响的两种途径,这里产业结构是独立于其他因素的,甚至可能与其他因素相反。第一条途径是卖者集中对贸易的影响以及贸易对卖者集中的影响。假定一个国家为生产一种商品进行竞争的公司数目少于另一个国家。其他条件相同,我们可以期望,在没有贸易的情况下,第一个国家该商品的相对价格较高;而如果可以进行贸易,它就会进口该商品。如果其他条件不相同,则从相对生产成本或自给自足价格观点来看,集中程度的差异会成为一个独立的影响,使贸易实际走上“错误的”道路。

同时,贸易本身对集中也有直接的影响。如果允许一种商品进行贸易,两国就实际上创造了一个不如自给自足下存在于两国中任何一国那样集中的产业。这种竞争的加剧能成为从贸易中获益,或者更确切地说,从进行贸易的可能性中获益的来源,因为重要的是潜在的竞争,所以即使实际上很少或者没有导致贸易,这也能形成区别(见Helpman, 1984)。

第二条不完全竞争能影响贸易的途径是通过市场分割。如果运输成本或其他贸易障碍能使公司对不同的顾客索取不同的离岸价格,它们就有进行价格歧视的动机——尤其是在它们的市场份额较低、从而用限量销售来支持价格的刺激也较小的市场上提供较低的价格。这种价格歧视能改变贸易模式,而且最令人惊讶的是,能导致“交叉拖曳”,即同一产品的双向贸易(见Brander and Krugman, 1983)。





5.1 卖主集中:局部均衡


许多关于卖主集中对贸易的含义可从局部均衡分析中导出。考虑一种单个商品在两个国家分别以成本函数C(w,x)和C*(w*,x)进行生产的情况。令m为第一个国家的消费者人数,m*为第二个国家的人数,并且令所有消费者都有相同的人均需求函数:



出于某种理由,我们假定该产业不能自由进入。这可以是由于政府管制或其他自然障碍。公司数目n和n*是外生地决定的。





5.1-1 没有贸易的均衡


假定我们孤立地看这些国家中的一个,产业需求曲线将是个人需求的加总,因此



其中X为产业的产出。需求函数的反函数为:



公司使利润最大化。假定它们把其他公司的产出看作既定,这意味着表示边际成本与边际收入相等的一阶条件为:



其中x是一个代表性公司的产出而Cx(·)是其边际成本。等式左边代表边际收入。但由于所有公司都相同,因此



这使我们得到基本的均衡条件:



其中σ(p)为需求弹性。





5.1-2 贸易的竞争效应


假定现在有了进行贸易的可能性。先讨论国家完全对称的情况是有用的:C(·)和C*(·)相同,并且w=w*,m=m*,n=n*。在这种情况下,各国自给自足下的价格相等。在一个竞争的模型中,这意味着贸易对其没有影响。然而,在我们这个事例中,贸易的可能性具有加剧竞争的效应。贸易后,一个代表性公司的边际收入为:



我们立刻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贸易前的价格下,MR>Cx,因为公司面临的需求弹性变大了,因此公司扩大它们的产出,使价格下降。由于国家仍是对称的,因此实际上没有发生这种商品的贸易:每个国家该商品的产出和消费仍然相等。但是不管怎么说,贸易的可能性,通过加剧竞争,是有作用的(还可见Markusen, 1981)。





5.1-3 贸易的方向


如果国家不对称,就会有这种产品的贸易。但是,就如在纯粹竞争的模型中一样,贸易的方向不能仅仅通过成本或贸易前价格的比较来确定。这里有三组变量——成本、市场大小和公司数目——它们都必须得到考虑。

首先,让我们放弃公司数目相等的假定。如果C(·)和C*(·)仍相同,并且w=w*,m=m*,但是n ≠n*,那么,公司数目较多的那个国家会成为该商品的净出口国。逻辑很简单。由于所有公司在均衡中的产出相等,本国在世界产出中的份额就是n/(n+n*)。但在这个例子中,它在世界需求中的份额是。因此,如果,该国就会成为净出口国,反之亦然。

如果一个国家的公司数目较多,它的贸易前价格也会低于其他国家。这似乎意味着,在自给自足价格和贸易流量之间至少有一种正常的关系。然而,当其他对称因素取消后,这种关系也就不一定成立。例如,假定市场大小不同,那么从我们的讨论中立刻可以看出,贸易的方向要看n/m是大于还是小于n*/m*。另一方面,将(5.5)式与MR=MC结合起来可以看到,贸易前的相对价格不仅有赖于公司总数目的比较,还有赖于人均公司数目的比较。因而,这些不同数值的结合可能会使第一个国家具有该商品的较低的贸易前价格,但在贸易均衡中仍是净进口国。

最后,考虑成本差异的影响。古诺模型的一个特征是,高成本公司可能继续生产。例如,如果在贸易均衡中本国的边际成本较高,那么条件(5.4)要求x<x(1),但是并不一定x=0。在均衡中,高成本公司的市场份额必定比低成本竞争者要小,但它们能继续生产正是因为较低的市场份额隐含着较高的可觉察的需求弹性,进而隐含着较高的边际收入。若其他条件相同的话,低成本国家会倾向于出口这个产品,但其他条件不一定相同,因此低成本国家可能最终成为净进口国。





5.2 卖主集中:一般均衡贸易模式


卖主集中的效应是在价格和边际收入之间打入一个楔子。但要在一个完全一般均衡的模型中导出这个楔子的范围是非常困难的,除非这个模型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特征;第2篇*相异产品模型中有一个就是这种特殊结构的例子,然而,描述垄断楔子对贸易模式和贸易得益的效应较容易些。

在一个不完全竞争的环境中,公司会雇用生产要素直到它们的边际收入产品与价格相等那一点为止。如果除了不完全竞争外没有其他的市场失效,并且没有中间投入品,那么经济就会处于它的生产可能性边界上,但位于“错误”的点上,因为资源是以边际收入而不是价格为基础进行配置的。

我们是否仍能根据对于技术和要素禀赋的了解来预测贸易模式呢?如果决定产出的影子价格,即公司觉察到的边际收入,在所有国家都相同,那么答案基本上是肯定的。

另一方面,如果边际收入与价格之比在各国不同,那么传统的、供给主导的比较优势决定因素就不是贸易方向的可靠指南。

这些观点在规模报酬不变的情况下可以相当简单地予以阐明。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经济事实上是把以边际收入衡量的产出值最大化,因为边际收入与边际成本相等(见Helpman, 1984)。令Ri为某个国家中公司觉察到的商品i的价格与边际收入之比,那么该国就会以使最大化的方法来配置资源。但是,如果所有国家对每一种i都觉察到同样的“楔子,那么它们产出向量的差异就仅仅依赖于供给的差异,即在技术一样的情况下要素禀赋的差异。相反,如果边际收入在各国不一样,产出向量的差异就可能依赖于Ri以及要素禀赋的差异,或者依赖于Ri的差异而不依赖于禀赋的差异,这使我们无法仅仅从要素禀赋来预测贸易模式。

但是,决定R的是什么呢?根据(5.2)式、(5.4)式和R的定义,我们有:



其中x是一个特定公司的产出,是该商品的世界产出,而σ是该商品的世界需求弹性。因此,如果R在各国都一样,所有生产一种商品的公司的产出必定相同。如我们在局部均衡讨论中所见到的,只有所有公司的边际成本线都相同,这种情况才会发生。这种情况也就唯有在要素价格均等化时才会发生——我们将表明,如果有足够多的商品在竞争性市场上以不变报酬进行生产,这种情况还是有可能的。





5.2-1 要素价格均等化


在用古诺分析法中分析要素价格均等化可能性时,我们使用了与第1章和第4章可竞争市场分析法一样的基本方法:如果能通过贸易重建假想的、生产要素可无代价地交易的一体化世界经济,要素价格就均等化了。

作为第一步,我们需要描述一体化均衡。我们可将产业分成寡占部门的集合Io和竞争性部门Ic。在每一个不完全竞争的产业中,垄断力量的程度,即价格与边际成本之比,等于:



其中p是商品价格的向量,为该产业的公司数目,而σi(p)是偏好同位相似假定下的市场需求弹性。一个代表性公司面临的需求弹性是。

第一个均衡条件是关于定价的。对于寡占产业,边际成本与边际收入相等的定价规则可写成:



其中θi(·)是关于产出的成本弹性的倒数。它作为我们衡量规模经济程度的标准。因而,MC=MR也就等于是说,垄断力量的程度与规模经济的程度之比等于价格与平均成本之比。

对于竞争性产业,我们只有平均成本定价:



下一步,要素市场出清要求:



其中,ali是要素l对产业i的单位投入条件;它对于竞争性产业来说只依赖于要素价格,但对于寡占部门来说,可能还依赖于公司平均产出。是产业的产出;在寡占产业,。

最后,我们需要商品市场出清条件。在同位相似偏好下,每种商品都根据其相对价格得到一份开支αi(p);因此我们有条件:



给定这些一体化经济的均衡条件,现在的问题是,各国能否通过贸易来事实上重建这种均衡。我们先用一个例子来说明,然后引出一般条件。

像第4章一样,先考虑一个两个国家、两种要素、三种商品的世界,其中一种商品,例如商品1,是由不完全竞争的公司生产的。令n为一个国家中这种公司的数目,n*为另一个国家的数目,并定义sn=n/(n+n*)为本国公司数在总公司数中的份额。如果要素价格均等化了,每个公司将有相同的边际成本。因此每个公司在均衡中的边际收入也相同,从而产出水平x也相同。给定一体化经济中产业的产出为,那么在要素价格均等化时,我们一定有国家产出:



其中,。

它对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含义显示在图5.1中。向量OQ1、Q1Q2和Q2O*分别描述了相对于本国原点的一体化均衡就业向量和。如果所有商品都在竞争性的产业中以不变规模报酬生产,则OQ1Q2O*就是要素价格均等化的集合。然而,若部门1为寡占,它在每个国家的公司数目给定,则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就较小。线段和代表各国用于第一种产业的要素,它们分别与和相等。一旦我们作了这一配置,我们就能以和为原点在两个国家进行资源配置。线段和与相应,是一体化均衡下用于产业2的要素投入;和与相应。这些产业的生产能在两国自由地配置。因此,任何在平行四边形阴影内的禀赋点都与均等的要素价格一致。

图5.1



假定我们要改变公司在两国的分布,将较多的公司放在本国,较少的公司放在外国,或者反过来做。那么,产业1在两国的生产配置即和的相对长度就会改变。因而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区域会沿虚线前后移动。虚线内的整个面积就是传统的赫克歇尔—俄林要素价格均等化区域。

关于要素价格均等化条件的一般表述与可竞争市场的表述相似,但在某种程度上比它更严格。令Io为寡占产业的集合,并令为国家j在产业i的公司数目中的份额。像前面一样,再令为一体化经济中配置于产业i的要素。这样,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就是:



显然,只有在完全竞争的产业数目至少与要素数目一样多时,这个集合才有满维数性。与传统的情况不同,它对要素配置有附加的约束,就好像存在着附加的生产要素一样。这会是看待这个问题的一个有用的途径。

如果要素价格均等化了,我们能对贸易说些什么?我们能够再次利用第1章的技术:由于嗜好是同位相似的,我们能够预测要素服务的净贸易。令sj为国家j在世界支出中的份额。那么该国所消费的要素服务的向量为,它的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向量为:



因而,该国就会成为它在世界禀赋中份额较大的要素服务的净出口国,并成为份额较小的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国。

然而,它与可竞争市场情况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我们不再有平均成本定价——因此国内生产总值不再只是要素收入的加总——并且,即使商品贸易平衡了,要素服务的贸易也不一定要平衡。特别地,一个国家在商品贸易平衡的同时有可能又是一个所有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国或净出口国。

考虑下面的例子。假定一个国家的相对要素禀赋与整个世界的一致,但它在所有不完全竞争产业中的公司份额大于它应有的比例。这样,由于该国获得垄断租金,它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要大于它在要素禀赋中的份额:



这意味着该国是所有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国。

然而,我们不必太关注这种可能性。我们仍有一个比较优势的“瓦尼克链”,它让我们这样来排列服务,以使每个国家所有出口的服务排位高于所有进口的服务。垄断租金改变了出口服务和进口服务“分割点”的位置,但并不改变它们的排列。这与第1章讨论的不平衡贸易的情况相似。在规模报酬不变的情况下,不平衡贸易使支出超过要素收入,这样,一个赤字国家最终就进口所有要素服务。

图5.2



图5.3



图5.2和图5.3说明了这些观点。像图5.1一样,要素价格均等化集合是平行四边形。令E为均衡点,本国资本相对丰裕。BB′线描述了要素收入,而OC′/C′O*是本国要素收入与外国要素收入之比。这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相等。然而,在目前的例子中存在着利润,每个国家占世界利润的份额与其在寡占产业中的公司数目成比例。本国的利润份额是sn,外国的是。利润的分配由点C″代表,其中C″是对角线OO*和的交点。OC″/C″O*等于。由于国内生产总值由要素收入加上利润构成,因此,在对角线OO*上的、与相对国内生产总值水平相一致的点C就介于C′和C″之间。利润相对于要素收入越大,C就越接近于C″。假定贸易平衡,贸易中要素含量的向量就由EC代表。

在点E(两图都是),本国在寡占产业中的公司数目超过了以要素收入衡量的比例份额,即sn>s。在这种情况下,就如在前一节讨论的局部均衡模型中一样,本国出口商品1。图5.2展示了本国作为资本服务的净出口国和劳动服务的净进口国(C位于E的东南)的情况,这是“正常的”预测。图5.3展示了尽管贸易平衡,但本国却是劳动和资本服务两者都进口的国家(C位于E的东北)的情况。它用寡占利润支付这些服务。

我们能用一个简单的办法来恢复关于要素服务间接贸易的完整观点:通过定义虚构的要素来吸收垄断租金。让我们称这些假想的要素集合为“企业家”,他们是产业所特有的;并让我们重新定义技术以使每一个不完全竞争的公司都需要一个企业家。由于各国的平均公司利润是相等的,因此“企业家”的报酬也相等。垄断利润现在成了企业家的报酬,因此我们关于要素报酬扩大了的定义就可以解释所有的国内生产总值了。以企业家服务的贸易作为平衡项,在商品贸易平衡时,要素服务的贸易平衡也恢复了。这种重新解释当然未使我们的结论有什么两样,然而,它有助于考虑贸易模式和贸易的福利效应。

我们对虚构要素的使用与报酬递减经济中的一般使用不同,了解这一点很重要。在那里,它恢复不变的规模报酬;但在我们的例子中不是这样。事实上,在我们的例子中,它导入了一个规模报酬递增的因素,因为“企业家”是以固定的数量使用的,因而从公司的观点来看,他们形成固定成本。在某些应用中,这些固定成本能被有用地解释为进入障碍。





5.3 卖主集中:福利


我们的局部均衡分析指出,贸易的可能性会产生亲竞争的效应,它使垄断扭曲减少,从而得到超出竞争性模型中的贸易得益。我们能够形成两种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它们主要以整个经济范围内贸易可能性的竞争效应而定。

在一个不完全竞争经济中,公司会雇用生产要素直至它们的边际收入产品与成本相等的那一点。因而在没有中间投入品的情况下,该经济总会在它的生产可能性边界上的一点生产,在该点,任何两种产品的边际转换率等于边际收益率。

如果相对于要素密集度差异的凸化效应,规模报酬不变或递增不大,则情况就较简单。图5.4显示了这种情况。图中的经济是用边际收入而不是世界价格作为影子价格来使其产出值最大化的。因而,如果MRi是贸易后商品i的边际收入,则我们从(5.4)式或(5.8a)式知道(见Helpman, 1984):

图5.4





但是我们想从贸易得益中得到的是要知道,贸易后该经济仍能支持其贸易前的消费,也就是:



我们可以重写(5.13)式,以分离出(5.12)式中的左项:



这直接隐含着贸易得益的一个充分条件:

如果,一国就从贸易中获益。

由于(pi-MRi)是垄断扭曲的指数,因此这说明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一般说来是该经济扩大了它的不完全竞争产业的产出,或者较不严格地说,是整个经济受亲竞争效应的支配。换一种说法,这就是说,由于MRi=MCi,因此一般说来在那些愿意支付的pi超过机会成本MCi的产业,产出增加了。

图5.5



如果报酬递增较重要,情况就要复杂一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像图5.5那样的均衡的资源配置,其中以边际收入衡量的产出值最小化了;或者我们可以得到图5.6那样的均衡,其中被选中的是局部最大化而不是总体最大化。这使下面紧接着的讨论无效。但是,我们有可能使用一种不同的分析方法。

回想一下我们在关于贸易模式的讨论中提出了定义虚构要素“企业家”的主意,每一个不完全竞争的公司需要一个企业家来管理。我们现在能做的是继续利用这种想法。我们为每一个不完全竞争的产业定义一种假技术,称之为“帽子”技术,它与真实技术一起,是每个不完全竞争公司的一个产业特有的企业家的固定投入所需要的条件。与帽子技术相应的是一个“帽子”平均成本函数:

图5.6





其中要素价格向量已扩大了,它包括归于企业家的报酬,该报酬与垄断利润相等。

即使原来的技术呈现不变的规模报酬,帽子成本函数也将呈现规模经济。这些规模经济由下式衡量:



但是,定义新的假技术并不影响边际成本,而平均成本根据意义是与价格相等的。因此



这样,利用我们的技术,垄断力量实际上等于规模经济。

我们现在可以表述贸易得益的充分条件了,这个条件即使在生产的集合是非凸的时候也能应用。

如果,一国就从贸易中获益。

这就是说,如果一般说来在帽子技术呈现规模经济的产业中,公司平均产出倾向于扩大,那么贸易得益就有了保证。但是我们已经表明,帽子技术的构造已使规模经济与垄断力量相等。因此,一般说来,这一条件事实上要求具有大量垄断力量的产业,其公司平均产出上升;或者,较不严格地说,贸易一般要具有亲竞争的效应。

这一条件与第3章提出的充分条件非常相似,并能用同样的方法来证明。首先,根据的定义,我们必须使价格等于平均帽子成本:



第二步,以贸易后要素价格生产出自给自足下公司平均产出的平均帽子成本要低于自给自足下投入品的成本,因为这些投入品是以不同的要素价格衡量的:



在充分就业下,自给自足投入品就等于全国的禀赋,它包括“企业家”:



将这些放在一起,我们有:



换句话说,这个条件隐含着一个国家仍能购买它的自给自足下的一篮子消费。因此我们的两个条件都说,如果一般说来高度垄断的产业的产出扩大,贸易就是有益的。

我们要论证一个不很严格的假定,即这个充分条件是可能得到满足的。正如局部均衡所指出的,随着垄断产业的扩大,贸易会产生亲竞争的效应。当然也可以构造贸易减少福利的例子,但是我们的分析表明,由于竞争增强,获得额外利益的可能性更大。





5.4 自由进入


我们已经表明,即使允许卖主集中成为又一个变量,我们也能对贸易模式及其福利效应作出许多分析。然而,有人可能会问,卖主集中是否应像嗜好、技术和要素禀赋一样被看作是主要变量?或许我们可以希望通过使集中内在化来增强我们的结论,而事实上情况也确是如此。

要将进入导入古诺分析法,有必要增加一个假定。我们所需的假定是进入决策的特征化。在前一章,我们假设潜在的进入者假定该产业的价格不会由于它们的进入而受到影响。这里我们采用一个非常不同但希望是更现实的假设:潜在的进入者能正确地估算他们进入后的利润,而且如果利润是正的,他们就进入。如果忽略掉(就如我们会做的那样)公司数目必须是整数这一事实,那么这就意味着进入会持续到利润为零。





5.4-1 局部均衡分析


让我们先回到5.1节的局部均衡模型,但我们现在假定可以自由进入,并且成本函数C(x)具有规模经济的特征。在没有贸易的情况下,公司数目、公司平均产出、价格以及平均成本(与价格相等)将依赖于市场的大小m。对模型再稍加一些限制,那么m的增加会导致公司数目和公司平均产出的增加以及价格和平均成本的下降。

如果两国间开展贸易,而潜在的进入者具有相同的成本函数,那么其影响就同一个国家仅仅将其市场扩大一样。一体化的世界市场上的公司会比贸易前两国市场中任一市场上的要多(虽然比两者相加要少);由于公司平均产出增加,因此平均成本下降。

然而,假定各国成本不一样。特别地,令一国公司的平均成本曲线处处都低于另一国。那么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进入使低成本国家的利润为零,这必然导致另一个国家的生产完全停止。因此在自由进入下,成本和贸易方向恢复了一种简单的关系,这种关系在公司数目武断地给定时不一定成立。





5.4-2 一般均衡


局部均衡的讨论指出,如果进入使得垄断利润为零,那么即使在古诺竞争下,比较优势和贸易之间的直接关系也可能恢复。我们要表明,在两种相当一般的情况下也将会是这样。

在第一种情况下,生产技术是同位相似的。如我们在第2章所示,这使我们能以分式写出平均成本函数:



其中是“要素投入”的成本,它是线性齐次的。公司的成本函数将与这个要素投入的价格成正比。这一要素投入可被看作是一种暗含的中间投入品。但我们刚从局部均衡分析中看到,如果每个国家都在自由进入下生产一种商品,那么两国中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可能有一个始终较高的平均成本。因此,只要各国没有专业化,暗含的中间产品的价格就必定要均等化。

从这个观点出发,我们就可以应用我们常用的分析。每个经济都将实际上使资源配置到其以暗含的价格估价的中间产品的产值最大化。由于所有国家都面临同样的暗含价格,因此生产的相对差异就能用要素禀赋来预测。

自由进入恢复标准的比较优势的另一种情况是要素禀赋充分地相似致使要素价格均等化。要素价格均等化的标准与以前一样,即通过贸易可能生产的产出必须就如生产要素可以无代价地贸易的情况下所能生产的一样多。

除了一样事情外,一体化经济的均衡条件与(5.8)—(5.10)式相同。现在每个产业的公司数目可自由变动。但是自由进入迫使以平均成本定价,这隐含着一个附加的条件:



像以前一样,如果贸易使我们能重建一体化均衡,要素价格就均等化了。

这在自由进入下是更有可能的。原因是现在不完全竞争的公司在各国分布能够调整以适应要素禀赋的差异。从上一节的分析来看,就是不完全竞争产业的份额可以自由变动了。因此,要素价格均等化区域就扩展到图5.1中的整个六边形。要素价格均等化的集合为:



*原书漏编号,(5.14)编号为译者所加。——译者注

如果要素价格均等化了,我们就无需假设生产的同位相似性了。我们要做的是估计这个假设的一体化均衡中生产的规模和要素的比例。这样我们就能够估计每个国家消费中含有的要素服务。如果各国的偏好一致地同位相似,国家j对要素服务的消费就是,其中sj是它在世界收入中的份额,在自由进入下没有利润,所以,所有收入都是要素收入。因而该国要素服务的净进口就是:



因此该国进口它相对稀缺的要素服务,出口它相对丰裕的要素服务。

如果我们既没有同位相似的生产技术,又没有要素价格的均等化,生产规模就不可能在所有国家都相同。例如,假定生产在规模扩大的基础上变得资本更密集了,那么就可能发现,在某些产业,来自资本丰裕国家的大公司和来自资本稀缺国家的小公司并存,大家所获的利润都为零。显然,在这种情况下,要从要素禀赋来预测贸易会比我们较简单的例子复杂得多。

然而,在某些相当重要的情况下,自由进入能恢复简单的要素比例的贸易模式;这一点仍旧有效。





5.4-3 贸易和福利


在自由进入的情况下,我们将有真正的平均成本定价,而不是我们在有限制进入情况下定义的假的平均成本定价。因此有可能写出一个简单的贸易得益充分条件:

如果,一国就从贸易中获益。

如果一般说来成本递减产业的生产规模扩大了,一国实际上就获益了。关于这个充分条件的证明在形式上与第3章、第4章和本章前面所做的相似。

这个贸易得益标准的问题是,当自由进入将本国公司逐出某些寡占产业时,它可能受到破坏;因为这时xi=0,而且平均成本可能极高(它甚至可能是无限的),从而破坏这个条件(与第3章最后一节的讨论比较)。然而,尽管有这种竞争力的损失,但是,如果该国在贸易均衡中支付这些商品的价格较低,它仍能获益。因此,考虑一个较弱的条件是有用的。利用现在标准的证明方法,可以表明,如果,一国就从贸易中获益。这就是说,用贸易后的要素价格来衡量成本,如果自给自足消费向量的贸易后价值不大于公司平均的自给自足产出水平下的生产成本,该国就获益了。

我们要说,自由进入下贸易得益的推断比公司数目固定下的推断要强有力。在没有进入的情况下,能使公司平均产出较高而不完全竞争部门的价格较低的唯一力量是贸易的亲竞争效应。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我们的例子所显示的,存在着一种附加效应。竞争加剧导致公司退出,从而这个世界经济中的公司数目会比各国在自给自足情况下所有的公司总数要少。这个合理化效应增强了我们的推断:因为公司平均产出规模扩大和价格下降,因此就能从贸易中获益。





5.5 市场分割


关于古诺模型的讨论可能意味着,不管这种市场结构对贸易的福利效应有何含义,它对贸易模式的含义却是相当传统的。然而,有可能说明,在运输成本分割各国市场的情况下,古诺寡占会产生与竞争性模型相当不同的结果。

即使在报酬不变和完全竞争情况下,要将运输成本纳入一般均衡的贸易模型中也是一桩困难的事。然而,分析的要点能从局部均衡方法中得出,而我们也只限于此。从这一分析中得出的一般性结论在本节的最后讨论。





5.5-1 模型


考虑一种两国都生产的商品。假定成本函数是线性的并且两国都一样。然而,我们现在要将产出分为向本国市场提供的和出口的。令X1为一家本国公司向本国市场提供的产出,为它向外国市场提供的产出;这样,成本就是:



其中t是不变的单位运输成本。

同样,对于一个外国公司,我们令为它向自己市场提供的产出,X2为提供给我们市场的产出,并假定它的成本为:



假定两国的需求一样,我们用反需求函数来概括它的性质:



其中X是为本国市场提供的总产出。除了斜率为负外,对再加上一个条件是有用的;这个条件是,在它的有关范围内,边际收入随销售下降:



这在线性需求下显然得到满足。

现在这个模型的关键假定是,每个公司都将这两个市场看成是分割的,即如果运输是有利可图的,公司不会只是生产而让其他公司去运输,每个公司都会作出为每个市场运去多少货的决定。而且,每个公司都不仅将其他公司的产出,而且将这些公司把产出运往何处的选择都看成是不受自己行为影响的。这样,公司在各个市场上分别玩古诺游戏,只有生产成本将它们连接起来。





5.5-2 两公司案例


这一情况的基本特性可从一个进入受到限制的结构中得出。特别地,我们假定只有两家公司,每个国家一家。

成本函数的直线性使这种分析非常简单:由于边际成本不变,我们能够分别分析各个市场。事实上,若这个结构是对称的,我们只需要分析本国市场,因为外国市场是它的镜像。

提供给本国市场的全部商品由本国公司的货运量X1和外国公司的货运量X2构成。因而价格就是:



每个公司都使它的边际收入等于边际成本,这产生了两个条件:





这些条件内在地确定了两个公司的反应函数;条件(5.17)确保了这些反应函数是向下倾斜的,因为它保证任一公司货运量的提高会降低另一公司的边际收入。还可以直接看出,如果反应函数相交,(5.19)式定义的函数就比(5.20)式定义的函数更陡。

但是这些函数是否相交呢?并不一定。图5.7和图5.8显示了两种可能性。在图5.7中,X2被推向零。在图5.8中,X2为一正的水平,尽管外国公司要进入市场必须支付运输费用。哪一种情况会出现,依赖于一个简单的标准:当且仅当没有外国竞争而且本国公司索要的价格为p>c+t时,X2才为正。这会诱使外国公司进入,因为在X2=0的附近,边际收入MR2等于价格p。换一种方法来说,也就是,如果自给自足下的垄断价格与边际成本之比大于运输成本,就会有正的进口。

图5.7



图5.8



但是现在注意,外国市场上所发生的是本国市场上所发生的镜像。因此,如果X2>0,则。因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相同产品的双向贸易。尽管有运输成本,并且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成本优势,这种贸易还是会发生。

支持这种贸易的是5.1节中说明的事实:在古诺市场上,低成本生产者不一定将高成本竞争者赶走。每个公司对它自己的市场来说都是低成本运输者,对对方市场来说都是高成本运输者。它在外国市场上的份额必定较小(除非运输成本为零,这样市场份额就相等);这个较低的市场份额意味着觉察到的需求弹性较低,从而边际收入较高。在均衡中,这个较高的边际收入正好与运输成本抵消。

觉察到的需求弹性的差异意味着两个公司事实上都对对方市场实行价格歧视,或者说“倾销”。因此这个模型可称为将“相互倾销”作为贸易原因的一个模型(见Brander and Krugman, 1983)。





5.5-3 福利分析


在局部均衡框架中,通过观察消费者和生产者剩余的总量来分析福利效应是很自然的。总的来说,如图5.9所示,贸易对这个总量的影响是不清楚的。贸易有一种亲竞争的效应:每个公司的出口并不取代另一公司同等数量的运往它自己国家市场的货物,因此总产出和消费上升而价格下降。这部分出口加上自给自足的产出增加了总剩余。另一方面,一部分出口取代了为本国提供的货物。由于这使成本资源变得更昂贵,因此它代表损失。这两种效应:产出开辟和产出转移,使贸易的福利效应模糊不清。

考虑福利如何随运输成本t而变动可能有助于看清贸易带来收益还是损失。如果运输成本超过,它就会阻止贸易。因此我们关心区间。

图5.9



图5.10



假定t=0,那么交叉拖曳就没有成本(虽然这样说可能毫无意义),从而贸易毫无疑问是有益的。因此我们知道,只要t足够小,贸易就有益。

但这并不意味着降低运输成本总能提高福利。图5.10显示,t的微小下降有三种效应。运输成本降低产生直接的收益-X2dt。那部分代表生产净增加的出口也产生收益(p-c-t)(dX1+dX2)。但那部分替代本国市场货物的出口带来损失tdX1。

一般说来,这三种效应的总和是不清楚的。然而,在区间的两端,我们知道情况。在处没有损失,因此,如果原来较低的运输成本提高的话,会减少福利。另一方面,在处,以及,因此两种收益都没有,这时降低运输成本会减少福利。这意味着,消费者和生产者剩余的总和会像图5.11显示的那样随t而变动。在运输成本充分接近抑制点时,贸易会减少福利,而在运输成本充分低时会增加福利。

图5.11





5.5-4 自由进入


现在假定该产业可以自由进入。如5.4节一样,我们忽略掉整数的约束,因此利润就推向零。或许令人吃惊,这并没有消除双向贸易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依赖于价格与边际成本(而不是平均成本)之间的楔子。只要在自给自足下pA-c>t(对于充分小的t,它总成立),仍会有同一产品的双向贸易。

然而,自由进入和退出会消除这个特殊模型中贸易损失的可能性。这个论点在布兰德和克鲁格曼(Brander and Krugman, 1983)的文章中得到了充分的表述。

我们还必须注意到,虽然我们分析了一个局部均衡的例子,但是同一产品双向贸易的可能性在一般均衡中也没有消除。一般均衡并不会防止定价与边际成本之比大于运输成本,而只要有这一点就会产生我们的结论。

从市场分隔的分析中得到的重要一点是,虽然寡占有时产生与竞争性模型相似的结果,但它与完全竞争是非常不同的。价格可能会通过竞争被推向平均成本点,但决不会被推向边际成本点。因此,价格与边际成本之间的差额会使其行为与完全竞争模型中的行为非常不同。





参考文献


Brander, James and Krugman, Paul R., 1983, "A ‘Reciprocal Dumping’Model of International Trad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5: 313-321.

Eaton, Jonathan, and Grossman, Gene M., 1983, "Optimal Trade and Industrial Policy under Oligopoly," Working Paper No.1236, NBER.

Helpman, Elhanan, 1984, "Increasing Returns, Imperfect Markets, and Trade Theory," in 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Vol.1.Jones, Ronald W., and Kenen, Peter B.(eds.), Amsterdam: North Holland.

Markusen, James R., 1981, "Trade and Gains from Trade with Imperfect Competitio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1: 531-551.



* * *



(1)原文如此,应为第3篇。——译者注





第3篇

相异产品


在本书的这一篇,我们将深入地分析报酬递增情况下一种特殊的贸易建模方法,即相异产品分析法。这种方法已被证明是研究各种问题的相当灵活的方法。它的假定条件是不完全竞争的公司能使它们的产品与其他产品相区别从而不能完全被替代。

在第6章,我们先解释处理产品相异性的两种不同模型。这一章较难,许多读者可能希望只接受这一章里的结论而不去追究细节。在第7章、第8章、第9章,我们用相异产品分析法发展了一套贸易理论。第7章是基本的分析,它描述了一个具有产品相异性世界里的贸易模式。第8章转向贸易及其构成,特别注重理论解释经验观测的能力。这也是写作本书的动机之一。然后,第9章转向贸易的福利效应。

第10章和第11章扩展了上述基本分析法。第10章考虑的是运输成本的影响;这种分析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要素运动的原因和国内市场大小在决定贸易模式中的作用。第11章把分析拓广到有相异中间产品的情形,这种分析引出了关于产业联系的讨论,并说明了形成由若干相关部门组成的国家产业综合体的原因。





6

相异产品的需求


在本书的第2篇,我们叙述了报酬递增情况下的三种贸易建模方法:外部效应、可竞争市场、古诺寡占。本书以后的大部分内容将考虑第四种分析法:垄断竞争。这种方法对许多目的来说都是很有用的。正如我们将在以后各章所要看到的,垄断竞争分析法中的战略性简化能使我们将许多复杂问题变得简单,从而发展出一个简单的但仍然能揭示国际经济许多不同特性的模型。

在以后各章展开的这种分析法的关键是商品具有自然等级分类的假定:“产品”(products)的种类数目有限,而且每种产品能被细分为许多相异的“品种”(varieties)。有理由认为,在这样的世界里,应建立比一般多商品模型构造性更强的偏好结构。我们提出的这种偏好结构反过来又导出了单个公司面临的形式相对简单的需求函数。

本章的目的是要揭示如何从偏好公式去推导公司面临的需求曲线。尽管得出的结论对本书以后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很关键的,但推导过程却并非如此。熟悉产品相异性细节或对此不感兴趣的读者可能希望直接接受我们的结论并去研究第7章。





6.1 一般公式


我们为商品设想一个可识别的部门结构。于是铅笔便是一种定义明确的东西,冰箱、个人电脑、用餐和理发也是。然而,这些商品中的每一种都是相异产品,即在市场上能买到每种商品的许多品种,并且有更多的品种能潜在地生产出来。有红的和黄的铅笔,有软的和硬的铅笔,白的和绿的冰箱,小的和大的冰箱,16k和128k内存的个人电脑,中国菜和法国菜,短的和长的发式,等等。

既然产品可以在不同的方面加以区分,又没有一般而可行的相异产品的偏好理论可资利用,故我们将仿效其他作者,通过偏好结构的特定化来抓住少数几个与产品相异性有关的基本因素,从而产生易于处理的需求函数。这样的偏好能用两层次的效用函数来表达:



其中ui(·)是因消费了产品i而得到的子效用,U(·)是上层效用函数,它把所有部门的子效用层次转化为整体福利层次。为了我们的目的,U(·)被假定为关于自变量是递增的和同位相似的。如果产品i是无异产品,我们设ui(·)仅依赖于消费量Di,特别地,我们选择ui(Di)≡Di。另一方面,若产品i是相异产品,则ui(·)依赖于各个品种的消费量。

有两种途径能引起对品种的嗜好。一方面,有许多产品,像就餐,人们喜欢拥有它的多种品种。在一个时期,比如说一个月,一个典型的消费者会喜欢上中国、法国、意大利和匈牙利餐馆。每次都去不同的餐馆。若在整个月中他只能吃中国菜,他的福利水平将会显著地降低。另一方面,某人可能喜欢他头发的某种特殊发型而不喜欢每次上理发店他的发型都改变一下。在这种情形下,这个人有一个最偏爱的品种。一般他将不会在消费选择中把几个品种混合起来。然而,如果公众是由对品种有不同偏好的个人组成的话,就形成了公众对品种的一种嗜好。对许多目的来说,到底哪种情况解释产品相异性是无关紧要的。我们所需要的是,从总体上看存在着对品种的嗜好。

在本章其余的部分,我们要更详细地给出子效用函数的各种特性和它们所隐含的需求结构。





6.2 品种爱好分析法


引出相异产品偏好的一条途径是假定存在着这样一些商品,人们喜欢消费其多种多样的品种。这样,每个品种都有着它自身特有的价值。自斯彭斯(Spence, 1976)、迪克西特和斯蒂格利茨(Dixit and Stiglitz, 1977)的工作起,通常都用对称而且凹的子效用函数ui(Di1, Di2,…)来表达对这些商品的品种的偏好,其中Diω是品种ω的消费量。可得到的潜在品种的种数可能是无穷的。然而,给定了一定的生产成本和有限的资源,就确定了在均衡供应中品种种数的有限上界。对称性和凹性假定暗含着,人们通常要消费许多种品种而这些品种在价格上的差异并不是很大。在极端情况下,产品i的所有品种的价格都一样,人们选择等量地消费所有可得到的品种。





6.2-1 不变替代弹性子效用函数


ui(·)的一种特别有用的形式是对称而且有不变替代弹性的函数,即:



其中σi是替代弹性。要求替代弹性大于1是为了使垄断竞争有意义(若关于价格的需求弹性小于1,则边际报酬便是负的)。然而,既然σi是同一产品的两个不同品种间的替代弹性,我们预期它是较大的,故假定它大于1看来不是一个严格的限制。

子效用函数(6.2)有一个很方便的性质,即每一对品种都能同样好地相互替代。此外,一对品种的可替代程度与这对品种或其他品种的消费水平无关。这也清楚地抓住了品种是因其自身而有价值的概念。假设有产品i的ni种品种可用于消费而且这些品种的价格都是pi(对于一种得不到的品种,可认为其价格无穷大)。于是,无论与产品i相关的支出水平Ei为何值,等量地购买所有品种便是最优的。所以,在支出水平Ei下达到的子效用水平是:



因此,给定产品的消费水平和可得品种的价格,福利将随品种种数的增加而增加。这就是品种因其自身而有价值的意义。





6.2-2 需求函数


由于偏好(6.1)式的分离性较弱(联系到相异产品,这似乎是很自然的)和(6.2)式的线性齐次性,因此很清楚,消费者在预算约束下使其效用最大的问题可分两步解决。首先,在产品的开支分配(E1,E2,…,EI)已定的情况下,以产品i的总开支Ei(i ∈ I)为约束求ui(·)的最大化。第二步,在总的预算约束下选择适当的开支分配以使总体福利达到最大。

对(6.2)式这样的子效用函数,最大化的第一步产生了如下的需求函数(参见Dixit and Stiglitz, 1977):



其中piω是品种ω的价格,Ωi是可得品种(有限价格下)的集合。(1)





6.2-3 需求弹性


现在,当我们讨论由许多生产某产品的不同品种的公司组成的产业i时,假定单个公司认为开支水平Ei与其行为无关似乎是自然的。在这种情况下,生产品种ω的公司所面临的价格需求弹性为:



然而,当品种的种数较大时,通常假定公司忽略弹性式子中的第二项而认为σi是其面临的需求弹性。例如,当所有品种的价格都相等时,第二项等于(1-σi)/ni,它将随ni趋于无穷而趋于零。当潜在品种的集合是连续的而品种集合Ωi的量度为非零时,近似的σi将变为精确值。

于是,若我们用实轴上的所有点来表示潜在品种,则(6.2)式定义的子效用就被泛函



取代,这将产生需求函数:



只要Ωi有正的量度,ω∈Ωi的需求对价格的弹性就正好是σi。Ωi的量度代表了可得品种的种数。

为了分析本节讨论使用的偏好,我们将假定产业i中的公司认为σi是其面临的需求弹性,所以它所观察到的需求函数是:



其中。

这些需求函数是从体现对品种爱好的偏好中推导出的,这种偏好可被称为产品的水平相异性。水平相异性与垂直相异性相对,后者是指所有消费者一般都会对商品进行按质排序。我们将不涉及垂直相异性(参见Gabszewicz et al., 1981);但我们将在下一节涉及另一种形式的水平相异性。





6.2-4 开支份额


本节的最后部分,我们导出在任一给定产品的所有品种的价格都相等情况下的跨部门开支模式。这些结果备着为以后所用。在目前的例子中,利用(6.1)和(6.2′)式,消费者的决策问题简化为:



约束条件为:



其中Di是产品i的典型品种的消费水平,E是整个开支水平(Ei=piniDi)。既然U(·)是同位相似的,从这个问题推导出的需求函数就具有下列分离形式:

Di=Φi(p,n)E,i∈I

其中p=(p1,p2,…,pI),n=(n1,n2,…,nI),而替代弹性则融入了函数Φ(·)之中。

这意味着用于产品的开支份额为:



它有一个重要的性质,即它只与消费者可得品种的种数和品种的价格有关。





6.3 理想品种分析法


与上节品种偏好的特点相对,现假设某个人特别偏爱产品i的某一特殊品种,我们称该品种为“理想”品种。一般来说,品种可由其若干属性来区别。然而,我们选择与上节相似的一维表征法。我们将不细述更一般方法的细节,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见兰开斯特(Lancaster, 1979, chapter 2),他是这种建模策略的创始人。

假设产品i的品种能用单位圆圆周上的点来表示。每个点代表一个不同的品种(圆周也能用来表示上一节讨论过的连续表示法的品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各人的理想产品(2)也用圆周上的一点表示。理想品种的意思是:当每个人被提供一定数量的某种商品并可自由地选择任何潜在可能的品种时,不管被提供商品的数量是多少,也不管其他商品的消费水平如何,他都将选择理想品种。而且,一般假定当一个人比较两种不同的品种时,他宁愿选择距他理想产品较近的一个。这里远近是由圆周上最短弧的长度来度量的。

特别地,假定消费者的理想品种为,则其产品i的子效用具有下列分离形式:



其中Di(ω)是品种ω的消费水平,是ω和间圆周上最短弧的长度,hi(δ)是兰卡斯特补偿函数。这个函数如此命名,是因为它可解释为对消费量补偿的描述,即当消费者转向距理想产品较远的品种时,为了维持给定的子效用水平而需补偿的消费量。

假定hi(δ)是凸函数,并有hi(0)=1,(0)=0,当δ>0时(δ)>0。图6.1给出了典型的补偿函数。在δ=0时取单位值是一个方便的标准化办法。凸性假定相当于假定边际补偿随离开理想产品的距离递增,它有助于排除不必要的混淆。最后,当δ=0时hi(·)变为水平这一要求,意味着当可得品种的种数趋于无穷时总需求弹性趋于无穷。

图6.1



若标准化hi(0)=1给定,那就便于把视作等价于消费Di(ω)单位品种ω的理想品种的数量。在这种解释下,从消费者的角度看,是同单位理想产品等价的品种ω的数量。

现在很容易看出如何使子效用函数(6.7)一般化以便顾及多种品种的消费,即把每种品种的数量转化为理想产品等价量,再把这些理想产品等价量加在一起。例如,若Ωi表示可得品种的有限集合,则



显然,从这个线性式子可得:当品种ω′的谢克尔值比其他品种的谢克尔值提供了更多的理想单位等价量时,消费者就会专门消费ω′。这的确是下面将要涉及的第一阶段决策过程的核心。





6.3-1 两阶段预算


像上节一样,我们把消费者的最大化问题分解为两阶段来进行。对于一个给定的开支分配(E1,E2,…,EI),使子效用水平ui(·)最大化。接着,考虑总开支在各部门的分配使整体福利最大化条件下的第一阶段解。给定(6.8)式,产品i的第一阶段最大化过程是:



约束条件为:



显然,这个问题的一个解是:



其中,



换句话说,是在购买效用同单位理想品种相同的品种ω时所需支付的价格,故称为品种ω的理想品种有效价格。所以,把分配到产品i的所有开支都花费在使理想产品有效价格最低的品种上是合算的。若有多于一种的可得品种使有效价格最低,则可消费这些品种的组合。这不影响我们的结论。

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即现在的特性(3)隐含着消费者选择品种与他的收入或与由上层效用函数表示的消费偏好无关[见(6.10)式]。他的选择只依赖于可得品种的价格和可得品种与他的理想产品的距离。

得到了品种选择,第二阶段的最大化问题便能解决。通常,一些商品可归为本节描述的一类,其他的则可归为上一节描述的一类或无异产品。为简单起见,考虑偏好如本节所描述而所有商品都是相异产品的情况(无异产品可视作一种特例)。于是,根据(6.10)式给出的品种选择,结合(6.7)和(6.9)式,就能使我们把第二阶段的决策问题写为:



约束条件为:



其中,



品种记号上加了下标i。变量代表单位理想产品的有效价格。

假定U(·)是同位相似的,我们得到下列需求函数:



其中,而Φi(·)具有关于价格的需求函数的所有性质。这意味着ω′i的需求函数为:





6.3-2 总合


我们现在转向单个需求函数的总合,以便导出一个生产者所面对的给定品种的需求函数。现在的特性和上一节描述的特性所引起的需求函数间的重要区别在于,在后者的情况下,我们能用一个典型消费者来导出市场需求函数,而在前者的情况下是不能这样做的,因为不是所有的消费者都购买同样的品种。我们看到,给定可得品种价格后,消费者选择最适合他的品种。

因此可以预期,在这样的条件下,一个生产某特定品种的公司提价后,就会失去一部分主顾,余下的主顾将会少买一点。故公司面临的需求曲线是向下倾斜的,倾斜的程度既依赖于一般的价格效应,又依赖于同顾客人数有关的附加效应。

为了避免在给定了理想产品的公众分布函数后计算总需求函数所引起的技术性问题,我们限于在只有一种相异产品情况下推导总需求函数[若每个是独立分布的,即F(·)的密度具有的形式而且F(·)描述了所有i的均匀分布,我们的结果在更一般的情况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我们假定对理想品种的偏好均匀地分布在单位长度的圆周上并且圆周上公众的密度等于L(由于圆周是单位长的,L既是密度也是公众的总人数)。假定所有的个人都有相同的效用函数和相同的禀赋,结果他们有相同的收入和开支水平E及相同的需求函数。以表示无异产品i=2,…,L的价格向量,表示相异产品ω′的价格,则理想产品为的个人的消费函数能表达为:



其中补偿函数省略了下标i=1[见(6.12)式]。

考虑图6.2,那里单位长度的圆周代表了所有潜在的品种。我们要导出在有竞争者ωl和ωr时生产ω的公司所面临的需求函数,其中p(ωl)和p(ωr)是竞争者的开价。p(ω)是ω的价格。

图6.2



第一步是找出公司顾客的数量。在图6.2中,公司的市场容量由下界和上界之间的范围表示。图6.3显示这些边界是如何决定的。垂直轴是理想品种为的消费者支付的实际价格。消费者的理想品种与ω′相距越远,则品种ω′的实际价格就越高。

图6.3



当且仅当



时,理想品种为的消费者将选择介于ωl与ωr之间的ω。

从图中可见,上述式子意味着在从ω到的范围里选择品种ω的消费者的集合是紧集,其中ω及分别是这样一些消费者所处的位置,即对他们来说品种ω和ωl及ω和ωr是无差异的。ω和的值隐含地定义为:





令为ωl和ωr间的距离。用品种同ωl的距离来标明它们是很方便的。于是,ω可用表示之;ω可用d-d表示之,其中d=。可用表示之,其中。用这些记号,(6.14)式可改写成





通过转换(6.15)式确定的隐含关系,我们得到了公司顾客的边界(或它的市场容量)同最接近公司的竞争者的品种(用它们间的距离d*来度量)、竞争者的定价、公司的定价p(ω)和品种选择(用d度量)之间的函数关系:





其中p现在为公司的开价[即p=p(ω)]。

最后,利用(6.15)式,我们把所有选择购买公司产品的消费者的需求函数加在一起,以便得到公司所面临的需求函数:



其中δ(·)和由(6.16)式定义。既然Φ1(·)以及δ(·)和都随p递减,从(6.17)式就可清楚地看出因价格上升而导致需求下降的两个来源。需求因深度效应而减少反映在Φ1的递减上;需求因市场宽度变窄而减少反映在δ(·)和的递减上。(4)





6.3-3 总需求函数的性质


因为我们要考虑这样一个市场结构,即在其中当对手